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208章 萧恩是小左的父亲!
给萧恩下药,趁机勾引他?

    他的女儿会做出这种伤风败俗不知廉耻的事儿么?

    不会!

    这一点他作为父亲无比肯定。

    尤其是她生了孩子后,整整七年都不曾与萧恩有过联系,这次回来后突然去找萧恩,还想着爬上他的床与他结合,只有一个原因。

    只有那一个原因啊。

    “管家,将小少爷送去医疗室,让袁医生给他拍个背部CT,看有没有伤到筋骨。”

    “是。”

    小左在黎晚的怀里挣扎着不肯离开。

    黎晚俯身在他额头上印下了一吻,对他露出了一抹苍白的笑容,安抚道:“他们已经走了,外公不会打我了,乖,你跟着管家爷爷去医疗室,我等会儿过去找你。”

    小左抿了抿唇,小脸上满是倔强之色,在她怀里默了片刻,这才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管家见状,连忙喊了两个佣人抬着他离开了客厅。

    黎父摆了摆手,遣退了厅内剩下的几个女佣,然后俯身蹲在女儿面前,用着怜惜悲悯的目光看着她,神色凄然。

    黎晚抬眸与他对视着,嘶声道:“爹地,对不起,我让您蒙羞了,是我犯糊涂,忘不了萧恩,才会做出此等有辱门风之事,还差点儿害了萧恩,萧夫人逼着您惩处我是应该的,这都是我咎由自取。”

    “黎晚......”黎父拔高了声音,喝道:“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你还要一心维护那个混账东西么?在你眼里,我这个做父亲的就那么蠢,都如此明显了,我难道还看不出来么?”

    黎晚一怔,缓缓捏紧了垂在身侧的手掌,抖着声音道:“我,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今晚是我情不自禁才去招惹萧恩的,不关他的事儿,您别胡思乱想了。”

    “是么?你认为我是在胡思乱想?那你说说,我都乱想什么了?”

    黎晚不知该怎么说,挣扎着要站起来,“我去看看小左,您刚才那一鞭子虽然收敛了力道,但还是伤了他的身,我不亲自去瞧瞧不放心。”

    黎父怒了,伸手拽住她的胳膊,强拉着她重新坐回了地毯上。

    “你给萧恩下药,试图与他结合,不就是想怀孕,用新生儿的脐带血去救小左么?目的如此明显,你认为你瞒得了我这个生你养你的父亲么?”

    黎晚死死咬着唇瓣,语调艰涩道:“您真的误会了,去勾引萧恩,真的只是情难自禁。”

    “呵。”

    黎父讥讽一笑

    “儿子躺在病床上性命垂危,你会有那个心情去与男人醉生梦死么?黎晚,你非得让我捅破这层窗户纸是不是?行,那我就直白的问,萧恩就是小左的亲生父亲,对不对?”

    黎晚紧抿着苍白的唇瓣,缄默不语。

    她能说什么?

    她什么都说不了。

    黎父见她沉默,火气更甚,倏地站了起来,怒道:“行,你不说我也不逼你了,那混账东西应该还没走远,我现在就去追他,把他拽回来跟小左做亲子鉴定。”

    话落,他转身就朝门口走去。

    黎晚急了,半跪在地上,连忙伸手拽住了父亲节的胳膊,近似哀求道:“不要,爹地,求求您别去找他,我说,我说还不行么,萧恩是小左的父亲,他,他......”

    话未说完,黎晚只觉眼前一黑,直接陷入了昏迷之中。

    她完全是凭着意志力在支撑,身体透支严重,加上情绪激动,经不起连番折腾,昏死了过去。

    ...

    萧家别墅。

    从黎家回来后,萧父就将儿子叫去了书房。

    看着靠坐在沙发上魂不守舍的儿子,萧父叹道:“外界都羡慕萧家,认为萧家是祖上积德,这才攀附上了权贵,可又有几人知道,这泼天的富贵背后付出的是什么?

    我知道你对傅璇没有男女之情,但人家姑娘爱你啊,当年你救她一命,她认准死理一心要嫁给你,虽然如今提倡婚姻自由,可萧家没有陆氏那样的底蕴,根本无法与傅氏抗衡,你明白么?”

    萧恩动了动僵硬的脖子,抬眸看着萧父,嘶声道:“我没说不娶傅璇,能娶到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之一,是我的荣幸。”

    话落,他自嘲一笑,又补充道:“有时我在想,如果当年我不应邀去京都给傅璇治病,是不是就不会招惹上这位政坛的千金小姐,不招惹她,我是不是就能娶自己心......”

    “萧恩。”萧父拔高了声音喝道:“谨言慎行,有些话不能说,说了,就是害了你所在意的那个人,明白么?”

    萧恩寡淡一笑。

    傅家是京都举足轻重的权贵,加上傅璇疯狂的迷恋他,这个局,他是一辈子都走不出去了。

    “明白,以后不会再犯这种错误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先回房歇着了,您也早点休息,晚安。”

    “睡什么睡,我有话跟你说。”萧母从外面走进来,挡住了萧恩的去路,“刚才司令夫人给我通电话,说五天后是傅璇她小舅的五十大寿,让你这个准外甥女婿务必参加,你收拾收拾,明天随我一块儿去京都。”

    萧恩蹙起了剑眉,今天发生了很多事,他心里还有很多疑惑没有解开呢,这个时候离开海城,要是错过了什么,他怕是只能后悔了。

    “您先过去,我过几天再去。”

    “不行。”萧母态度很坚硬,直言道:“黎晚在海城,以她对你的执着,指不定还会捅出什么篓子,你明天必须跟我一块儿离开,你要是敢拒绝,我明天就再去一趟黎家,让黎先生将黎晚送出国。”

    萧恩无奈一叹,沉默了片刻后,只能妥协,“行,不过您得给我一上午时间处理点私事,明天下午再走。”

    “好。”

    ...

    翌日,江酒本来是要去制药厂监督第四次临床实验的,可在去药厂的路上接到了小左打来的电话。

    从他口中得知黎晚昨天被黎父鞭打伤了身子后,她想都没想,直接调转方向盘,去了黎家别墅。

    同一时刻,陆氏总部总裁办。

    秘书长推门而入,手里捧着一个精致的盒子。

    “先生,有份国际邮件直接寄到了秘书室,上面的收件人写的是您的名字,您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