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209章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陆夜白从大堆的文件中抬头,目光落在秘书长怀里捧着的盒子上,剑眉微挑。

    “拿过来吧。”

    “好的。”

    秘书长将盒子放到弧形桌面上之后,悄悄退了出去。

    陆夜白没急着打开盒子,而是给江酒发了条短息。

    ‘到制药厂了没?路上小心点儿’

    十秒后,对方回了一条短信。

    ‘黎晚被她爹给打了,情况不太好,我过去瞧瞧,你帮我跟制药厂的负责人说一声,我下午再去药厂’

    陆夜白猜她正在开车,也不敢再回信息分她的心了。

    扔掉手机跟钢笔,伸手捞过那个精致的盒子。

    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九个娟秀小字。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他伸出拿起纸条,将它反过来,背后果然有落款。

    ‘沈芷薇’

    临安沈家嫡女,国际十大名媛之一,沈氏芷薇,那个温婉端庄高贵典雅的女子。

    陆夜白的薄唇勾起了一抹清浅的弧度。

    他再次伸手捞过桌面上的手机,找到沈芷薇的号码,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在国外可好?有空来海城玩,对了,再次感谢沈大小姐当年的救命之恩,我自是以命相报,也盼你能找到能伴你一生的爱人,祝福’

    信息发送出去后,他也没坐在原地等回信,起身绕过桌面,径直朝外面走去。

    段宁进来,正好撞上了他。

    “你这是要去哪儿?”

    “黎家。”

    “......”

    啥?

    段宁一脸懵逼地看着他,这家伙不追江酒了?换了个对象,改追黎家姑娘了???

    “喂,喂喂,这里有几份紧急文件要你签名呢。”

    “你签就行了。”

    “艹,这么干脆,你不怕合同有问题,亏你几十个亿么?”

    陆夜白的脚步不停,越走越远,声音徐徐传来,“能追到想追的女人,即使亏几十个亿也不亏。”

    “......”

    艹,这狗玩意儿真的打算追黎晚啊?

    什么鬼?

    ...

    黎家,医疗室病房内。

    江酒先给小左做了个检查。

    “没什么大问题,你好好在这儿休息,我来的路上给江随意打电话了,他等会儿就到,你们也很久没见面了吧,好好聚一聚。”

    “谢谢酒姐。”

    江酒伸手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儿,笑道:“我去隔壁看看你小姨。”

    “嗯。”

    隔壁病房。

    江酒推门而入的时候,黎晚正趴在床上发呆。

    她径直走到床边,没头没脑的来了句,“我都知道了。”

    “嗯?”黎晚怔怔地看着她,“你知道什么了?”

    江酒蹲在床边,笑嘻嘻地看着她,压低声音道:“我认识的女人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傻呢?为了个男人,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你是这样,时宛是这样,阿殇也是这样,何苦这般为难自己呢?”

    黎晚苦笑,“是陆夜白告诉你的吧,他爱慕你,自然对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江酒翻了个白眼,“不提他,天下的男人一个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说说吧,你打算怎么办?借种生子行不通,接下来是不是该向他坦白了?”

    “坦白?”黎晚低低呢喃,摇头道:“酒酒,陆夜白应该跟你提过傅氏吧。”

    “嗯,他跟我提过,傅氏,京门权贵,手握重兵,哪怕黎家与萧家凑一块儿也是无法对抗的,可你给萧恩生了孩子,总得讲个先来后到吧,站在人伦的角度,他傅家女就是小三。”

    说到这儿,她伸手握住黎晚的手,又道:“你如果有勇气面对的话,我倒是可以助你,傅氏再有能耐,我江酒也未必怕他。”

    “我知道你有能耐。”黎晚笑道,“但,你也有孩子不是么?得罪了傅家,会惹得一身骚的,这无疑是将随意跟随意架在火上烤,我再不懂事儿,也不能这么自私啊。”

    “晚晚,你不必考虑我,我......”

    不等她说完,黎晚反手扣住她的胳膊,摇头道:“不想让你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对抗傅家,我父亲两鞭子抽醒了我,如果这就是小左的命,我也只能随波逐流,酒酒,这是我的选择,别劝。”

    “好。”江酒答得干脆,“我不劝你,说说吧,你当年是怎么怀上萧恩的孩子的?”

    黎晚一下子陷入了沉默之中。

    足足过了四五分钟,她才悠悠开口道:“如果我说当年我是被他给强暴的,你信么?”

    江酒一怔。

    “你......”

    黎晚苦涩一笑,“你不必怀疑,事实就是如此,那是发生在菲律宾的一段灰色往事,当年,陆夜白带着萧恩跟段宁去那边与一个地下团伙谈生意,被对方给算计了,深陷险境,段宁拼死保护陆夜白突围,萧恩断后,结果被捕。”

    说到这儿,她顿住了话锋,没有继续说下去。

    江酒何其聪明,她不说,她也能猜到大概。

    “当年你疯狂暗恋萧恩,他出了事,想必你也在第一时间内收到消息了吧,于是你去了菲律宾,救了他。”

    黎晚挣扎着掀开自己身前的衣服。

    江酒下意识朝她腰部望去,看着白皙肌肤上那一排排的狰狞牙印,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这是......”

    “被老虎咬的。”黎晚嘶声道:“当年那群变态将萧恩关进笼子扔在了海边,并且在里面放了几只公虎,他们给萧恩和那几只公虎下了最烈的药。”

    说到这儿,她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江酒基本猜到了后面发生的事,她伸手抱住黎晚的身体,安抚道:“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别怕。”

    黎晚在她怀里颤抖了几分钟,才慢慢平复情绪。

    她有些木讷地开口道:“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萧恩可能就没了,即使能保住一条命,大概也会成为废人,

    我在虎口下救了他,当时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不管我怎么反抗挣扎,他都不管不顾,像野兽一般将我扑倒,在海滩上强要了我,

    我知道他不喜欢我,他有意娶傅家女,所以事后我请人将他安顿好,然后独自回了国,

    一个月后,我发现自己怀了孕,你知道的,我体质特殊,落胎会伤身,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孕育孩子了,父亲不忍,与姐姐姐夫商议后,对外宣称是我姐怀孕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