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213章 江柔不是墨墨的生母!
她一定会想到办法弄死他的。

    ...

    第二天,江城与温碧如夫妇来陆家拜访。

    不等他们提出婚事,陆夫人率先聊到了这个话题。

    “亲家,亲家母,如果柔柔怀了二胎,她跟夜白之间的婚事儿也该提上日程了,你们看什么时候有空,我跟老陆登门提亲。”

    江城心里乐开了花,脸上却露出一抹踌躇之色,故作为难道:“不知夜白什么态度?毕竟结婚的是他们,如果准新郎不同意,我们说再多也没用。”

    陆夫人是铁了心要让江柔入门。

    好吧,她不得不说沈家女胜江柔十倍百倍,如果稍微理智一点儿,就应该选沈家女。

    可,那是林妩生的,她这辈子最嫉妒的一个女人,要是同意了让她的女儿入陆家的门,以后还不得膈应死?

    “亲家放心,昨天我召开新闻发布会之前特意让公关部的人去探了夜白的口风,夜白没有阻止我,证明他认可了柔柔腹中的胎儿,我再劝劝他,他应该会松口的,你们要是不放心,我就先让他带着柔柔去领结婚证,如何?”

    江城连忙颔首道:“那就全仰仗亲家母了,他们如今有了两个孩子,也确实该结婚了。”

    “是是是,亲家说得是,夜白这两天太忙,一直没归家,等他回来后我再好好跟他谈一谈,你们就静等好消息吧。”

    ...

    黎晚的实验室。

    江酒拿着一份鉴定报告从检验室内走了出来。

    陆夜白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急声问:“结果怎么样?”

    江酒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将手里的鉴定报告递给了他。

    陆夜白伸手接过,他没有耐心看上面那一大堆的数据,直接翻到最后一页。

    ‘经鉴定,两人非生物学上母子关系’

    陆夜白死死捏着纸张,滔天的怒火在眸子里蔓延升腾。

    也不怪他如此愤怒,被一个贱人耍了整整七年,换做任何人都会生气,更何况陆夜白?

    江酒伸手扣住了他的胳膊,撕声道:“你冷静点儿,这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不是么?”

    陆夜白猛地闭上了双眼,一连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重新睁开了双眼,“江酒,你不觉得巧合么?”

    江酒一愣。

    怔怔地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陆夜白伸手扣住她的肩膀,哑声道:“你跟江柔同一天生产,你长子夭折,她带着生母不祥的男婴登陆氏的门冒名顶替,这一切未免太过巧合了。”

    江酒浑身巨颤,她不傻,相反,她聪明得很,这男人一点拨,她就想到了关键。

    “你,你的意思是谁当年江柔抱着我的长子去陆家冒名顶替的?这,这不可能啊,随意跟随心是陆西弦的种,墨墨是你的种,一胎三胞,怎么可能会有两个生父?”

    陆夜白揉了揉眉心,“等等,等等,不能急,咱们不能着急,都好好冷静一下,好好想一想这中间到底哪个环节出错了。”

    说完,他缓缓松开了她,开始在室内来回踱步。

    江酒在原地愣了片刻后,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弯身捡起地上的鉴定报告。

    仔细翻看了好半晌之后,心中划过一抹失落。

    陆夜白见她举止怪异,连忙蹲在她身边,急声问:“怎么了,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江酒抿了抿唇,沙哑着声音道:“如果墨墨真是我的长子,那他跟江柔之间应该有血缘关系,毕竟江柔是我亲妹妹,都是江城的种,血脉相连,可,我刚才仔细看了一下这份报告,上面没一组数据显示墨墨与江柔是近亲。”

    陆夜白的俊脸上闪过一抹挫败,脱口问:“你跟江柔真的是姐妹么?”

    “……”

    江酒蹙起了眉,“你这话什么意思?”

    “抱歉。”陆夜白惊觉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解释道:“我失了分寸,有些口无遮拦了,你别放在心上。”

    江酒睨了他一眼,缓缓站了起来,淡声道:“我目前只能肯定墨墨不是江柔生的,至于墨墨的生母是谁,这得你自己去查,而我,不应该抱那样的希望,我的孩子已经死了,我不能自欺欺人。”

    陆夜白跟着起身,“做出这种推断,是我有欠考虑了,对不起,给了你希望又让你无望了。”

    江酒摆了摆手,转移话题问:“你打算怎么处置江柔?”

    陆夜白冷冷一笑,鹰眸中划过一抹森冷的寒意,这才是陆夜白,那个有着雷霆手腕,狠辣无情的陆氏掌权者。

    “既然她不是墨墨的母亲,那我也就不必顾及那么多了,耍了陆家整整七年,也该到她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

    …

    晚上,陆夜白回了陆氏公馆。

    客厅内,陆夫人拉着他说了一大堆。

    原以为他会一如既往的拒绝,可出乎她意料的是,他竟然很爽快的答应将婚期提上日程。

    “这件事你们直接做主吧,无需再来问我的意见了,你们先探讨,我上楼看看江柔。”

    陆夫人笑逐颜开,“好好好,你是该上去看看她,女人怀孕不容易,你得多关心关心她。”

    “嗯。”

    他会好好关心她的。

    …

    二楼。

    陆夜白径直走到江柔的房间,伸手推开了虚掩着的门。

    动作不大,但还是惊扰了正在假寐的江柔,她猛地睁开双眼,看清来人是谁后,脸上露出了一抹欣喜。

    “夜白,你回来了。”

    陆夜白在离床沿三米远的位置停了下来,眸光清冷地注视着她。

    怀了野种,还妄想睡了他,然后将这孽种推到他头上,让整个陆氏戴一顶天大的绿帽。

    呵。

    这个女人,怕是还不知道他的手段。

    江柔在他冰冷目光的注视下,一点点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有些局促的看着他,抖着声音问:“夜,夜白,你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

    陆夜白突然笑了,唇角勾起邪魅的弧度,目光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放缓语调道:“你这肚子倒是争气,希望这一胎是个女儿。”

    江柔一愣。

    女儿?

    不,她不能生女儿。

    那种赔钱货,生了干什么?

    以后指望她争夺陆氏的家产么?

    “夜,夜白,如果是个儿子,你就不喜欢了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