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226章 活生生给气晕了!
那是。

    你是他亲妈,血型一样很奇怪么?

    话到嘴边,还是被他生生给咽了回去。

    再等等,等他安排好了一切之后再告诉她。

    “怎么样,那小子的情况稳定下来了么?”

    江酒点了点头,叹道:“这孩子也是多灾多难,刚经历下药的事,转个眼......”

    说到这儿,她有些诧异地抬眸,咬着牙问:“刹车失灵不是偶然事件,而是有人刻意为之?有人想置他于死地?谁?”

    陆夜白没回答,用着‘你应该懂得’的眼神看着她。

    江酒转了个心思,顿时了然,“看来你得尽快处理掉江柔了,她现在腹中怀着陆家人都认可的种,墨墨便成了她最大的绊脚石,她意欲除之而后快也是说得通的,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陆夜白沉吟了片刻,轻飘飘地道:“我让阿坤放出消息,说陆氏太子爷遭遇车祸危在旦夕,极有可能抢救不过来。”

    江酒微微眯眼,“你的意思是说对外宣称墨墨抢救无效,已经......”

    “嗯,在没处理掉江柔之前,不能让墨墨暴露在她眼前了,发了疯的女人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我怕她一招不成再使什么阴狠毒辣的招数,墨墨经不起她这么折腾了。”

    “也行,那就听你的,但也别说墨墨已经......就说伤势太重,成为了植物人,醒来的概率太小,这段时间就让他在医疗基地里养着吧,先解决了江柔再说。”

    “嗯。”

    ...

    “蠢货。”

    话筒里传来一道严厉的呵斥声。

    江柔下意识握紧了掌心的手机,冷笑道:“我是蠢,但好过你做缩头乌龟,白灼,你说你会帮我除掉陆墨那个小杂种,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动手了么?贪生怕死成你这样,还指望干大事,真是可笑,活该你斗不过江酒。”

    死一般的沉默。

    足足持续了两三分钟后,话筒里才传来白灼压抑低沉的声音,“说吧,你有几成把握置那小子于死地?”

    “司机当场死亡,那小子头上开了个很大的血窟窿,我就不信他还能活,陆家那老太婆也不知道得到了什么消息,在客厅里哭得死去活来的,我猜是陆夜白跟她联系,说那小杂种已经死了。”

    话筒里传来一阵沉沉的叹息声,“也罢,事已至此,再追究责任已经于事无补了,你在陆家好好待着,该哭就哭,该悲痛就悲痛,

    做好了样子,做足了样子,我会替你处理后续事宜的,你千万别露出什么马脚了。”

    “知道。”

    ...

    客厅。

    江柔从二楼下来的时候,就见陆夫人趴在陆父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踏过最后一层台阶,她脚步虚软地朝沙发区走去,边走边抖着声音问:“婆,婆母,墨墨他,他不会出事对不对?他现在好好的,是不是?”

    陆夫人从丈夫怀里退出来,连忙起身迎向江柔。

    扶着她坐在沙发上之后,一边抽噎一边训斥道:“我不是让你待在房间别出来么,怎么不听?你现在刚怀孕,胎位还不稳,要是有个什么闪失,谁担待得起?”

    江柔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泪眼婆娑,声嘶力竭地吼道:“我的孩子出了车祸,作为母亲,我如何能视若无睹?婆母,我求求你,求求你告诉我墨墨他怎么样了好不好?”

    陆夫人见她如此激动,也有些着急了,生怕她情绪过激动了胎气流产。

    “没事没事,墨墨他没事儿,夜白会想办法救他的,你先别着急,别着急啊。”

    啪嗒啪嗒...

    大滴大滴的泪水顺着江柔的眼角滚滚而落。

    “您刚才哭得那么伤心,墨墨真的没事么?婆母,我不是三岁小孩了,您瞒不了我的,求求您告诉我好不好,墨墨他,他是不是已经......”

    陆夫人见她脸色苍白,随时都有可能崩溃,也不敢再隐瞒了。

    连忙道:“墨墨没死,就是醒不过来,江酒说他陷入了深度昏迷,在临床上称植物人,不过现在医术这么发达,墨墨一定能睁开双眼的,他一定会醒过来的。”

    没死?

    那小杂种竟然没死?

    开车的司机当场毙命,他脑袋开了那么大个窟窿,居然没死?

    哈哈......

    哈哈......

    可笑,真的可笑至极。

    那贱种为什么不死,他为什么不死?

    滔天的愤怒在腹腔里翻卷,刺激地她浑身摇摇欲坠。

    最后抵不住那澎湃的情绪,她双眼一翻直接昏死了过去。

    “柔柔......”陆夫人大喊。

    她以为江柔是受不了这个打击昏死的,殊不知,她是被气的,活生生给气晕了。

    ...

    傍晚,小家伙从昏迷中醒来。

    江酒就守在床边,见他睁开了双眼,大大松了口气。

    其实她也担心这小子醒不过来变成植物人。

    之所以在陆夜白面前说得云淡风轻的,是不想让他跟着担心。

    事实上这小子的情况很糟糕,头顶开了瓢,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成为植物人。

    小家伙怔怔地看着江酒,软软蠕蠕地喊了声,“妈咪。”

    换做以前,江酒一定给他个白眼,然后在他后脑勺上狠狠盖一巴掌,说他六亲不认,连自己的亲妈都不要了。

    可如今......

    “乖,妈咪在这儿,别怕。”

    小家伙挣扎着要坐起来。

    江酒见状,连忙起身托住了他的后颈,蹙眉道:“你现在还不能动,乖,先躺两天,等伤口结疤了再起身。”

    小家伙不依不挠,伸手拽住她的衣袖,可怜巴巴地看着她,“你抱抱我。”

    看着他泪眼朦胧的眸子,拒绝的话全部堵在了嗓子眼,她终究是狠不下心。

    小心翼翼地扶着他坐起来,然后让他靠在自己怀里,垂眸看着他,见他小脸扭在一块儿,明显是疼痛所致。

    “伤口开始疼了?”

    “嗯,妈咪,你唱歌给我听好不好,听到你的歌声我就不疼了。”

    江酒笑了笑,“好。”

    优美的声音回荡在病房每个角落,那是独属于女性的柔和声调,能驱散一切黑暗与痛苦。

    陆夜白靠在门口,静静凝视着里面温馨一幕。

    他的儿子,终于找到自己的妈妈了。

    ...

    同一时刻,时宛收到了一条短信,是林倾发过来的,让她晚上八点去一趟‘魅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