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254章 决定离开海城!
留?

    除?

    傅戎眯眼看着对面的妹妹,凝声道:“你想除掉她?傅璇,你居然动了杀心,是谁给你这个胆子的?”

    傅璇缩了缩脖子。

    她是从骨子里畏惧这个年纪轻轻就成为了上将的兄长的。

    他一动怒,她就感觉头顶有巨大的气压,充斥着肃杀之气。

    “哥,哥哥,父亲他马上就要参加竞选了,如果成功,咱们傅氏就会更上一层楼,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出现任何的丑闻,

    若让外界知道父亲钦点的乘龙快婿私生活不检点,还在外面生下了私生子,世人如何看待父亲,如何看待我傅氏?”

    傅戎垂下了头,似乎在思虑。

    傅璇又道:“哥哥,父亲要是成功上位,你就能平步青云了,在京都谁还敢与我傅氏相提并论?

    这个节骨眼上断不能曝出那私生子是萧恩的种,毕竟我跟萧恩的婚事已经提上日程了,若让外界知道了这事,最后损的还是傅家的面子。”

    “那你想怎么做?”傅戎蹙眉问。

    傅璇的双眼中闪过一抹杀意,咬着牙吐出了四个字:“斩草除根。”

    傅戎沉默了片刻,摇头道:“这个法子太极端了,一不小心会翻车的,到时候整个傅家都会满门倾塌,这险冒得不值,

    不过你放心,我绝不会让那对母子破坏你跟萧恩的婚事,这事容我斟酌两日,我会给你一个最为稳妥的解决方法。”

    傅璇的目的就是让自己这兄长掺和进来,即使不能整死黎晚,也要将她踢出海城,如今兄长认可了她的看法,她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好,一切都听哥哥的安排。”

    ...

    沈家别墅。

    客厅内。

    林妩将一叠资料递到了坐在一旁的沈芷薇面前,“薇薇,你看看这些资料吧,看完之后你就会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这是什么啊?”沈芷薇一边询问一边伸手接过,垂眸一看,俏脸上立马爬上了喜色,“妈咪,这是真的么?与江柔领结婚证的不是夜白,而是一个街头乞丐?”

    林妩端起案桌上的浓茶品尝了起来,一边喝一边慢条斯理道:“陆夜白喜欢江酒,又怎会与江柔领结婚证呢?

    出于好奇,我派人调查了一下江柔配偶栏里的这位陆先生,有意思的是,此人跟陆家的掌权者根本不是同一人,因为身份信息完全不一样。”

    沈芷薇握紧了手里的资料,冷笑道:“这江二小姐可真是个可怜虫,被陆夜白送给了一个街头乞丐还沾沾自喜风光得很呢,

    如今满世界的宣传她就是名正言顺的陆太太,呵,不过话又说话来,她确实是陆太太,只不过她家先生是街头一乞丐,乞丐,哈哈。”

    林妩抬眸看了对面的女儿一眼,淡声提醒道:“你也别得意忘形了,与江柔领证的不是陆夜白,这证明你真正的对手不是江柔,

    而之前你所使的手段一直用错了人,江酒......这个风靡全球的女人才是你真正的绊脚石。”

    沈芷薇勾唇一笑,“多谢妈咪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若她没记错的话,沈氏旗下的代克制药厂现在生产的新药剂就是江酒研发出来的吧。

    只要她在这药剂里动些手脚,给广大患者制造一些后遗症,那她江酒还不得将牢底坐穿?

    ...

    秦家别墅,花园内。

    秦老爷子坐在轮椅上,江酒正推着他围着人工湖转圈。

    “秦爷爷,您有话就直说吧,在我面前不必顾虑那么多。”

    老爷子轻轻一叹,“你这丫头真是敏感得很,我什么也没表现出来,你却猜到了我有话要说,也罢,咱们都这么熟了,老头子就不拐弯抹角,跟你直说了吧,

    我不知道你对我那大外孙是什么感觉,但我知道他对你上了心,你是个玲珑剔透的姑娘,心思清明,该知道你们一旦发生点什么,最后害的还是彼此。”

    江酒的脚步一顿,握着轮椅扶手的手指缓缓用力,指甲隐隐泛起了一层白。

    老爷子的心思,她其实猜到了几分。

    陆夜白为了给她庆生,用市区禁止的烟花点燃了整个海城的夜空,如此张扬,明眼人都能看出他的心思。

    “秦爷爷,您想让我怎么做?”

    秦老爷子仰头看着她,笑道:“你的人际圈在澳洲那边吧?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江酒沉默了。

    老爷子的意思她明白了,这是想让她出国,远离陆夜白的视线。

    可那个强势的男人会放她离去么?

    “好,我答应秦爷爷,等这批新药剂成功上市后,我就带着随意跟随心离开海城。”

    老爷子无奈一叹,“丫头,你可怨我?”

    江酒苦笑摇头,“您说得对,与他纠缠不清,最后害的是彼此,我即使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两个孩子考虑,秦爷爷,您不必有任何的心理负担,我知道您是爱我们的。”

    “好孩子。”老爷子反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叹道:“无缘之人强求不来,衍小子虽然不如夜白那么出色,但也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

    希望他能给你一个安稳的生活,也算是上苍弥补了你情感里的缺憾吧。”

    ...

    黎家别墅。

    萧恩垂着头跪在主屋外的鹅卵石地板上。

    头顶太阳炽热,烤得地面都升腾起了一股股热浪。

    他饱满的额头上渗出了无数密密麻麻的汗珠,脸色潮红,嘴唇却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从得知小左的身世到现在,他都没合过眼,身体严重透支,加上烈日炙烤,饶是他体质强健也有些受不住了。

    客厅内。

    黎芸一脸无奈地看着端坐在沙发上的老父亲,叹道:“爹地,现在正是午时,室外的温度起码达到了四十度,他已经在外面跪了两个小时,再这么折腾下去,我怕闹出人命。”

    黎父看了眼墙上的钟表,缓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踱步走到门口,冷睨着台阶下的萧恩,问:“我就一个问题,你老实回答,不许有任何的隐瞒,当年我女儿是怎么怀孕的?”

    萧恩的身体狠狠颤抖了两下。

    这个答复,他难以启齿啊。

    难道要他当着人家父亲的面说自己当年强暴了人家闺女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