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266章 卖了亲妈!
黎晚一愣,被他这突如其来地举动搞得莫名其妙。

    “你不是一直都想娶傅璇么,只不过如今为了救小左的命,劳烦你提前将她娶进门罢了。”

    “你……”

    萧恩气极,盯着她精致的脸蛋儿瞧了好半晌之后,突然低低地笑了起来。

    “黎晚,你的心也够狠的,为了救儿子,不惜牺牲我。”

    黎晚更迷惑了,怔怔地看着他,有些木讷地开口问:“如果没有小左,你会动与傅璇解除婚约的念头么?”

    萧恩怔在了原地。

    “呵……”黎晚苦涩一笑,缓缓推开了他,用着悲凉的语气道:“萧恩,我不知道你在闹什么别扭,我只希望你能正视小左的生命,现在只有傅璇能救他,

    你作为一个父亲,哪怕傅璇提出任何要求你都必须答应,只要能让她点头同意捐赠骨髓,一切都是值得的。”

    “……”萧恩嗤嗤一笑,“黎晚,你可真是个圣母啊。”

    黎晚紧咬着唇瓣,沉默着没说话。

    萧恩一拳砸在了她身侧的墙壁上,咬着牙一字一顿道:“行,我如你所愿,择日与傅璇成婚,劝她捐出骨髓。”

    说完,他扔了手里的拐杖,一瘸一拐的朝回廊尽头走去。

    黎晚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看着他决然离去的背影,眼角有泪珠滚滚而落。

    这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法子了,可以将伤害降到最低。

    萧恩,对不起,为了救小左,唯有牺牲你了。

    …

    盛景公寓。

    书房内。

    江酒看着眼前的一双儿女,叹道:“我知道你们对海城有很深的感情,但这次我们必须远离这座城市了,你们好好收拾一下,随时准备出国。”

    江随意与江随心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了疑惑。

    “妈咪,你在海城发展的如日中天,为啥突然要离开啊?”

    江酒没解释,伸手揉了揉女儿的脑袋,笑道:“老规矩,我做出什么决定你们无条件接受就行了,不必为那么多,因为即使我说了你们未必会动。”

    小丫头还想开口,被一旁的亲哥给拽住了,接收到他示意的目光后,她撇了撇嘴,闷闷地退到了一旁。

    江随意笑着对亲妈道:“酒姐,反正你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

    话虽这么说,但心里却打起了无数的小算盘。

    让酒姐逃离海城?

    呵,怎么可能!

    他好不容易攀上那么个牛逼轰轰吊炸天的亲爹,还没从老家伙手里薅出点羊毛呢,怎么能轻易撤离?

    至于亲妈……

    反正卖给其他男人也是卖,还不如卖给陆夜白那条老狗,好歹用过一次,应该能合她心意。

    一晚上整出三个球,那老家伙的功夫肯定很强盛,势必能安抚住如狼似虎的酒姐。

    目送亲妈离开后,他又将亲妹赶了出去,等书房里只剩下他一人之后,他连忙捞起手机给陆狗发了条短信:

    ‘老狗,我妈准备跑路了,海陆空三个出口你要死守住了,要是真让她溜出了海城,以后再想将她弄回来可就难如登天拉’

    陆狗正在盛世华庭与几个客户喝酒,收到儿砸发来的信息后,他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了一抹邪肆的笑容。

    还算那小子识趣,没跟着他妈瞎胡闹。

    ‘嗯,我知道了,好好看着她,记住,你以后是否能继承那股庞大的地下势力,全看你能否成功将你妈推上我的贼船’

    小家伙收到亲爹的回信后心里美滋滋的。

    亲爹要不要无所谓,关键是那老东西手里的那股势力让他感兴趣的很,为此卖了亲妈都在所不惜。

    …

    街角,茶馆。

    二楼雅间内,两个中年男人相对而坐,正在商讨着代克制药生产的新药剂。

    “白先生,我总感觉江酒似乎发现了什么,最近她跑制药厂跑得特别勤快,这款药本就是她研发的,你说咱们在药剂里动了手脚,她能检验不出来么?”

    开口的是代克制药厂负责人杨总,他正满脸焦急地看着对面的白灼,神色慌张。

    没办法,他现在干的就是草芥人命的勾当,一个弄不好,就得吃枪子儿。

    白灼一边煮茶,一边慢条斯理道:“她自然能检验得出来,而且我很肯定的告诉你,她现在已经发现有人在药剂里动了手脚。”

    “什么?”杨总豁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满脸不敢置信看着他,抖着声音道:“那,那咱们该怎么办,她,她要是向药监局揭穿,我们都得死。”

    “你着什么急?”白灼一脸淡定地看着他,悠悠道:“不是有人替我们做了替罪羊么,只要将沈家那些大小姐推下水,咱们就能安然无恙的摘出来了。”

    杨总咽了口唾沫,有些艰难地开口道:“如果让沈芷薇顶罪,那,那就整不死江酒了,这,这完全偏离了您的计划啊。”

    白灼无奈摇头,叹道:“我没想到江酒会如此谨慎,研发出了新药剂还亲自监督生产的过程,估计是我前几次行事太张扬,引起了她的注意,所以她在新药剂的生产过程中留了个心眼,

    幸亏沈家那位千金大小姐撞上枪口,替我担下了这祸水,以后再找别的机会对付她吧,用新药剂坑害她是行不通了。”

    杨总颔首道:“那我怎么办?”

    “你……”白灼挑眉一笑,“自然是畏罪潜逃了,不过在你逃之前,记得把沈芷薇指使你在新药剂里添加其他成分的证据交给药监局跟司法机关,我答应过美人,要帮她狠狠教训沈芷薇那个女人的。”

    “好。”杨总也不含糊,直接道:“我这就命人将录音跟那三个亿的支票交给司法,沈芷薇定会锒铛入狱的。”

    “嗯,去吧。”

    …

    沈家老宅。

    客厅内。

    林妩正在跟沈芷薇聊天,突然,管家跑进来,急声道:“太太,不好了,司法机关的人来了,说有公事要见二小姐。”

    “什么。”沈芷薇豁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原本还笑意盈盈的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了下去。

    司法机关……

    司法机关……

    官家的人怎么会来沈家,该不会是?

    不等她细想,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几个穿着制服的男女从外面走了进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