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275章 这场交易你做还是不做?
她真不知道向来聪明伶俐的闺女怎么一下子变得如此蠢笨了。

    这种无脑的想法居然也能冒出来。

    “薇薇,你就趁着在牢里这段时间好好调整一下吧,如果你还这般天真,也别想着跟江酒争男人了,直接回临安得了。”

    “不。”沈芷薇握紧了拳头,咬牙道:“我听您的,好好在牢里调整一下情绪,江酒害得我被名媛会踢出局,这笔账,我要让她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林妩满意一笑,“这就对了嘛,你放心,有妈咪在呢,以后不会让你那么轻易就栽跟头了。”

    “对,我还有您呢。”

    ...

    林氏别墅。

    书房内。

    林倾端着一杯红酒靠坐在真皮沙发内,正眯眼看着对面站着的中年男人,蹙眉道:“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中年男人颔首道:“时氏好像起死回生了,股市一点点扭转,现在呈上涨的趋势,这两日又有许多股民买进,一下子化解了时氏眼下的危机。”

    “不可能。”林倾握紧了掌心的酒杯,一字一顿道:“正常情况下,时氏是不可能起死回生的,除非有人操控股票,让股市呈现出一种稳步上涨的假象,否则......”

    说到这儿,他猛地止住了话锋,不知想到什么,俊脸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该死的,那女人别不是蠢到操控股市试图让时氏集团起死回生吧。

    “你去查一下时氏的资金动向,看看最近这几天有没有什么巨大的波动。”

    “是。”

    目送中年男人离开书房后,林倾缓缓仰头,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时宛,你到底想做什么?

    外面的走廊上,海薇透过门缝看着里面正在喝闷酒的林倾,眸色渐渐冷冽了起来,垂在身侧的手掌缓缓握成了拳头。

    突的,肩头传来一阵重量,她下意识想要惊呼出声,被对方给捂住了嘴唇。

    回头一看,发现是继母程怡。

    ‘嘘’

    程怡对着她比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拉着她闪进了旁边的卧室之中。

    关上房门后,海薇有些不悦道:“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大白天的鬼鬼祟祟,你到底想做什么?”

    程怡拉着她坐在沙发上之后,开口道:“薇薇,你可要沉得住气啊,现在还不是痛打落水狗的时候,等林倾将时氏彻底击垮后,你再出手对付时宛。”

    一提到时宛,海薇的脸色就难看了起来,“林倾摆明了要护着那贱人,我若不趁乱出手,等时氏破产后林倾还不得怜香惜玉将她养在私人住宅里金屋藏娇?”

    “如果是这样那就更好。”

    “你......”海薇气急,怒道:“你是劝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着林倾在外面养情妇么?”

    程怡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在她手背轻拍了几下,笑道:“时家现在风雨飘摇,随时都有可能满门倾塌,你沉住气,静等合适的机会一举击垮那女人。”

    海薇稳了稳心绪,沉默了片刻后,咬牙问:“那你认为什么时候才是合适的机会?”

    “时家破产之时。”程怡一字一顿道:“只要林倾敢将她养在私宅里,你就想法子曝光她的身份,昔日不可一世的千金小姐沦为情妇,一旦被外界得知,唾沫星子都能淹死她。”

    海薇想了想,觉得她说得有理,正好沈芷薇也是这么跟她建议的,于是点头道:“好,那我就再忍几天,等时氏破产之后再弄死她。”

    “......”

    ...

    海城渡口。

    一艘豪华游轮的地下仓库内。

    江酒看着被绑在货架上的杨开,挑眉道:“杨总,咱们又见面了。”

    原本在假寐的男人微动了一下,缓缓挑起眼皮瞅了她一眼,淡声道:“江大小姐,你终于来了,我可是在这等了你好几日啊。”

    江酒用腿勾住一把椅子,拖到面前后,潇洒落座,“说吧,你想跟我谈什么?”

    杨总扯了扯嘴角,似是笑了,“自然是跟江大小姐谈你想谈的事情,比如......白先生指使我在新药剂里添加其他成分的证据。”

    “行,够爽快,我喜欢,那杨总就说说你的条件吧。”

    杨总轻轻一笑,“我认为江小姐应该能猜到我的条件,所以咱们就别打哑谜了,直接开门见山的聊吧。”

    “哈。”酒姐忍不住笑了起来,“有意思,行呀,只要你交出白灼指使你在新药剂里动手脚的证据,我就放了你。”

    杨总突然大笑了起来,“江小姐,即使我交出证据,你怕是也无法让白先生去坐牢吧,毕竟前两日你亲口对外宣称如今生产的药物并没有参杂其他成分,

    既然沈小姐只被刑事拘留了半个月,那白先生怕是也只能在监狱里待半月,他被刑事拘留半个月对你来说似乎没什么用处吧。”

    没什么用么?

    不,白灼去监狱里待半个月用处大了去了。

    他指使制药厂的负责人在新药剂里动手脚的事情一旦公布出去,也就意味着他的医学生涯彻底毁了,这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惩罚。

    “这似乎不是杨总应该考虑的,说吧,这场交易你做还是不做?”

    杨总无奈苦笑,“我现在还有跟江小姐讨价还价的资本么?给我手机,让我联系我手下,证据在他那儿保管着。”

    “行。”江酒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杨总可要想好了,你若是敢耍什么花样,我就直接削了你。”

    杨总接过手机,输入一串号码拨了出去。

    “把你手里的东西交给江大小姐,记住,别让白先生察觉到了。”

    “好的,杨总。”

    通话结束后,他仰头看向江酒,问:“江大小姐可还满意?”

    江酒将手机从他掌心抽了出来,转身朝舱门走去,边走边道:“等我拿到我想要的东西后,再命人将你给放了,

    杨开,多行不义必自毙,望你以后别再与恶人同流合污了。”

    ...

    从底舱出来后,江酒对靠在甲板上的陆夜白道:“恐怕要麻烦你派些人去守着白灼的私人别墅了,千万不能让那老狐狸给跑了。”

    陆夜白笑看着她,问:“你打算怎么处置白灼?直接送进监狱么?可判不了他的刑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