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277章 这辈子都孕育不了孩子了!
江柔趴在草堆里,锋利的指尖狠狠嵌入了泥土之中。

    她早该想到的,这个猥琐无耻的男人,又岂会放过任何利用她的机会?

    “好,我听你的,你说吧,想让我怎么做?”

    白灼缓缓蹲下了身体,再次伸手扣住她的下巴,狞笑道:“放心,我让你做的事情,你会很乐意去做的,比如帮我挟持江酒的儿子。”

    江柔一愣,反应过来后咬着牙问:“你想用她的儿子做交易,逼她交出你犯罪的证据。”

    “还不算太笨。”白灼伸出另外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脸蛋,笑道:“怎么样,这是不是正中你的下怀?”

    江柔别过了脸,讥讽道:“我不是三岁小孩,没那么容易上当,等她把犯罪的证据给你之后,你也会守约放了她儿子,到最后我能得到什么?”

    白灼扣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强行掰了回来,然后俯身吻了吻她的红唇,一脸的迷醉。

    “只要你帮我绑了江酒的儿子,我就在那小东西血液里注射化解不了的毒素,即使交易成功,我把孩子还给了江酒,她也救不回她儿子的命。”

    江柔敛眸沉思了起来。

    这老东西被江酒搞得如此狼狈,心里必定存了滔天的怨气,江酒的儿子一旦落入他手里,呵,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行,我答应你了,你先找地方藏起来,我会寻个机会抓了江酒那两个孽种交给你的。”

    ...

    萧恩的医疗基地。

    书房内。

    萧恩端着一杯温水走到黎晚面前,递给她之后,淡声道:“我今天过来是想跟你说个事儿,傅璇已经同意捐赠骨髓了。”

    “什么?”黎晚有些诧异地抬眸看着他,微颤着声音问:“她,她真的同意捐赠骨髓了?”

    萧恩轻嗯了一声。

    黎晚又连忙追问:“那她打算什么时候捐赠?”

    “等我们完婚之后,应该就是在这一个月以内吧。”

    完婚?

    黎晚脸上的表情一僵,眸子里刚升腾起来的喜色慢慢退散了。

    他跟傅璇要结婚了么?

    挺好的。

    真的挺好的。

    她本就无意带着小左来打扰他的生活,更没有想过破坏他的婚姻。

    “是么,那我提前恭喜你了,至于喜帖的话,就不用了,你父母不一定乐意见到我,傅小姐想必与不愿看到我出息你们的婚礼。”

    说完,她倏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踉跄着朝外面走去,边走边道:“小左的点滴要换了,我过去看看,你,你先忙吧。”

    萧恩紧抿着薄唇,看着她狼狈逃窜的背影,心中轻轻一叹。

    他是不是一开始就错了?

    为了保护她不让傅家伤害,自己却一直在做着捅她心脏的事情,他似乎真的错了。

    “怎么,心情不好?”

    陆夜白从外面走进来。

    萧恩霍地抬眸,蹙眉看着他,有些疑惑地问:“你不是跟江酒去抓白灼了么?怎么跑医疗基地来了?”

    陆夜白在他对面坐下,语气淡漠道:“让他给跑了,我担心他会报复江酒跟两个孩子,所以想着让他们娘三来你医疗基地住一段时间。”

    “啥?”萧恩满是诧异地看着他,脱口问:“这么好一个将她拐进你私宅然后扑倒上了的机会,你竟然不把握,还眼巴巴地将人送我这儿来了,

    我说兄弟,现在可不是讲节操讲底线讲绅士风度的时候啊,趁火打劫知不知道?趁她没地方去,赶紧拐进你的私人别墅金屋藏娇吧。”

    “你以为老子不想啊。”

    陆夜白有些烦躁地扯掉了衬衣上面的几颗纽扣,露出了胸前大片的古铜色肌肤。

    他也想睡她,很想很想。

    可那女人铁了心要离开海城,哪会跟他发生肉体间的纠葛?

    “一路上老子好说歹说,美男计都使上了,结果没毛线用。”

    “......”

    这么没用么?

    牺牲了美色都没能搞定人家?

    ...

    黎晚从书房冲出来后,迎面撞上了江酒。

    “晚晚。”江酒伸手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她,察觉到她情绪很不对劲,连忙问:“是不是小左出什么事了?”

    黎晚连忙摇头,用胳膊抹了把眼角,等视线稍微清晰一点后,笑道:“没事儿,你别着急啊,小左好得很,随意随心他们在陪着他呢。”

    江酒点点头,目光落在她身后不远处的书房门口,依稀能听到里面传来萧恩与陆夜白的交谈声,她似乎明白了一些。

    “晚晚,你跟萧恩......”

    “我们两什么事情都没有。”黎晚连忙解释道,“他跟傅璇马上要举行婚礼了。”

    江酒一怔。

    萧恩在得知小左是他儿子后,还打算娶傅璇么?

    那他将黎晚母子置于何地?

    当初要不是他强暴了黎晚,会有晚晚不幸的一生么?

    “他要娶傅璇?”江酒微眯起了双眼,眸子里酝酿着丝丝怒意,“他不打算跟你孕育孩子救小左,他打算放弃小左么?”

    “不是的。”黎晚急声道,“傅璇已经答应捐赠骨髓了,但必须等完婚之后,酒酒,小左有救了。”

    江酒微愣,反应过来后,有些怜悯地看着她。

    是啊,小左有救了,但你这辈子也没有幸福可言了。

    “晚晚,萧恩对你也并未无情,至少你们组建一个家庭的话,他并不会排斥,为何不试着跟他孕育一个孩子,用新生儿的脐带血去救小左呢?这样一来你们就能成为圆满的四口之家了。”

    黎晚惨笑,拉着江酒走到角落里,嘶声道:“酒酒,我生小左的时候身体受到过重创,加上前段时间我又受了父亲两鞭子,身子骨彻底毁了,我可能这辈子都孕育不了孩子了。”

    “你......”江酒想问‘你怎么不跟我说’,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她跟她说了又有何用,她难道能修补她曾因为生产遭受到重创的子宫么?

    “酒酒,别劝我了,也别怜惜我,这样就挺好的,傅璇肯冒着生命危险捐赠骨髓,我还她心爱的男人又何妨?”

    那你该怎么办呢?

    这话江酒终究是没问出口,因为这是命。

    黎晚跟萧恩是如此,她跟陆夜白亦是如此。

    命运弄人。

    黎晚见她不说话,又继续道:“酒酒,你去看看宛宛吧,时家好像要破产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