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291章 你这是在毁她一生!
“这个决定很难做么?”江酒挑眉问。

    沈玄笑着摇头,“看来只能用这个法子了,行吧,我试着去联系晓晓,让她来一趟海城。”

    江酒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捞过桌上的挎包往肩头一甩,“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代克制药那边就劳烦沈先生多看着点了,尽量让第一批药早点检验上市。”

    “嗯。”

    …

    回到医疗基地,隔着老远就看到江随意江随心两兄妹与秦衍在一块儿打得火热。

    那一声声的‘衍爸爸’回荡在偌大的草坪上,令人心旷神怡。

    在这世上,没有人比秦衍更适合做两个孩子的父亲了。

    如果这是他们为自己选择的爸爸,那她试着去接纳也未尝不可。

    只是心口传来的阵阵刺痛与烦闷又是怎么回事呢?

    “在想什么?”

    愣神间,秦衍已经踱步走了过来。

    江酒淡淡一笑,“没什么,看着你们父子三人打在一块儿,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秦衍伸手牵起她的手,踱步朝远处的人工湖走去。

    江随心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一个劲地拍掌叫好,“衍爸爸终于追到酒姐了,哥哥,你听到了没,酒酒说的是父子三人,她认可衍爸爸了,她真的认可衍爸爸了。”

    江随意微微眯起了双眼,偏头瞅了小丫头一眼,脸上划过一抹讥讽之色。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你亲爹是谁。

    如果是陆西弦那愣头青,衍爸估计还有希望,可换做陆夜白那只老狐狸,十个衍爸都不是他的对手。

    还是死了那条心吧!

    人工湖旁,江酒靠在护栏边,笑道:“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必支支吾吾的,秦衍,咱们之间没有秘密。”

    秦衍不禁失笑,试着问:“酒酒,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海城?现在白灼已经死了,没人再打新药剂的主意,咱是不是可以功成身退了?”

    江酒轻声一叹,缓缓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无奈道:“最近半个月怕是无法离开了,我代表华夏赛区参加国际编程大赛,在比赛没有结束之前我哪儿都不能去。”

    一听她提起这个,秦衍瞬间来了兴致,“你从不主动展示自身能力,这次为何会报名参加国际编程大赛?”

    江酒苦笑,缓缓将自己黑了研究所盗取傅璇资料的事情简述了一遍。

    “事情就是这样,若得罪普通人还好办,可对方是傅家,我算捅了马蜂窝了,现在网信办介入此事,一定会查到我头上的,我急着将功补过。”

    秦衍挑了挑眉,笑道:“看来你在这行还有不简单的身份啊,能否透露一二?”

    江酒看了他一眼,踱步朝凉亭走去,“第一黑客,鬼刹。”

    秦衍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倒不是得知她乃国际第一黑客,而是……

    他记得陆夜白半年前被鬼刹黑过账户,损失了尽三十亿,那家伙为了这事儿追着鬼刹满世界跑了半年。

    酒酒就是鬼刹么?

    这女人可真有能耐,陆阎王的羊毛也敢薅。

    看着她潇洒离去的背影,秦衍不禁失笑,这个女人太优秀了,有时他都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如此光芒万丈的女人,这世上大概也很难找到能与她并肩而立的男人。

    …

    街角茶馆。

    二楼雅间。

    时父坐在临窗处,视线落在外面车水马龙的街道上,神色莫名。

    他在这儿足足等了一个小时了,林倾却迟迟未到。

    老管家走上前,劝道:“老爷,您身体不好,一个小时已经是极限,林先生估计不会赴约了,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剧烈的咳嗽声夹杂着粗重的喘息声在室内响起,“再,再等等,咱们再等等,现在是我有求于他,就得放低姿态。”

    老管家无奈一叹,悄悄退到了一旁。

    老爷已经知道二小姐在商业犯罪企图将自己送进监狱的事了。

    不过他没有去找二小姐,倒是约了林少爷。

    他想做什么,他多少能猜到一些。

    事已至此,保住二小姐的唯一法子就只有……

    包间的门推开,林倾从外面走进来。

    时父连忙起身,有些局促道:“林倾,你终于来了。”

    林倾的目光落在时父身上,看着他满脸病态,心中一惊。

    这还是当初那个以铁血手腕吞并林氏的男人么?

    几年不见,他竟然已是风烛残年病入膏肓的模样。

    “时先生倒生了一副好脸皮,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居然还有脸约我出来见面。”

    林倾没有入座,而是踱步走到落地窗前,懒懒地靠在窗沿边上,似笑非笑道:“如果时先生是来求我放过时氏集团的,那就不必多说,我的收购合同都拟好了,就等时氏破产的那一天。”

    “咳咳。”时父重咳了两声,一边喘息一边开口道:“我不是来求你放过时氏的,而是想拜托你放宛宛一条生路。”

    林倾挑了挑眉,“放你女儿一条生路?我不记得我何时对时宛出过手,她现在不是好好的么?我一没让她做我的情妇,二没绑架她,何来放她一说?”

    “林倾。”时父拔高了声音,怒吼道:“你这是在毁她一生,你非得将她逼上绝路才肯罢休么?”

    林倾一下子收敛了笑容,冷睨着他,双眸中迸射出了森冷的寒芒。

    “你当年设计我跟我继母上床的时候怎么没考虑我的一生?如今搁你女儿身上你就受不了了?时凯啊时凯,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你又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时父一下子泄了火,直接瘫坐在了椅子上。

    良久的沉默过后,时父缓缓闭上了双眼,用着平缓的语调道:“你可以收购时氏,也可以将我送进监狱,只恳请你放宛宛一条生路,她没有错,从始至终她都是受害者,你别毁了她。”

    林倾冷冷一笑,“现在是她自己作死,一心想要替你去坐牢,你求我没用,既然她把你放在第一位,那她就只能是我的仇人,对待仇人,我无需客气。”

    “如果我主动去投案自首呢?林倾,现在只有你能阻止她了,我如你所愿去监狱,你替我保住宛宛好不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