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298章 多么残忍的事实!
林倾霍地抬眸,眯眼看着她,眼中满是打量之色。

    他大概也没想到她会妥协。

    记忆里的时宛,是个固执又倔强的女孩儿,她有她的骄傲,不会轻易低头的。

    如今为了救父亲,她竟然答应了他这种屈辱的条件。

    呵。

    很好!!!

    一股无名的怒火在腹腔里升腾蔓延。

    林倾猛地从转椅上蹦起来,绕过办公桌后大步走到她面前,一把扣住她的下巴,咬牙问:“真的决定好了么?”

    时宛别过脸,语调平缓道:“不然呢,让我眼睁睁看着自己重病缠身的父亲锒铛入狱死在牢里么?”

    林倾额头上的青筋暴突了两下,四周环扫一圈,将目光落在了东南角的休息室门口,眼中迸射出来一抹毁灭性的光芒。

    “好,那你今日就履行自己身为情妇的义务吧。”

    说完,他拽着她的胳膊将她拖进了休息室,然后将她狠狠甩在了沙发上。

    俯身间,狂热的吻铺天盖地而来,将时宛整个吞没了。

    唇齿相缠,在最初的错愕过后,时宛渐渐放弃了抵抗,缓缓闭上了双眼。

    如果这是一场不可赎的罪孽,只要有他陪着,她甘愿沦陷。

    什么‘第三者’,什么‘破坏别人婚姻的狐狸精’,都无法让她从这场温柔陷阱里挣脱出来。

    林倾见她不反抗,双眸中情愫越发浓郁了,动作更加放肆。

    这本就是他心爱的女人,奈何命运弄人才形同陌路,可他对她的爱并没有随着当年的背叛与时间的流逝消散分毫,反而越演越烈。

    这世上,也只有这个女人能让他偏执成狂。

    ‘滴滴’

    就在这时,空旷的休息室内响起了一道不合时宜的铃声。

    时宛从迷乱中清醒,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林倾,你手机响了,你冷静点儿。”

    冷静?

    这个时候让一个男人冷静比杀了他还痛苦。

    林倾没理她,继续手头的动作。

    时宛呜呜的哭了起来,在她不自愿的情况下强行欢好,这个男人把她当成什么了?

    滚烫的泪水顺着两鬓滑落,正在亲吻她侧脸的男人一下子停止了动作。

    温热的液体侵入他的唇齿,苦又涩,瞬间拉回了他失控的理智。

    时宛见他停止了动作,哽咽着声音道:“非得急于这一时么?我已经答应了你的条件,你随时都可以要我,一定得在这时氏的总裁办里么?”

    林倾眯眼看着她,眸光忽明忽暗,直到铃声再次响起,他才伸手捞过一旁的西裤,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垂眸一看,发现是海薇打过来的。

    时宛的眼角余光也看清了来电显示,霎时,一股罪孽感在心间蔓延开来。

    她是个破坏别人婚姻的第三者。

    总有一日,她会受到千夫所指万人唾弃。

    林倾看了她一眼,起身走到落地窗前。

    “薇薇,怎么了?”

    不知对方说了什么,林倾的俊脸陡然一变,“那扬扬有没有什么大碍?”

    对方又说了几句,林倾连忙道:“行,我马上赶回去,你先让医生给他止血,我给萧恩打电话,请他过去瞧瞧,乖,别担心,有我在呢,扬扬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切断通话后,他大步走到沙发旁捞起地上的衣服往身上套,等穿戴整齐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休息室。

    从始至终没跟时宛交代半个字,完全将她当成了空气。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时宛唇角勾起了一抹惨笑。

    他有妻子,他的妻子还给他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听他刚才通话的内容,应该是孩子出了什么事儿。

    妻子打电话过来,他毫不留恋地就离开了。

    他,只是将她当成了一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见不得光也上不了台面的情人。

    多么残忍的事实,她却不得不面对,经历了那么多,她不会再天真的认为他对她仍旧有爱。

    ...

    五星级酒店。

    高级套房客厅内。

    傅戎将手里一叠资料甩在了桌面上。

    “看看你干的好事吧。”

    傅璇心下一惊,颤着手指将资料拿起来,垂眸一看,她的脸色立马难看了起来。

    “哥,哥哥怎么知道我花重金请修罗门暗杀黎晚母子的事情?是不是阿坚告诉你的?他背叛了我?”

    傅戎一巴掌拍在了茶几上,也不知道他用了多大力度,玻璃材质的桌面被他拍的裂开了无数道缝隙。

    “事实上阿坚比你想象得要衷心得多,我都那般警告他了,  没想到他还是听从你的命令擅自行动,我已经命人将他送回傅家处罚了,从今天开始,我派两个保镖贴身护着你。”

    傅璇的脸色狠狠一白,抖着声音道:“如,如果不是阿坚,那,那会是谁?”

    傅戎本不想将江酒的背景告诉她,可又担心她再次犯糊涂,做出什么不知轻重的事情来,只得如实道:“黎晚的好友江酒与修罗门的人有交情,

    你斗不过江酒那女人的,我劝你别再轻举妄动,黎家那对母子,我会妥善安排,这件事不许你插手了,听见没?”

    江酒…

    傅璇握紧了拳头。

    是江家那个声名狼藉的长女破坏了她的暗杀机会么?

    很好,她记住了。

    “我知道了,不过容我提醒你,我这辈子只嫁萧恩,除了他,我谁也不要。”

    ...

    黎晚的实验室。

    江酒给小左做完透析后,拉着黎晚去了书房。

    “晚晚,有件事我想我必须要跟你说明了,也好让你提高警惕。”

    黎晚见她如此严肃,沉声道:“你说吧,我听着。”

    “傅家已经知道了小左的身世,前两天傅璇花重金请修罗门暗杀你们母子,想要斩草除根,被小哥拦下来了。”

    黎晚微愣,双眸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

    小左的身世暴露了么?

    她明明那么小心,怎么可能会泄露?

    江酒看出了她的心思,叹道:“你先别管怎么泄露的,眼下保证你跟孩子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我约傅璇的哥哥傅戎出来谈过了,他跟我说了个解决这件事的方法,你看看能不能行。”

    说完,她又将傅戎跟她说的法子简述了一遍。

    “取萧恩的精子人工受孕?”黎晚呢喃道:“可我担心我的子宫孕育不了孩子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