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基地。

    病房内。

    江酒正在喂陆小少喝粥。

    这时,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不等她有所动作,靠在床头的小家伙先她一步捞过了手机。

    “酒酒,是衍爸爸打过来的。”

    江酒举着勺子的胳膊轻轻一颤。

    秦衍……

    那是她不知该如何面对的人。

    原本答应他离开海城,开始他们的新生活,可最后她还是折返了回来。

    他那么聪明,应该明白她对陆夜白的心意了吧。

    正因为猜到他已经看透了一切,所以不知如何面对。

    犹豫了片刻后,她还是放下了碗,从小家伙手里抽出手机,踱步朝阳台走去。

    通话连接成功后,她嘶声道:“秦衍,我……”

    不等她说完,秦衍连忙出声打断了她,“听说墨墨被眼镜蛇给咬了,毒解了吧?”

    江酒微垂下了头,心中不禁一叹。

    秦衍啊秦衍,有些事情不是逃避就能解决的,你若不敢面对,我岂不是要耽误你一辈子?

    “秦衍,我有话想跟你说。”

    那头的气氛一沉,默了几许后,话筒里传来秦衍略显沙哑地声音,“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没事儿,救人要紧,

    这次没能成功离开,咱们以后再想别的办法就是,你忙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先挂了啊。”

    “秦……”

    江酒刚准备开口,可对方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嘟嘟’挂机声,她无奈苦笑。

    秦衍大概猜到她想要对他说什么了吧。

    因为害怕面对,所以选择逃避。

    那么优秀的一个男人,在她面前却如此谨慎小心,终是她负了他满腔深情,害了他一生。

    身后传来脚步声。

    接着,肩头一沉。

    陆夜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如果你开不了这个口,就让我去跟他谈吧。”

    “不。”江酒想也没想直接拒绝,“你去找他只会给他造成更大的伤害,陆夜白,你该感谢他,当年要不是他出手相救,我们娘三都死在了大街上。”

    陆夜白的眸光一沉。

    他丝毫不觉得她是在危言耸听。

    当年江柔抱走墨墨时一定下了斩草除根的命令。

    她能活着,已是上苍垂怜。

    “好,他这份恩情我记下了,以后给他找个称心如意的媳妇儿。”

    江酒翻了个白眼,无语道:“那你还是消停点吧。”

    陆夜白低低一笑,伸手圈住她的腰,将她搂进了怀里。

    “酒酒,你能陪我一辈子了么?”

    江酒微微眯眼,不答反问:“你打算公布三个孩子真正的身世?”

    “嗯……”陆夜白埋首在她脖子里,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

    说完又觉得不妥,补充道:“不过还是得征求你的意见,你让我公布我就公布,你若不让,我是没那胆量擅自做主的。”

    江酒忍不住喷笑,挑眉问:“妻管严?”

    一个‘妻’字算是取悦到了陆霸总。

    如果他的妻子是她,那被她管着又何妨?

    “嗯,妻管严,以后我是一家之主,你是一家之王,我听你的。”

    江酒不禁失笑,似想到了什么,脸色慢慢阴沉了下去。

    陆夜白感受到了她情绪的变化,试着问:“想去见一见江柔么?”

    江酒一愣。

    待反应过来后,脸上又浮现出了笑意。

    这个男人啊,连她在想什么都能猜到。

    不错,她确实想到了江柔,想去见见那个女人。

    “她现在在哪儿?”

    “陆家公馆。”

    说完,他又补充道:“如果你不想去陆家的话,我可以命阿坤将那女人带来医疗基地。”

    江酒确实不想去。

    陆家那老太太向来跟她不对付,去了也是遭人家嫌弃。

    “嗯,你让阿坤将她带到这儿来吧。”

    …

    中午。

    网上又传出了一条爆炸性的新闻。

    据有关人士透露,称包养时家嫡女时宛的那位神秘金主就是七年前被时氏吞并的林氏集团长子林倾。

    落魄公子逆风翻盘,以强势姿态回归海城,并以雷霆手腕迅速击垮了时氏,成为了时氏最大的股东。

    原以为两家恩怨会随着时氏集团易主而落下帷幕。

    可时氏嫡女心有不甘,以美貌为武器,迷惑了林倾,试图用自己的身体做交易,从林倾手里换回时氏的掌控权。

    这个新闻传出后,又有人匿名发布了几张照片。

    背景还是那栋海边别墅,别墅里包养的情妇还是时家嫡女,但这回金主却露出了真容,确实是LG集团掌权者林倾无疑。

    有了照片就有了实锤,全网瞬间炸了。

    指责谩骂声铺天盖地而来。

    如江酒所料,无人控诉林倾婚内出轨,所有人都将脏水泼到了时宛身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