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348章 四张照片,一份亲子鉴定!
顾晓晓连忙坐直了身子。

    “什么法子?你倒是说啊。”

    “很简单,咱们将她思春的心思告诉海茵家族,让海茵家族派人将她弄回去。”

    顾晓晓听罢,双眸倏地一亮。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个法子?海薇已经失贞,生了外族的血脉,不可能被选定继承人了,也就是说海茵家族把所有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了海瑾身上,咱们要是向海茵家族透露海瑾有外嫁的心思,西方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派人将她抓回去的。”

    沈芷薇勾唇一笑,“就这么办,你家不是跟海茵家族有往来么,想办法将这个消息传回西方。”

    “嗯。”

    这时,一个女佣拿着一份快递走了过来,“二小姐,外面有份您的加急文件,管家命我送过来。”

    沈芷薇扫了一眼,淡淡道:“搁桌上吧。”

    “是。”

    顾晓晓从石凳上站起来,“我去趟洗手间,你等我一会儿,等我出来后咱们去逛街。”

    “好呀。”

    顾晓晓跟女佣都离开后,沈芷薇端起茶盏准备饮茶。

    这时,搁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一阵短信提示音,接着一条短信弹了出来。

    ‘沈二小姐,文件收到了吧,记得拆开看看哦,里面会有大惊喜的’

    沈芷薇眯起了眼。

    陌生号码。

    针对的却是她。

    绝不是空穴来风。

    她将视线落在那份快递上。

    犹豫了片刻后,还是拆开了包装。

    里面有四张照片,还有一份报告单,以及一封信。

    她先是看向那四张相片。

    第一张是她母亲。

    ?

    第二张是江酒。

    ?

    看到江酒,她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第三张是一个年轻女人,约莫二十五六的年纪。

    可她看到这张脸后,瞳孔狠狠收缩了几下。

    这是她么?

    不,不对,她从未穿过这种衣服照过这种照片。

    这绝对不是她。

    可,可这照片上的女人却跟她长得五分相似。

    相似……

    鬼使神差的,她又翻出了前两张照片。

    一对比,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江酒为何跟她妈咪长得那么像?

    为什么?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脑海里有个念头一闪而过,快得难以捕捉。

    她又翻到第三张照片,盯着瞧了片刻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立马扔掉第三张照片,让最后一张照片上的内容暴露在了眼前。

    这是她!

    她敢肯定,这一定是她本人。

    拿着第三张跟第四张照片对比了一下,越看,她就越心惊。

    江酒长得像她妈咪,而她长得却像一个陌生女人。

    这说明什么?

    她不敢想象。

    照片从她掌心话落,她近似疯癫的捞起桌上那封信。

    只见里面写到:

    ‘沈二小姐,不知你的身世之谜可以震惊到你?还是先跟你介绍一下吧,那个与你长得相似的女人是我丈夫的前妻,名叫陈淑媛,二十几年前葬身火海了,至于江酒为何长得像你母亲,想必以二小姐的智商能立马猜到,

    据说你跟江酒是同一天在同一家医院出生的,啧啧啧,这里面的猫腻怕是多了去吧,二小姐可以脑洞大开尽情的想象啊,等你想清楚了,再去看那份报告单,就一切都明白了’

    沈芷薇的身体开始摇摇欲坠起来。

    她跟江酒是同一天生日她知道。她跟江酒是在同一家医院出生的她也知道。

    可,可她不知道的是……

    江酒长得像她妈。

    而她长得像江酒她妈。

    她不傻。

    如何能猜不透这个中关键?

    脑海里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心里却不断的在推翻。

    不,不不。

    她是沈芷薇。

    她是临安沈家最金贵的嫡女。

    她的身体里流淌的是最尊贵的血。

    她绝不可能与江家那么个小门小户有半毛钱关系。

    自我肯定,又自我推翻,反反复复了数遍之后,她还是伸手捞起了桌上的那份鉴定报告。

    ‘亲子鉴定’

    父亲:江城

    女儿:江酒

    ‘经鉴定,两人亲子概率也0.0001,不存在生物学上父女关系’

    沈芷薇豁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她死死瞪着最后一栏的结论,瞳孔剧烈收缩着。

    江酒不是江家的种!

    那她是谁的种?

    沈家的么?

    不!

    她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报告单的尾页左下角有这么一句人为写上去的话:

    ‘如果不信,你可以去跟沈家任何一人做亲子鉴定’

    ‘啪嗒’

    纸张顺着她的手指滑落,砸在了桌面上。

    巨大的恐惧包裹着她,迫使着她重新跌回了石凳上。

    “芷薇,我回来了,咱们去拿包包,然后逛街了。”

    沈芷薇动作慌乱的收拾桌上的东西,全部塞进文件夹里之后,她再次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朝花园出口走去。

    “喂,芷薇,你去哪儿呀?主屋在东边。”

    回应她的,是沈芷薇慌乱离去的背影。

    …

    翌日,时宛在段宁的陪同下离开了海城,行程不定,归期不定。

    段宁说:“她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玩多久就玩多久。”

    时宛什么也没说,只回了他一抹淡笑。

    …

    陆氏总部。

    江酒还待在总设计师办公室,不过职务变了。

    以前段宁做的事情都归她了。

    “过来。”陆夜白站在落地窗前,对着江酒招了招手。

    酒姐挑眉一笑,踱步走过去。

    离他还有半米远,这男人就直接伸手将她捞进了怀里。

    “江酒,你还是没能逃出我的手掌心,认命吧,因为这这儿被我困住了。”

    说完,他伸手指了指她的胸口。

    江酒低低一笑,看着外面车水马龙的街道,呢喃道:“好久没开车了。”

    陆夜白一愣,垂眸看着她,“你上午不是还自己开车来公司的么?”

    “……”

    她说的是私家车么?

    陆狗见她沉默,似想到了什么,低笑道:“酒姐飙车应该很帅吧,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一睹你的风采?”

    “……”

    这条狗有些聪明过头了,真是不讨喜。

    …

    下午。

    网络上又曝出一条爆炸性的新闻。

    ‘医药世家黎氏二小姐黎晚六年前未婚先孕,产下一生父不详的儿子,为了保住黎氏百年清誉,黎家竟对外谎称其子是长女黎芸所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