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父一噎。

    沉默了片刻后,试着道:“虽然这几年江家对你过分了些,但你毕竟是在江氏长大的,我不要求你报这养育之恩,只一点希望你能答应我。”

    江酒低低一笑。

    也好,应他一件事,彻底断了这段恩情,以后两不相欠,井水不犯河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江先生应该是想给江柔求情让我放过她吧。”

    江父微愣,待反应过来后,急声道:“我就柔柔那么一个女儿,以后还得靠她养老送终,我求你放她一条生路。”

    “好。”江酒答得很干脆。

    这倒是让江城有些猝不及防了。

    “你,你就这么答应了?”

    “不然呢?江先生都拿养育之恩来求你了,我能不答应么?”

    “……”

    江酒再次起身,捞过一旁的挎包,居高临下地看着江父,一字一顿道:“我答应你放江柔一条生路,抵了这些年江氏对我的恩情,也希望江先生能好好管教自己的女儿,别让她再跑出来乱咬人了。”

    说完,她踱步离开了咖啡厅。

    她只答应放江柔这一次,如果那女人还兴风作浪,那就休怪她不讲情面了。

    …

    从咖啡厅出来,江酒又去了一趟茶馆。

    她跟傅戎见了一面。

    谈话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关于骨髓的事儿。

    傅戎大概猜到了她约他的目的,还不等她把话说完,就一口答应会想办法让傅璇捐赠骨髓的。

    见他如此爽快的应承下来,江酒不但没松口气,心里压着的石头更重了。

    她记得前段时间这男人还不同意傅璇捐赠骨髓。

    可短短数日过去,他竟然松口了。这绝对不是他同情心泛滥,像他这样的人,狠起来比谁都狠,又岂会在意一个孩子的死活?

    他之所以有这样的转变,全都是因为她。

    换言之,她已经有了能改变他意念的能力。

    这……

    能是好事么?

    “傅戎,我……”

    不等她说完,傅戎猛地抬手打断了她,“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不必说出口,免得徒添尴尬。”

    “……”

    江酒不禁苦笑。

    这个男人呐,真是太敏锐太睿智了。

    她似乎给陆夜白招惹了一个不好对付的情敌。

    可没办法,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小左去死啊。

    权衡了利弊之后,她觉得只有找傅戎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

    林倾约了南枭。

    两人在城区的某高级会所见面。

    虽然海薇再三恳求别继续查下去了,但林倾还是想弄明白当年发生了什么。

    贵宾室内。

    南枭挑眉看着对面的林倾,淡声道:“我似乎跟林先生不太熟吧,不知林先生约我出来所为何事?”

    林倾也没卖关子,直接开门见山,“  我想请南先生帮我引见一下暗龙右掌事洛河。”

    南枭微微眯起了双眼,蹙眉问:“你找洛河做什么?他是暗龙的掌事,在我印象里,他似乎跟林先生没有什么交集。”

    “一些私人事情找他,南先生,还请您搭个线,算我林某欠你一个人情。”

    “林先生真是大手笔啊,你的人情寻常人是想得都得不到的,诱惑力太大了,只不过……”

    说到这儿,南枭突然顿住了话锋。

    伸手捞过桌面上的酒杯,端起来轻抿了几口后,又继续道:“只不过洛河的行踪向来神秘,有时连我都不知他的去向,只有在暗龙总部时能碰上他,平日里我们私底下不联系的。”

    他这话,算是很直白的拒绝了。

    南枭与洛河,一个是暗龙的左掌事,一个是右掌事,怎么可能会没有联系?

    林倾微拧起了眉头,“南先生严重了,林某找他……是想问问他为何要抛妻弃子。”

    南枭握着酒杯的手指微顿,有些诧异地看向林倾。

    一句‘抛妻弃子’,让他想到了洛殇。

    虽然他们之间没有孕育孩子,但他这一生只有一个女人,也只认一个妻子,那就是洛殇。

    然最后的最后,他还是弄丢了她。

    当然,真正令他惊讶的还是林倾话中的内容。

    洛河抛妻弃子了?

    那家伙何事成家了?

    他怎么不知道?

    “林先生说笑了,整个暗龙上下都知道洛河未婚,他对女人,似乎也很排斥,前几年有不少国际大佬送女人巴结他,结果都被他给杀了,他甚至放话,让那些人别用你女人恶心他,否则只会弄巧成拙。”

    林倾笑了笑,“洛河确实有女人,他的女人还给他生了个儿子,南先生,你也不想看着我动用自己的势力将暗龙翻个底朝天吧?”

    “你威胁我。”南枭沉了脸,眯眼看着他。

    林倾摇头,“不,不不,我没那个能耐威胁你,若南先生如了我的意,我自然不会再多此一举调派大量的人手去查洛河的下落,只要不调查,你暗龙的机密还是机密,没人会冒犯。”

    室内的气温陡然下降。

    南枭的脸色越来越阴鸷。

    不过他不敢无视面前这男人的话,因为这家伙手里的LG集团掌控着全球三分之二的媒体资源。

    要是真让他查到什么,然后通过LG集团公布出去,那整个暗龙都将暴露在世人眼前,到时候会有无尽的麻烦。

    “林先生不愧是国际上人人都要讨好的存在,得罪了你,估计老底都得被你掀了。”

    林倾端起酒杯隔空与他碰了碰,笑道:“所以说南先生是答应我的请求了?”

    “给我三天时间,我去联系洛河。”

    “行,那我就静等南先生的好消息了。”

    “……”

    …

    丹麦。

    哥本哈根。

    五星级酒店。

    套房的洗手间里,一阵接着一阵的干呕声回荡在室内每个角落。

    时宛扶着洗手盆,狂吐好半晌之后,缓缓抬起了头,镜子里倒映起她苍白又憔悴的脸。

    她不傻,身体有了这么大的反应,如何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她真的……

    怀孕了么?

    手指缓缓抚过平坦的小腹,她的眼中闪过一抹苦笑。

    终究是逃不掉。

    都是命中注定了的。

    …

    晚上。

    洛殇倚靠在出租房的窗台边,静静凝视着楼下路灯旁那抹熟悉的身影。

    她搬来这里几天了,那男人几乎每晚都守在外面,一守就是一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