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378章 那场车祸不是你指使的?
五星级酒店。

    套房客厅内。

    傅夫人跟傅璇母女正瞪着对面的傅戎,两人脸上布满了怒气。

    “大哥,你什么意思,我凭什么要捐赠自己的骨髓给那个私生子?之前你明明不赞同我抽取骨髓的,怎么突然之间就改变主意了?”

    说到这儿,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恍然道:“是江酒对不对,是她唆使你从我身上抽取骨髓的,哥,为了一个臭名昭著的女人,你真的要牺牲自己的亲妹妹么?”

    傅夫人接话道:“我是不可能同意璇儿捐赠骨髓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还有江酒那个女人,你必须离她远一点,

    她有陆夜白护着,不用你操心,眼巴巴贴上去,是想告诉全世界的人我傅家嫡子没女人看得上么?”

    傅戎蹙起了眉头。

    这个结果在他意料之中,可他还是想尝试一下。

    而尝试过后的结果他并不满意,那就只能用强硬的手段解决了。

    “行吧,既然你们都不同意,我也不强求,就当我没说过这话。”

    语毕,他起身离开了套房。

    母女对视一眼,傅璇开口道:“妈咪,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傅夫人沉默了片刻,安抚道:“等萧母的消息,她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傅璇想了想,试着道:“妈咪,大哥的思想已经被江酒给左右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的现象,我担心他非江酒不可,最后弄得遍体鳞伤,您就大哥这么一个儿子,也不想看到他毁在那个女人手里吧。”

    傅夫人咬牙道:“我会想办法断了你哥的念想。”

    …

    医疗基地。

    江酒在给黎晚检查身体。

    “酒酒。”黎晚伸手扣住她的胳膊,撕声道:“你有什么办法能快速恢复我的子宫么?小左不能等了,我必须尽快再做一个试管婴儿。”

    江酒瞪了她一眼,怒道:“普通的小产还要养一个月呢,更何况你做了试管婴儿的身体,三个月,三个月内你的子宫不能受任何刺激,否则我真的会动手摘除的。”

    “三个月……”黎晚低低呢喃,想到小左的情况,不禁哭道:“三个月太长了,小左等不了,酒酒,我知道你有法子的,求求你,帮我我好不好?”

    江酒坐在床边,反手握住她的手腕,一字一顿道:“你听清楚了,我已经找到救小左的法子了,你别老想着做试管婴儿。”

    黎晚不信,“你在宽慰我。”

    “没有。”江酒看着她,很认真地道:“我不会让小左出事的,实在不行,我就去绑了傅璇,一管子麻醉剂就放倒了她,然后从她身体里抽骨髓。”

    “……”

    江酒伸手拍了拍她的额头,安抚道:“晚晚,我有分寸的,难道我办事你还不放心么?你好好养身体,等我解决骨髓的问题后再给你动手术摘除子宫。”

    黎晚还想说些什么,这时,陆夜白跟肖恩从外面走了进来。

    江酒一眼就看出了陆夜白的脸色不对劲,连忙走过去问:“出什么事了?”

    陆夜白没说话,拉着她走出了病房。

    “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唉。”陆夜白轻叹一声,悠悠道:“南枭昨晚在雨中站了一夜,凌晨昏死过去了,退烧后给我打电话,说他必须要见你一面,如果你不去赴约,他就直接找洛殇。”

    话落,他默了几秒,又继续道:“洛殇可能跟他说了什么,他很不对劲,我担心他这么冒然去找洛殇会伤了你朋友。”

    江酒怒极,牙齿磨得咯咯作响,从齿缝里挤出一句话,“他现在在哪儿?”

    “我带你去。”

    …

    两人离开医疗基地后,开车去了夜色。

    顶层包间内。

    江酒推门而入,顿时,一阵浓郁的酒味扑鼻而来。

    看着满地的空瓶子,江酒的脑子开始飞速运转起来。

    陆夜白说洛殇跟南枭说了什么,这才导致南枭失控。

    洛殇断臂的事情南枭是知道的,还没法将他打击成这样,那就只剩下……

    心里有了数,她也不再踌躇,大步走到沙发旁,伸手拎起南枭的衣领,冷笑道:“买醉有什么用,你做下的事情,即使万死也难赎其罪。”

    南枭撩起眼皮看着她。

    虽然喝了很多酒,但他脸上仍不见醉意,撕声问:“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江酒一愣。

    眯眼与他对视着。

    片刻后,南枭的瞳孔渐渐涣散了起来。

    她在用催眠术控制他。

    “四年前那场车祸真的不是你指使的?”

    南枭摇了摇头。

    “你没有派人去追杀洛殇母子?”

    南枭再次摇头。

    江酒轻叹了一声。

    她信了他的回答。

    因为在这世上还没有人能破得了她的催眠术。

    看来那场车祸背后还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真相。

    那场车祸,远远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一记响指,南枭慢慢恢复了神智。

    他蹙眉看着她,冷声问:“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江酒耸了耸肩,“怎么,你兄弟在这儿,我还能杀得了你不成?”

    南枭冷哼一声,“你要是真想杀我,你身后那家伙估计想都不想就给你递刀了。”

    额……

    江酒转身望向陆夜白,用眼神问他会不会,哪只这条狗竟然很欠揍的点了点头。

    呵呵,原来兄弟都是用来插刀的哦。

    “你们应该有很多话要说,我先出去了。”

    江酒伸手拽住他,摇头道:“你不用回避,这也不是什么机密。”

    话落,她又偏头望向沙发上的南枭,“你坐起来,咱们好好聊一聊。”

    如果解开了这段血泪般的误会,洛殇是不是就不用那么痛了?

    虽然无法挽回佑佑的生命,但让她知道她的孩子不是她心爱的男人害死的,多少心里会好受一些。

    那个女人实在太苦了。

    能通过车祸背后的真相减轻她身上的伤痛再好不过。

    南枭坐直身体后,问的第一句话是:“洛殇孕育过孩子,是我的?”

    江酒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私人数据库调取出一张照片递给了南枭。

    那是个呆萌可爱的男孩儿,两岁左右的年龄,小脸上洋溢着天真无邪的笑容。

    “他叫佑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