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瑾拍了拍他的肩,笑道:“是你,不是咱们,我不走了,跟他们一块儿回家族。”

    扬少有些诧异地看着她,“你不是在追沈先生么,怎么,男人都不要了?”

    海瑾瞪了他一眼,咬牙道:“跟江随意混了几天,别的没学会,倒是将他的油嘴滑舌混账泼皮学了个十全十。”

    扬少蹙了蹙眉,试着问:“小姨真的要回家族么?为了救我?”

    海瑾伸手拍了拍他的脸蛋,讥笑道:“你多大脸哦,还为了救你呢,别自以为是的想太多啊,我回去就是为了掌权。”

    “权势比男人更重要么?你搞定了沈玄,就是沈家的主母,照样能手握重权啊。”

    海瑾的眸中闪过一抹暗淡,轻笑道:“那终归是别人赋予的,不如自己手里握着的香,行了,别扯那些没用的,多想想怎么送你离开这儿吧。”

    扬少撇了撇嘴,“你放心吧,二长老如果不交出我,他们是走不出海城的,如今这么耗着,应该是想通过我在我亲爹身上薅羊毛,

    这事儿吧,我很乐意配合,谁让那狗男人不管我们娘俩的,二长老敲诈得他倾家荡产才好呢。”

    海瑾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她觉得这下子越来越像江随意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分析的也不无道理。

    如果二长老一行人想要安全离开海城,就得老老实实将扬少交出来的。

    如今拖着,不就是想从洛河的身上换取海茵家族想要拿回的东西么。

    比如……中东的控制权。

    “也罢,是我杞人忧天了,但愿你爹有点良心,重视你这条小命吧。”

    “哼。”

    小家伙轻哼了两声。

    那老家伙要是见死不救,等他出去后看他怎么整他。

    …

    五星级酒店。

    套房客厅内。

    ‘啪’的一声脆响。

    傅父一巴掌狠狠甩在了傅璇脸上。

    “谁让你对萧恩下药,企图当着那么多宾客的面爬上他的床的?”

    傅璇捂着脸颊,微垂着头掩去了眼中的戾气。

    原本就要得手了的,都是黎晚那个贱人中途现身搅乱了她所有的计划。

    她恨呐!

    恨呐!

    傅父见她不啃声,怒气更盛,“我聪明了一世,没想到却生了你这么个愚蠢的女儿,在那样的场合跟一个有妇之夫滚成一圈,

    你是嫌傅家的是非不够多是不是?是嫌家族死得不够快是不是?你应该庆幸萧恩把持住了,若是真发生了什么,整个傅家都得被你给拉下水。”

    傅璇死死咬着唇瓣,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萧恩是我的未婚妻,黎晚她投机取巧,这才跟萧恩绑在了一块,我不甘心,爹地,我不甘心呐。”

    “不甘心也得甘心。”傅父怒道:“如今正是权利交替的最关键时刻,你最好给我老实点,我已经安排了专家,今天下午你们兄妹两就给我回家族。”

    傅璇死死握着拳头。

    傅夫人连忙走上来,伸手拉住女儿的胳膊,低声道:“先听你爹地的回帝都,”

    傅璇刚准备反驳。

    傅夫人死死握住了她的手腕,隐含警示。

    不知想到了什么,傅璇一下子放弃了挣扎,咬牙道:“回去就回去。”

    等傅家掌权之后她再借别人的手除掉黎晚那贱人。

    …

    江酒一觉睡到了天黑。

    睁眼的瞬间,室内亮着昏暗的灯。

    适应眼前的光线后,她下意识偏头,看到陆夜白靠坐在床头另一侧。

    “醒了?”他的声音很沙哑,隐隐透着疲倦。

    江酒蹙了蹙眉,挣扎着坐了起来,然后翻身下地,准备离开卧室。

    陆夜白见状,连忙扑过来拉住了她的胳膊。

    “酒酒,咱们谈谈。”

    “没什么好谈的。”江酒一把甩开了他,“我饿了,先去做饭了,如果你累的话,就睡一会吧。”

    陆夜白抿了抿唇。

    她不想提怀孕的事,他也不太敢问,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走出了房间。

    客厅内。

    几个小东西难得没有闹腾,一字排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个个乖巧得很。

    江酒的视线在几人脸上扫了一圈,最后落在了江随意身上,唇角不禁勾起一抹冷笑。

    之前用叶酸替换避孕药,她以为这是他犯浑的极限了。

    可没想到……

    他老子用的套套都被他动了手脚。

    生出这么个混账,究竟是谁的错?

    江小爷本来是硬着头皮在硬撑,可亲妈的目光一直落在他身上,盯得他浑身都炸了。

    “酒,酒姐,有何指教?”

    江酒冷冷一笑,收回视线后朝厨房走去。

    江爷苦逼了,挎着一张脸瞪着陆墨,“这馊主意为毛不是你想出来的?”

    陆小少抱着妹妹朝一旁挪了挪,“你别想甩锅啊,我不接受。”

    “……”

    陆夜白从卧室走了出来。

    小丫头身体往前一倾,从沙发上滑下来后几步冲进了亲爹怀里。

    “爹地,酒酒好可怕,我从来没见过她生这么大的气,以前二哥再混,她都没如此动怒过。”

    陆夜白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道:“没事,别自责,也别担心,有爹地在呢,时辰不早了,赶紧去睡吧。”

    说完,他伸手推开了她,踱步朝厨房走去。

    刚到门口,一个菜碟砸了过来,在他脚下碎裂成片。

    陆夜白抚了扶额。

    孕妇都这么凶的么?

    踩着一地的碎瓷片走进厨房,硬着头皮从伸手抱住了她,小心翼翼道:“来找你之前,我去做了个小手术,以后再也不会犯这种错误了,对不起。”

    江酒豁地转头,眯眼看着他,“你刚才说什么?”

    “对不起。”

    “前面一句。”

    “以后再也不会犯这种错误了。”

    “再前面一句。”

    “我去做了个小手术。”

    说完,他又犹豫着补充了一句,“结扎手术,以后再也不会闹出人命了。”

    江酒伸手一指门口,“你给我滚出去。”

    “……”

    陆夜白有些可怜地看着她,“我刚做手术,身上还有点疼,能不能不滚?让我睡客厅也行。”

    江酒一下子泄了气,转身扑进了他怀里,哽咽道:“陆夜白,这太突然了,真的真的太突然了,我都没有做好准备。”

    陆夜白一愣,“真,真的怀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