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龙分部。

    书房内。

    苏烟一把扣住余堂主的手腕,急声问:“你有没有帮我联系首领?他什么态度?同不同意见我?”

    余堂主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有些为难道:“苏小姐,我真的没法帮您这个忙,如果您有其他需要,我倒是可以赴汤蹈火,但首领的行踪不是我们能够掌控的啊,真的很抱歉。”

    苏烟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咬牙道:“我要知道首领的原话,你直说便是。”

    “这个……”

    “说,不然我让总部的长老撤了你的堂主之位。”

    “首领说,说你没资格见他,他也不会因为你而改变决定,还命我赶紧放了洛小姐。”

    苏烟的脸皮狠狠扭曲了两下,眸中闪过一抹诧异。

    她没想到首领会如此决绝,完全不给她面子。

    不,应该说完全不给她父亲面子。

    即使是南枭跟洛河在她面前都要礼遇三分啊,他怎么能拒绝得如此干脆?

    丝毫不给她留颜面的拒绝。

    “你把首领的联系方式给我,我亲自跟他联系。”

    余堂主很为难,小心翼翼道:“要不您去问总部的长老吧,他们一定会有首领的联系方式,至于我跟首领之间……那是特殊代码,不方便外传,苏小姐,请您体谅。”

    体谅?

    苏烟气得胸口一阵剧烈起伏,伸手指着他,咬牙切齿道:“连你这么一个小小的堂主也敢无视我了,是忘记我在暗龙的身份了么?我告诉你,即使我父亲不在了,但撤你的职还是轻而易举的。”

    ‘扑通’一声。

    余堂主直接跪了,然后伸手一个劲的扇自己耳光。

    当然,他是不会将自己与首领之间的联络代码给她的,如此重罪,可比得罪她要严重得多。

    “哟,挺热闹的嘛,余堂主这是犯了什么错,居然匍匐在地了,你难道忘记自己是什么身份了么?暗龙分部堂主,只能跪首领。”

    开口的是南枭,他踱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目光在余堂主身上掠了一眼,然后转眸望向一旁的苏烟,似笑非笑道:“你让分部的堂主跪你,是觊觎首领之位,想取而代之么?”

    苏烟一愣,脸色狠狠白了白,抖着声音道:“不,不不,我没有那个念头,也没有那个野心,南枭,我只是有事想要见首领一面,你能帮我约他出来么?”

    南枭勾唇一笑,摇头道:“怕是不能,因为连我都见不到他的面。”

    话落,他又偏头望向地上瑟瑟发抖的余堂主,继续道:“首领下了令,让你马上放了洛小姐,带我去慎行堂吧。”

    “这……”余堂主看了看身边的苏烟,一脸的为难之色。

    南枭一记冷眼扫过去,喝道:“怎么,首领的话你也敢不听么?你想造反不成?”

    “不不不。”余堂主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窜了起来,对着南枭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率先出了书房。

    南枭眯眼看着苏烟,悠悠道:“洛殇对你有些误会,所以才对你动了杀心,幸运的是你并没有受伤,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毕竟你们是从小长到大的姐妹。”

    姐妹?

    苏烟心中冷冷一笑。

    洛殇已经知道了那些事情都是她指使的,也对她动了杀心。

    她们之间没有姐妹之情了,只有不死不休,鱼死网破。

    余后的人生中,不是她死,就是她亡。

    没有任何的侥幸可言。

    “南枭,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并没有想过要置阿殇于死地呀,她伤了余堂主的女儿,总该受些惩罚吧,不然如何服众?”

    南枭勾唇一笑,“是么,但愿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好了,我去接阿殇出狱,有空的话,你们再好好坐下来谈一谈,说不定就解除误会了呢。”

    苏烟死死揪住了长裙的裙摆,眼底深处迸射出了森冷的寒意。

    南枭你说错了,我跟洛殇之间不是误会,而是真正的血仇。

    断臂之仇,杀子之仇,永远也不会有化解的那一天。

    …

    地牢里。

    洛殇垂头坐在石凳上,看上去有些虚弱。

    她的衣服上有着斑斑血迹,一看就是受了刑。

    门推开,南枭从外面走了进来。

    迎面一阵血腥味扑鼻,他下意识蹙起了眉头。

    入了这慎行堂,多少都会被用刑,虽然知道规矩,但他还是揪紧了心。

    不,确切的说是心在揪紧了的疼。

    他踱步走过去,蹲在她面前,伸手握住了她瘦弱的指尖,撕声道:“活着总有希望,而我也不是不相信你的话,只是没找到证据之前不能对苏烟采取任何举动,

    这个道理我懂,你兄长也懂,所以哪怕知道是她干的,一时也不敢动她,牵一发而动全身,动了她,就等于是跟她背后所有的势力开战,会引发血流成河的惨剧的,明白么?  ”

    洛殇动了动僵硬的身体,一股股钻心的痛从四肢百骸蔓延,腹腔里更是一阵血色翻滚。

    她忍了忍,想要压制体内暴虐的血气,可最终还是没能忍住,一大口淤血喷在了南枭的俊脸上。

    男人的脸色陡然一沉。

    温热的液体在他脸上流淌,像是万蚀的毒药一般。

    他浑身打了个寒颤,下意识伸手抱住了面前的女人。

    洛殇扯了扯嘴角,冷漠一笑,哑声道:“抱歉,弄脏了你的脸。”

    南枭双目含痛的看着她,这个女人已经没有了喜怒哀乐,就连痛觉神经都丧失了么?

    为何身体遭受了如此巨大的折磨后,她的脸色还能这般冷漠?

    “洛儿……”

    洛殇缓缓伸手,用食指抵住了他的薄唇,断断续续的道:“我活着,是想亲手手刃杀我儿子的仇人,等报了这血海深仇之后,我就去见佑佑,到时候你别拦着我可行?”

    ‘啪嗒’

    一滴男儿泪从南枭的眼角滑落,滴在了洛殇苍白的面容上,晕开了一朵凄美的花案。

    “好,到时候我跟你一块儿去天堂,一块去守护他。”

    洛殇轻轻地笑了,头一歪,直接昏死了过去。

    这样也好。

    她们身上太多罪孽,活在世上也是怨气冲天。

    不如死了,让所有的爱恨随风消逝。

    “洛儿。”

    空旷的室内响起南枭惊恐的呼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