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471章 陆夫人亲自下场撕逼!
傅戎睨了她一眼,鹰眸中闪过一抹不悦。

    这女人看他的眼神赤裸裸的,恨不得扒光了他好好欣赏一番。

    真是够恶心的。

    “杨小姐坐吧,咱们谈一谈今天的鉴宝事宜。”

    杨丽红着脸坐在傅戎的对面,含羞带怯的看着他,娇娇柔柔道:“傅先生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一定尽我所能的完成任务。”

    傅戎勾唇一笑,魅惑的笑容犹如罂粟,彻底勾走了杨丽的魂。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妖孽?

    “想必杨小姐也听说过了,这批古董中有一件国宝级文物,咱们就聊一聊这件文物的鉴定工作吧。”

    杨丽甩了甩头,摒去了脑海里邪恶的思绪,笑道:“我这两天确实听了不少,只是不知这件国宝级神秘文物究竟是什么?”

    傅戎轻启薄唇,吐出两个字,“玉玺。”

    “什么?”杨丽豁地站了起来,满脸不敢置信地瞪着他,“您,您刚才说什么?那,那件文物是,是汉民族遗失了千年的玉玺?”

    傅戎点了点头,“不错,是玉玺,这件文物在国外倒卖了几次,如今运回来的是真是假谁也不知,所以想请杨小姐当场验证。”

    “不不不。”杨丽连忙摆手,“我不行,我不行的,如此珍贵的文物,怎么能让我来鉴定呢?即使要鉴别,也应该找那些德高望重的鉴宝大师才对啊。”

    “哦?”傅戎挑眉一笑,“杨小姐不就是德高望重的鉴宝大师么?除非你承认自己不是‘迟暮’。”

    “不,我是迟暮,是迟暮。”

    “既然这样,那你还怕什么,你在国际上都享誉盛名,还担心会鉴错不成?我可听说迟暮大师手法逆天,闭着眼睛都能摸出一件古董的真假,这对你来说应该是再简单不过的事吧?”

    杨丽只觉头皮一阵发麻,脑仁里嗡嗡作响。

    当今世界的仿真技术何其逆天?她连真假的美人之泪都无法区分出来,又怎能分得出几千年前的古物是真是假?

    “傅,傅先生,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鉴定错了,会有怎样的惩罚?”

    傅戎眯眼看着她,沉声道:“还没开始呢,你就打退堂鼓了?玉玺关乎到华夏子孙的血脉传承,如果鉴别错误了,一旦查出来,免不了终生监禁。”

    杨丽吓得浑身一抖。

    她现在有些后悔冒充迟暮了。

    原以为这个身份能给自己带来福运,自此一路扶摇直上。

    可没想到这是颗定时炸弹,一个弄不好,她就得将牢底坐穿。

    “这,这么严重啊?我没见过真正的玉玺,所以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啊。”

    傅戎见她吓得不轻,挑眉笑道:“杨小姐不必那么紧张,发挥你正常的水平就行了,因为今日还有几位国家派来的文物专家配合你一块鉴定。”

    杨丽稍微松了口气。

    那她到时候就少说话,先听取专家的意见,然后整理出来变成自己的结论。

    “行,我一定竭尽全力。”

    说完,她有些娇羞地看着他,试探性的问:“傅先生,咱们能交个朋友么?”

    傅戎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等你成功鉴定出玉玺的真假后咱们再谈这个问题吧。”

    “……”

    …

    江酒与夏灵现身博物馆时,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看,江酒来了。”

    “这女人前两天不是刚流产了么?不在家好好待着,跑这儿来做什么?”

    “这还不知道么,担心自己在海城的地位动摇,被一个后起之秀取而代之了呗。”

    “真是不要脸,难道非得所有的大佬都是她才行么?换做别的任何一个人她都要嫉妒,吃醋?”

    “没办法,大佬当久了,舍不得了。”

    “听说陆总今日作为特邀嘉宾出席鉴赏大会,这女人估计是担心陆霸总管不住身上的鸟,飞出去鬼混,然后一去不复返了。”

    “噗,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我了,咱们现在有机会勾引霸总了,趁江酒现在没法侍寝,咱们争取爬上龙床啊。”

    “往日里霸总都是亲自陪着她的,今天一改之前的恩爱,形同陌路,要我说,她已经被打入冷宫,再也没机会爬上龙床了。”

    “哈哈。”

    夏灵忍不了了,准备上去撕两句,被江酒给拦了下来。

    “酒姐姐,她们说话太难听了,你怎么能忍得了?”

    江酒无奈失笑,“你没来海城的时候她们说得更难听呢,不也每次都被我狠狠打脸了么?她们是羡慕嫉妒我,我高兴都来不及呢,干嘛要生气?”

    额……

    这女人倒是想得开。

    不过她似乎从她这番话里听出了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难道这次也能狠狠打她们的脸?

    如果是这样,那就让她们再嚣张一下吧,等会被甩耳光了一定爽歪歪。

    江酒这幅漠视一切,傲慢又清冷的态度一下子激怒了周围几个名媛。

    其中一个从人群中冲了出来,在江酒面前站定后,冷笑道:“一个生父不详的野种,七年前不知廉耻的爬上了陆总的床,才生下三个私生子,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飞上枝头了么?我呸,贱人生的贱种,贱种再生贱种,就没一个是干净的。”

    江酒微微蹙起了眉头。

    骂她可以,骂陈淑媛也可以,但骂随意他们不行。

    她的孩子,是她的命。

    这时,陆夫人跟秦夫人从远处走来,两人是名流圈最尊贵的贵妇,一出场,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陆夫人走到江酒面前后,眯眼看着她,斥道:“你哑巴了?不是能说会道的么?就任由她骂?”

    说完,她豁地转身,扬起胳膊就扇了那名媛一耳光。

    “我陆家的儿媳妇,我陆家的孙子,还轮不到你说三道四的。”

    在场所有人,包括江酒都愣住了。

    陆夫人一向温婉端庄,虽然性子要强了些,但从未见过她在众目睽睽之下甩人耳光,而且对方还是一个晚辈。

    那名媛捂着脸颊,泪眼汪汪地看着陆夫人。

    妈咪明明说陆夫人很讨厌江酒的,她要是当着陆夫人的面踩江酒,一定能让陆夫人另眼相待。

    可,可眼下是什么情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