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484章 她是被我父亲害死的?
时宛的神色一凛,眸中闪过犹豫之色。

    她要不要将林倾放进来与父亲见一面呢?

    他们之间有太多的过节,或许让他们聚在一块儿好好谈一谈心结就解开了。

    父亲的时间不多了,他总念着七年前所发生的那一切,如果让林倾跟他见一面,化解了当年的恩怨,他有的时候也安心一些。

    想到这儿,她缓缓闭上了双眼,蠕动僵硬的唇角吐出了一句话,“请他上去见父亲吧。”

    管家连忙应是,然后匆匆离开了客厅。

    片刻后,林倾在他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时宛从沙发上站起来,大步朝楼梯口走去。

    管家见林倾愣在原地,连忙伸手推了推他的胳膊,压低声音道:“小姐示意您跟她上去呢,还愣着做什么?”

    林倾反应过来,连忙提步跟了过去。

    上了二楼,时宛突然顿住了脚步,淡声道:“不管我父亲说什么,我都希望你能迁就他,他活不过三天了。”

    林倾抿了抿薄唇,艰难吐出一个字,“好。”

    卧室内。

    时父已经靠坐在了床头,正捂着心口在喘息。

    时宛见状,连忙冲了上去,准备扶着他重新躺下。

    时父不依,伸手扒开了她的胳膊。

    “我没事,江酒给我注射的药剂让我舒服了不少,你去厨房吩咐一下,让他们多做几样菜,终于留林先生在家里吃饭。”

    时宛拧了拧眉。

    她不傻,怎么听不出父亲是在支开她。

    “林先生怕是瞧不上咱们家的粗茶淡饭,所以咱们就别自讨没趣了,我给您削点水果,你们聊你们的。”

    “宛宛。”时父有些生气了,他一生气就开始激动,一激动就止不住的咳嗽。

    时宛有些无奈,“得得得,我去厨房,去厨房还不行么。”

    目送女儿离开后,时父微颤着声音道:“把房门关上,然后去沙发旁坐吧。”

    林倾反手甩上了房门,不过他没有去沙发区入座,而是走到床边,开门见山的问:“七年前为什么要对付林家?”

    时父一愣,轻飘飘地道:“不为什么,我就因为觊觎林家的公司,所以下手了。”

    “是么?”林倾自嘲一笑,“以前我也以为你是觊觎林家的公司,可前段时间你将时氏集团的股份全部转让给我时,我就看出你并不是贪图名利与金钱之人,当年你对付林家一定还有其他原因。”

    “没有,没有其他原因,我对付林家,单纯只是想吞并林家的势力而已,你别多想。”

    林倾冷眼看着他,“你真的不肯说么?解不开我的心结,你女儿余生恐怕也不会安宁,我们或许一辈子都要在怨恨里度过。”

    “不。”时父挣扎着坐直了身体,一把扣住他的胳膊,急声道:“她现在怀了孕,你们会有一个圆满的家庭,你好好待她,不然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林倾低低的笑了,俊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眸中更是一片冰冷。

    “要我善待她也可以,你得告诉我你七年前为何要整垮林家,不然我会一直记得我父亲是被你给逼死的,对待仇人之女,你认为我会全心全意的爱她么?”

    时父缓缓松开了他的胳膊,脸上的神色变得复杂起来,“你真的想知道么?或许等你知道了你又会后悔的。”

    “你说,我听。”

    良久的沉默后,时父轻声一声,“罢了罢了,你执意要知道,我想瞒也瞒不住,或许等你知道了,以后会善待我女儿,

    宛宛的母亲死在了你父亲手里,我是替我妻子报仇,才对林家下手的,

    至于安排你跟你继母上床,单纯只是想拆散你跟宛宛,因为我无法接受自己的女儿跟杀害她母亲真凶的儿子走到一块儿。”

    林倾一时难以接受,连连后退了数步,不敢置信地看着时父,抖着声音问:“你,你说的是真的?程姨她,她是被我父亲给害死的?”

    提到妻子,时父一脸痛心的闭上了双眼。

    他的阿芬死得那么惨,他的女儿如何能嫁给仇人之子?

    他报复姓林的那老东西,就是为了替妻子报仇。

    他以女儿的名义设计让林倾跟自己的继母滚在一块,就是为了拆散他们,不让他们一错再错下去。

    可现实还是在他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

    他的女儿不但没能逃掉这孽缘,还跟仇人之子纠缠在一块儿,如今更是连孩子都有了。

    他去了地下,该怎么跟阿芬交代,他该怎么跟自己的妻子交代啊?

    林倾大步走上前,一把扣住时父的肩膀,撕声问:“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