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486章 您小产身体痊愈了?
林倾连忙伸手扶住了他。

    时父趁机扣住他的胳膊,目光坚定地看着他,“别告诉宛宛,我们上一辈人之间的恩怨,不应该害了你们的一生,你答应我……好好善待我女儿。”

    林倾将时父抱起来,重新放在床上后,撕声道:“她有权知道。”

    时父的瞳孔狠狠收缩了几下。

    可怜天下父母心。

    他宁愿被女儿误解那么多年,也不愿将真相告诉她,就是不想让她活在仇恨里。

    如今人之将死,他如何能眼睁睁看着这小子犯浑,将他女儿给毁了?

    “林倾,宛宛怀孕了,你想让她做单亲妈妈,一辈子无依无靠么?如果你真的觉得你愧对她,就将那些往事都埋在心里吧,

    永远也别说出来,你就当宛宛的母亲是意外掉下悬崖的,这里面并没有你父亲的阴谋算计,我是个垂死之人,望你能体谅我的爱女心切,求求你了。”

    林倾缓缓爱上了双眼。

    不错,他确实不想瞒着时宛,她母亲的死,她有权知道。

    可时父说得也有道理,如果时宛知道真相后,她一定会离开他。

    到时候她带着一个孩子,生活得有多艰难?

    “好,我答应您,我不主动跟她提这些事。”

    时父紧绷的神经一下子舒缓了,整个人都瘫在了床上。

    答应就好,答应了就好。

    上一代人的恩怨已经落下了帷幕,真的不应该在下一代人身上继续延续了。

    守着仇恨过日子,真的很难很苦很痛。

    …

    客厅内。

    时宛原本打算上楼去偷听一下父亲与林倾之间谈话的,刚从厨房出来,隔老远就看到江随意他们几个小东西来了。

    片刻的功夫,江小爷就冲到了时宛的面前,伸手抱住了她的大腿。

    “宛妈,你还有我们呢。”

    时宛渐渐红了眼眶。

    对啊,她还有很多很多至亲好友呢。

    有些人注定要离开,留是留不住的。

    唯一能守护的,是那些还陪在她身边的人。

    “嗯,我知道,放心吧,我已经慢慢接受现实了,不会想不开的。”

    说完,她朝别墅门口看了一眼,没见到江酒,有些不解的问:“你妈咪没跟你们一块来?”

    “她有事要处理,说中午再过来。”

    …

    江酒给海瑾打了个电话,本想着让她帮忙寻找一下玉玺,哪知那丫头给了她一个很肯定的答复,说玉玺就在海茵家族。

    江酒原本是想去一趟曼彻斯特的,但小徒弟却跟她说不必她亲自跑一趟,她会想办法拿到血玉,然后派人送回海城的。

    见她如此信誓旦旦,想着让她去历练一下也好,于是就同意了。

    虽然三日之期快到了,她若再找不到真正的玉玺,就要被杨丽以诽谤罪起诉。

    但她却没给小徒弟任何压力,只嘱咐她小心行事,莫要太过着急了。

    …

    咖啡厅。

    江酒笑看着对面的沈玄,挑眉问:“不知沈先生找我何事?”

    这家伙该不会是查到那日订婚宴上的火是江随意放的,所以来找她兴师问罪吧?

    生了那么个混账,她也挺无奈的阿。

    沈玄没说话,仔细端详着她的脸,这看得越清楚,就越感觉像了。

    这女人真的真的很像很像他母亲林妩。

    什么大众脸,他不信,因为这世上没这么巧合的事。

    “江酒,面对外面那铺天盖地的传言,你就没什么话要跟我说的么?”

    江酒眨了眨眼,似笑非笑道:“你想让我说什么?难道就因为我跟你母亲长得相似,我就是你沈家的女儿了么?”

    “可你不是江家的血脉。”沈玄凝声道:“既然你不是江家的血脉,那你一定有自己的根吧?你的根到底在哪儿?”

    江酒笑着摇了摇头,“不知,想必沈家也暗中调查了,做了检测报告吧,怎么样,我是不是沈家的种?”

    沈玄微微蹙起了眉。

    江酒耸耸肩,“你看,你们调查出来的结果都不能证明什么,我的话又能说明啥?沈先生还是别执着于这件事了,浪费时间,我跟沈家真的没有半点瓜葛。”

    说完,她缓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如果没其他事情的话,我先走一步了,你慢慢品尝这茶。”

    沈玄看着她朝门口走去,却没有起身去拦。

    这个女人他虽然不是百分之百的了解,但也了解三五分,她不想说的,逼也没用。

    片刻后。

    一个女服务员从外面走了进来。

    与其说她是服务员,不如说她是保镖,就在刚才,她与江酒来了个碰撞,慌乱之下她从对方头上抓了几个头发下来了。

    “事情办好了么?”

    “先生请放心,我已经拿到江小姐的头发了。”

    沈玄端起茶盏轻抿了一口,淡声道:“送到沈家的秘密研究所去,让那儿的负责人亲自做鉴定,我要百分之百的准确率。”

    “是。”

    …

    江酒走到地下停车场后,下意识伸手抚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头皮上还隐隐传来疼痛,应该是被拽走了一大把头发。

    沈玄约她出来打太极,压根就没想过能从她嘴里套出什么话。

    走廊上女服务员跟她碰撞在一起的事,才是他约她出来的真正目的。

    至于他要她的头发做什么,这个很难猜么?看来前段时间那份亲子鉴定并没有说服沈家人。

    他们还在想方设法的调查她的身世。

    …

    陆氏总部。

    秘书室里一众秘书见江酒来了,个个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毕竟她流产没多久,现在是休养的阶段,突然出现在公司,确实挺意外的。

    王茜赢了上来,笑眯眯地道:“酒姐,您小产身体痊愈了?”

    江酒心中冷冷一笑。

    这话看似关怀,实则诛心。

    既然她想玩,那她就好好陪她玩一玩。

    “还好,听说是秘书长在水果上涂抹了堕胎药,真是一条养不熟的白眼狼,恭喜你晋升秘书长一职。”

    王茜笑了笑,伸手圈住江酒的胳膊,“谢谢酒姐,对了,你今日来公司做什么?”

    江酒勾了勾唇角,悠悠道:“我这两天总梦见那个未成形的胎儿在哭,有人说这是孩子的魂在作祟,所以寻思着来见一见杀害他的凶手,让他亲自索命,为自己报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