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493章 活该他死了没有送葬!
“呵,整个暗龙都知道苏烟想要嫁给你,彻底将你们绑在了一块,如今倒好,那女人见了首领一面,就被勾走了魂,想要给你戴绿帽呢。”

    南枭蹙了蹙眉,眸中闪过一抹厉色。

    这家伙如果不是洛殇的哥哥,他一定抡起拳头朝他砸过去。

    “怎么,不服?还是觉得我说错了?你的女人明着勾引首领,让那么多高层看了笑话,这顶绿帽,你怕是戴定了。”

    南枭豁地抬眸,犀利的目光落在洛河身上,沉声道:“别扯这些没用的,我问你,你打算怎么安顿洛儿?”

    洛河一下子收了脸上的笑容,起身朝门口我去趟,“跟你无关,当然,如果你想给你儿子报仇,我倒是可以成全你,当年伤害我妹妹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南枭紧抿着唇,咬牙道:“我想见洛殇一面,你给我放行。”

    洛河猛地顿住了脚步,回头看着他,一字一顿道:“在没有还我妹妹清白之前,你别想见她,凶手不伏诛,我是不会让你靠近她半步的。”

    说完,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冷笑了起来,“其实现在不用咱们动手了,那女人想要招惹首领,最后一定会不得善终的。”

    话虽这么说,但洛河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他一定要调查清楚妹妹的断臂跟丧子背后的真相。

    如果真是苏烟干的,那么不好意思,她既要给他妹妹赔胳膊,又要给他外甥赔命。

    南枭目送洛河离开书房后,他也跟着出去了。

    刚走到客厅,迎面撞上正端着汤朝二楼走去的海薇。

    “海小姐。”他连忙叫住了她,“洛殇怎么样了?”

    海薇偏头看着他,上下打量了她一圈之后,开口道:“外伤好的差不多了,只不过没了心的人活着跟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南枭踉跄着后退了两步。

    他虽然早就知道她的心死了,可旁人拿这个刺激他,他仍旧有些受不了。

    “她行动不便,这段时间就劳烦海小姐照顾了。”

    海薇默了片刻,试着道:“她还有心结的,比如孩子的死,南先生如果真的爱她,就为她报了这血海深仇吧,这样拖着,只会让她越来越冷漠,最后成为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

    说完,她端着汤药上了楼。

    南枭站在客厅中央,仰头望着二楼洛殇的房间,任由疼痛在胸口蔓延。

    他知道他们没了出路,也得不到解脱,能这样守着,他已经心满意足了。

    等报了仇,她想去哪儿,他就陪她去哪儿,不逼她,只默默地守着她。

    …

    海城市监狱。

    时宛穿着一身黑衣,头戴白花坐在探监室内。

    门推开,时染在两个狱警的扣押下走了进来。

    看到时宛穿着黑衣戴着白花一身重孝的打扮,时染微微一愣。

    “你这是?父亲他?”

    时宛深吸了一口气,微微仰头逼退了眼眶里的泪水,哑声道:“父亲走了,今天中午走的,我特意申请让你回家送葬。”

    时染心中划过一抹冷笑,不过脸上却露出了悲伤之色,“他,他是怎么死的?我进来的时候他还好好的,这才几个月啊,他怎么就,就走了?”

    时宛没隐瞒,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跟他简述了一遍。

    当时染听到老家伙将时家所有的股份全部转让给林倾,助林倾登上时氏集团董事长之位时,牙齿磨得咯咯作响。

    那个老东西,真是糊涂至极。

    没了继承权,他还回去送那老东西做什么?

    “行,我知道了,但我不会回去的,他不是很器重你么,怎么,你不能给他披麻戴孝送他上山啊?哦,对了,你是女儿,按照家族规矩,女儿是做不了孝子的,老东西,活该他死了没有送葬。”

    时宛豁地抬眸,不敢置信地看着兄长,哽咽道:“哥,你怎么能这么说?父亲辛苦将你养大,你怎么能说出这种不孝的话?”

    “他是把我养大了,但作为儿子,他却没有给我继承权,最后糊涂到将整个时家交给了仇人,我为什么要去给他送葬。”

    说完,他起身就准备走。

    如果家里还有财产,说不定他会回去看那老东西最后一眼,做做样子掉几滴眼泪,将他那把老骨头送上山。

    可现在时家的财产旁落,什么都没留给他,他为何还要将那老不死的当父亲看?

    “哥。”时宛拔高了声音吼道:“就当我求你了好不好?爹地已经去了,非得儿子出面不可,他生你养你一场,只是让你做个孝子,送他上山而已,求求你走一趟吧,我身上还有点积蓄,等你出来后我都给你好不好,好不好?”

    时染没有回头,脚下的步子不停。

    这时,探监室的门再次被打开,监狱负责人领着林倾走了进来。

    “林先生,您请。”

    看到林倾,时染的脚步一顿。

    时宛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许是伤心过度,她只觉一阵血气直冲脑门,踉跄着朝一旁栽去。

    危险来临,她下意识护住了自己的腹部。

    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腰间突然横出一条铁臂,下一秒,她撞进了林倾怀里。

    “怎么样,有没有磕到哪儿?”

    时宛摇了摇头,想要挣扎,可被林倾死死摁在怀里,动弹不得。

    时染看着亲密相拥的两人,不禁冷笑道:“我说那老东西为何会将财产全部交给林倾呢,原来你们两早就搞到一块儿了,

    老东西为了讨好乘龙快婿,还真下得了血本,既然如此,你们还来找我做什么?让他去给那老东西送葬啊。”

    林倾微微蹙起了眉头,脸上浮现出了不悦之色。

    时宛含泪看着时染,声嘶力竭道:“在你眼里,钱比父亲还要重要么?”

    “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时染对着她咆哮道:“如今你的男人得到了时家全部的财产,你还跑来做什么圣母婊?

    时宛,我很傻么?明知道你们练手将时家占为己有了,我还会蠢到回去给那老不死的收尸?”

    “你,你。”时宛气得浑身直颤抖,“时染,你大逆不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