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恩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能做到么?

    似乎不能!

    因为他已经答应外祖父将舅舅从困境中拉出来,他不能言而无信,毕竟对方是他祖父。

    黎父见他不说话,冷冷地笑了起来。

    “做不到么?既然做不到,那你也别想见我女儿了,我不想看到你守着我女儿的同时还跟傅家女纠缠不休。”

    话落,他转身进了别墅,雕花大门缓缓关闭,将萧恩彻底隔绝在了外面。

    看着禁闭了的铁门,萧恩脸上划过一抹惨笑。

    他跟黎晚的相守不过是昙花一现罢了,残酷的现实告诉他们,老天爷并没有赋予他们幸福的相守。

    …

    海城市精神病院。

    江酒在陆夜白的陪同下来探视被温碧如关在疯人院里的江柔。

    隔得老远,她就看到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正在走廊上蹦蹦跳跳,护理似乎不耐烦了,一巴掌接着一巴掌扇在她胳膊上,打得她嗷嗷惨叫。

    “她现在什么情况?”江酒轻飘飘地问。

    一旁的精神病专家连忙颔首道:“江二小姐是受了巨大刺激才疯癫的,神经错乱不是很严重,她发病的原因是潜意识里不愿面对现实,所以才出现了这种情况。”

    不愿面对现实么?

    江酒冷冷一笑,就这么疯疯癫癫的逃避现状未免太过便宜了她,她要让她时刻保持头脑清晰,深刻地去体会那种不堪与肮脏。

    “能用药物治疗么?”

    如果不能,她就拼着消耗精力动用催眠术,她一定要唤醒这女人,让她好好品尝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

    专家默了片刻,试着道:“把药剂的量用大一些或许能刺激脑部,让她的神经系统变得正常,只是这样太伤身体了。”

    “那不是你应该考虑的,我只要看她恢复正常,不管你们用什么法子,明白?”

    “是,是是,明白。”

    江酒踱步走到江柔面前,用催眠术试探了她一下,确定她不是装的后才罢手。

    “我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务必让她恢复正常,不然你们也别在这行混了。”

    几个专家吓得脸色一变,连忙开口做保证。

    “您放心,我们保证一个月后江二小姐会恢复正常。”

    “对对对,一个月后她一定能恢复正常的。”

    江酒满意一笑,缓缓收回了视线,对一旁的陆夜白道:“咱们走吧,这疯人院的气氛太压抑了,我心里闷得慌。”

    陆夜白打横将她给抱了起来,“都劝你别来,你偏要来,折腾自己挺难受的吧?”

    江酒笑了笑,叹道:“江柔那女人太无耻了,我担心她是装病,如今用催眠术试探了一下,总算安心了了不少。”

    “……”

    …

    林家老宅。

    卧室内。

    林倾将时宛安顿在床上后,准备回客房。

    时宛伸手拽住他的胳膊,试着道:“咱们既然已经领了证,就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分房睡总归不好,你以后就留下来吧。”

    林倾脸上露出一抹喜色。

    她能这么快松口,是在她意料之外的。

    媳妇儿都挽留了,他自然不会装逼,说什么我还是睡客房吧,已经习惯了。

    “宛宛,你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过得幸福的。”

    时宛无奈一笑,想起时染,她试着询问道:“我听别墅的管家说我哥又开始吃喝嫖赌了,他接手公司后完全不打理么?”

    林倾本不想跟她说时染的事儿,担心她气得狠了伤身体。

    “还好,坐了几个月牢,收敛了不少。”

    “是么?”时宛冷冷一笑,“咱们是夫妻,彼此瞒着对方,有意思么?”

    “……”

    林倾叹了一声,如实回答,“短短数日,就败光了小半资产。”

    时宛撑大了双眼,没脸的不敢置信。

    “他手里有百亿财产,败光一小半也是一个令人的数字了。”

    林倾摇了摇头,颇感无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造化,他的命运是如此,谁也改变不了,你只要问心无愧就行了。”

    时宛磨了磨牙,恨声道:“我是怕他败光了所有财产之后伸手找我们要,到时候将林家搅得鸡犬不宁。”

    “不会的。”林倾温声道:“我们没把柄落在他手里,没道理忍着他。”

    林倾不知道的是,不久的将来时染握住了他最大的把柄,一而再再而三的逼他妥协。

    “那你答应我,以后他即使欠了一屁股债,被人拿刀追着砍,你也别伸出援助之手,我要让他好好吃点苦头,看他能不能迷途知返,改邪归正。”

    “嗯。”

    …

    沈家。

    主卧室内。

    沈父将手里的亲子鉴定递给了妻子林妩。

    林妩有些狐疑地看着他,“这是什么?”

    沈父没回答,只说了声,“自己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