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玄猛地顿住步子。

    他没有回头,透过落地窗看向外面湛蓝的天空,轻飘飘地道:“如今沈家我掌权,告诉您不是为了征求您的同意,而是通知您一声,让您有个心理准备。”

    林妩气极,伸手挥落了桌面上的茶壶,怒道:“江酒都答应我不召开记者会了,不回沈家认亲了,你逞什么能?

    沈玄,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是想将薇薇赶出沈家么?我告诉你,不可能,我养了二十几年的女儿,绝不允许任何人将她逐出家门。”

    沈玄摇了摇头,唇角勾起一抹苦笑,淡声道:“目的?我能有什么目的?无非是保留住你们之间仅剩的最后一丝母女亲情,不让你日后追悔莫及。”

    “我不会后悔。”林妩拔高了声音吼道:“如果真的要我在薇薇跟江酒之间选择一个,我会选薇薇,你听到了么,我会选薇薇。”

    沈玄缓缓垂头,冷睨着她,一字一顿道:“总有一日您会后悔的,因为您一手养大的女儿,并不像您想的那么良善,她……

    罢了,你护着芷薇,我说再多你大概都不会相信,就这样吧,三天后召开记者发布会,我会对外公布一切真相的。”

    “你……”

    …

    翌日。

    上午。

    洛河的私人别墅。

    客厅内。

    洛母见女儿穿着整齐的从楼上下来,有些疑惑地问:“殇儿,你要外出么?”

    洛殇走到沙发区,伸手摸了摸扬少的脑袋,笑道:“我想去一趟公墓,跟佑佑说会话,今天是……他的祭日。”

    苏烟还真是会挑时候,选择了今天约她见面。

    她可知今天是她儿子的祭日?

    大概是不知道的吧,那女人估计已经忘了制造那场车祸的具体时间。

    她的佑佑,就那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如今凶手还活着,她如何能咽下这口恶气?

    就今天,佑佑的祭日,她送苏烟下地狱,陪她一块儿去见佑佑,让她去给她的孩子下跪忏悔。

    洛母前几天已经得知了女儿的遭遇,也知道小外孙死得惨烈,如今听女儿说要去墓园看外孙,她哪还坐得住?

    “我跟你一块儿去。”说着,她撑着扶手准备站起来。

    洛殇自然不会同意,连忙伸手将她摁了回去,语调平缓道:“妈,我已经几年没去看过佑佑了,有很多话想跟他说,您如果想看他,改日吧,改日让哥哥陪您去。”

    洛母有些犹豫。

    一旁的海薇连忙开口道:“伯母,就听阿殇的吧,她想一个人陪陪孩子,咱们就成全她,别给她添堵了。”

    洛母被她这么一劝,慢慢打消了同往的念头。

    “好吧,你路上小心点,遇到什么事给你哥打电话。”

    “嗯。”

    目送女儿离开后,老太太偏头看着海薇,笑道:“你们年轻人了解年轻人的想法,我这把老骨头了,要不是有你点拨,今日怕真会死缠烂打的跟她一块儿去,反而影响了她与孩子说悄悄话。”

    海薇淡淡一笑,“我熬了汤,这就去给您添一些,扬扬,你待在客厅陪着奶奶,别调皮捣蛋。”

    “……”

    洛殇开车离开半个小时后,洛河跟南枭才得到消息。

    两人得知洛殇独自一人外出,心里同时冒出了不好的念头。

    她来海城这么长时间了也没见她去墓园看过佑佑,如今突然去公墓,怎么想都透着怪异。

    “洛河,你赶紧调派海城所有的势力去找她,我怕她去闯暗龙分部,或者得知苏烟在外面逗留,准备去找她拼命。”

    洛河听完南枭的话之后,面色陡然一沉。

    上次她刺杀苏烟,引起了暗龙总部无数高层的激愤,还是首领出面摆平此事,救了她一命。

    如今若再来一次,怕是连首领都保不住她了。

    “好,我这就去安排人手找她。”

    …

    西郊。

    荷花路街头的茶楼。

    三楼雅间内。

    苏烟看着如约而至的洛殇,挑眉道:“你倒是守时,而且生命力也顽强,被我整了那么多次,居然还能苟延残喘,说你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也不为过啊。”

    洛殇踱步走到她对面坐下,冷眼直视着她,一字一顿道:“苏烟,你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么?”

    苏烟一愣,垂眸想了想,结果没想明白,摇头道:“这我还真不知道,应该不是什么法定节假日,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洛殇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拍在了桌面上,冷声道:“今天是我儿子的祭日,这是他的照片,你难道没什么想要跟他说的么?”

    看着照片上那血流成河的画面,苏烟的瞳孔轻轻收缩了两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