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592章 没一个好下场!
“蠢货,因为你的那点破事,我已经被革职查办了,你听仔细点,是革职查办,你就等着从市长之女变成落魄千金吧。”

    一旁的王夫人吓得连忙后退了数步,直接瘫坐在了沙发上。

    “完了完了,我们家彻底完了,怎么办,咱们该怎么办?”

    王父满脸的沮丧,双腿一软,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还能怎么办,等着入狱吧,我做伪证污蔑江酒,一旦查出来,是要被判刑的。”

    王夫人呜呜地哭了起来。

    王茜受不了这种打击,俏脸一下子变得煞白。

    原以为可以等到江酒入狱的喜讯,却没想到等来的是这个。

    从天堂跌进地狱是什么感觉?大概就是这样了。

    “所以说我只能咽下这口恶气,含恨看着江酒风光无限了?她设计我,陷害我,让我失去了清白,成为了整个名流圈的笑柄,这笔血债,不讨了?”

    王夫人踉跄着站起来,伸手握住女儿的胳膊,哽咽道:“认了吧,江酒那么有能耐,连你爹地都不能把她怎么样,更何况你呢?”

    “不。”王茜猛地甩开了她,奋力咆哮道:“我不会让她好过的,害了我的人,我要她们十倍偿还,如今我不好过,她江酒也别想好过,要么鱼死网破,要么同归于尽,我活不下去了,她也别想活得惬意,我即使去死,也要拉着她给我陪葬。”

    说完,她跌跌撞撞地朝门口冲去。

    王夫人想要去追,被王父给拉住了。

    “别管她,让她自个儿去疯,要不是她,我何至于得罪江酒,最后落个如此下场?”

    王夫人心里也存了气,乍然听丈夫说不管女儿了,她拔高了声音吼道:“你真是因为女儿才得罪江酒的么?王增,你别把自己说得太伟大,要不是你想着升官,去巴结姓何的,帮他伪造罪证,何至于此?”

    ‘啪’的一声脆响。

    王父狠狠甩了王夫人一巴掌,“蠢妇,当时不是你哭着闹着要我帮你女儿报酬么,如今出了事,算赖我一人头上了?”

    “你居然敢打我……王增,你他妈居然敢打我。”

    下一秒,王夫人直接扑过去撕他的脸。

    接着,整个王家别墅里都回荡着咆哮声跟辱骂声以及痛哭声。

    “……”

    …

    何专员回到住处后,第一时间联系了傅夫人。

    他将海城的情况告诉了傅夫人,结果对方冷漠地说了一句,“我何时让你帮我对付江酒了?你污蔑第一夫人,可知什么罪名?”

    何专员听罢,手机直接从掌心滑落,掉在了地板上。

    等他反应过来,迅速从地上捞起手机,再打过去时,已经被限制了。

    他又给傅璇打电话,可仍旧联系不上。

    于是他明白了,傅家已经将他当成弃子给抛弃了。

    他能反抗么?

    不能!

    别说他没有证据证明是傅家嫡女指使他干的,就算他有,也奈何不了人家。

    傅氏啊,站在权利巅峰的存在,又岂是他这么个无名小辈能够撼动的?

    所以在事情败露的那一刻,他的下场就已经注定了。

    …

    酒店。

    套房内。

    傅戎推门而入,见傅璇坐在沙发上发呆,眸色陡然一沉。

    “事到如今,你还不肯承认么?”

    突兀的声音,一下子将傅璇从怔愣中给唤醒了,

    她连忙起身冲到傅戎面前,拉住他的胳膊,急声问:“哥,你是来接我回帝都的么?”

    傅戎冷睨着她,轻飘飘地道:“去自首吧,争取宽大处理,或许能保你一条命,虽然一辈子待在狱中,但好过丢了性命。”

    傅璇撑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瞪着他,“自首?终生监禁?哥,我可是你妹妹,你亲妹妹,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不然呢?我应该怎么做?饶了你这罪魁祸首么?那死去的五个人就让他们白死?”

    傅璇猛地松开他的胳膊,含泪看着他,“哥,为了江酒,你连我这个亲妹妹都不要了,你对她可真是情深义重啊,只可惜,她一个残花败柳,被陆夜白给玩坏了的贱人,这辈子也别……”

    ‘啪’的一声脆响。

    傅戎这一巴掌的力道不小,直接将她扇得趴在了玄关柜上。

    “以前的你,虽然任性,但不恶毒,可短短半年,你变成了蛇蝎心肠,从外烂到了内,傅家有你这样的女人,是家门不幸,你若再执迷不悟,别说我,就是父亲也保不住你这条命。”

    傅璇捂着脸颊,冷冷地笑,疯狂地笑,“我是华夏的公主阁下,我父亲手握重权,坐着一把手的交椅,谁敢把我怎么样?更别说这车祸与我无关,谁能冤枉得了我?”

    傅戎摇了摇头,缓缓朝门口退去,“我真的不该走这一趟的,你已经没救了,既然你如此的执迷不悟,那我也无话可说了,等着调查的结果吧,法庭判死刑就死刑,谁也救不了你。”

    说完,他转身走出了房间。

    傅璇想去追,被门口两个保镖给拦住了。

    傅璇站在门口咆哮道:“我从小体弱多病,父亲母亲一直将我当成掌中宝,我要是死了,会成为他们心口一道永远也无法愈合的伤口,还有,他们会恨透江酒,将她挫骨扬灰的。”

    傅戎的脚步微微一顿,默了片刻后,轻飘飘地吐出一句话,“父亲的格局没你想象的那么小,他能容得下一个国家,自然也能容得下江酒,你,好自为之吧。”

    傅璇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板之上。

    她真的完了么?

    爹地妈咪真的会眼睁睁看着她去死么?

    不,不会的!

    只要她死不承认,就没人能定得了她的罪。

    …

    郊区,私人别墅。

    沈芷薇坐在沙发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明显是气极了。

    “傅璇失败了,王家也失败了,顾晓晓要死不活的,江柔成了傻子,与江酒作对的,没一个好下场,这么多人,居然没一个能对付得了江酒的,真是一群饭桶。”

    陈媛端起茶盏轻抿了一口以后,淡淡道:“可能还没到她死的时候,不过也快了,等苏烟那边得手,你可以借陆夜白的手弄死她,这死在自己心爱之人的手里,可远比死在普通人手里让她痛苦得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