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625章 陆夜白不是渣男!
如果不是为了迷惑她,他又岂会让她近他的身?

    他现在有点后悔装失忆了,不过为了揪出背后那主使之人,给妻儿一个安宁的环境,他也只能牺牲自己了。

    还好洛河来得快,再晚那么一分钟,他估计会悄无声息的杀了这女人。

    “额,那个,首领,我似乎打扰到您的雅致了。”

    陆夜白蹙了蹙眉,翻身从床上站了起来,轻飘飘地道:“不打招呼就闯进来,确实打扰到我了,等会自己去受罚。”

    “是,是是。”

    “你还有事?如果没别的事,就滚吧,别在这儿碍眼。”

    洛河摸了摸鼻子,他也想离开啊,不过他要是离开了,这家伙事后估计得削了他。

    “我有急事汇报,是组织的高层机密,是否能请公主殿下先出去回避一下?”

    陆夜白没说话,目光落在苏烟身上,眸中闪过一抹暗沉之色,隐隐透着杀气。

    苏烟狠狠一咬牙,缓缓从床上爬了起来。

    刚才她都能成功睡了他的,都是洛河这混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扰了她的好事儿。

    不过让她高兴的是她总算试探出来了,这个男人刚才确实动了要她的心思,也就是说他真的失忆了。

    虽然没有睡到他,但其实也还是有收获的。

    比如……

    她的目光落在置物架上的风衣上,这是她刚才挂上去的,纽扣里安装了微型摄像头。

    刚才那一幕,应该已经拍摄下来了。

    等会她就命人发给江酒,好好刺激一下那贱人。

    她不是很爱陆夜白么,不知道当她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与另外一个女人滚床单会有怎样的反应。

    一定很伤心,很绝望吧。

    她就是要她伤心欲绝,彻底瓦解她的意志,然后她就能趁虚而入,要了她那条贱命。

    “你先出去,我跟洛河有事要谈,你不方便留在这儿。”

    耳边传来陆夜白的声音,拉回了苏烟飘忽的思绪。

    她抬眸看了他一眼,露出了一抹妩媚的笑容,“好,您先忙,如果有需求,可以随时喊我,咱们再……”

    说到这儿,她脸上露出一抹娇羞之色,移步走到置物架旁,取过上面的风衣就退了出去。

    等她离开后,洛河反手摔上了房门。

    陆夜白睨了他一眼,伸手扯掉床上的床单,然后扔进了他怀里。

    “处理掉,还有这房间里的气味,也通通处理干净。”

    说完,他去更衣室取了一件新的睡衣又钻进了浴室。

    洛河不禁失笑。

    要不要这么夸张?

    就好像苏烟身上粘了屎,蹭了他一身似的。

    十分钟后,陆夜白从浴室走出来。

    床单已经换成了新的,室内那股难闻的气味也消失了,他紧锁的眉头总算是舒展开来。

    “那女人应该是得了背后之人的指令来试探我,如今我成功取得了她的信任,她应该会去联系对方,你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她,看看她都与谁联系。”

    “好。”

    陆夜白踱步朝酒柜旁走去。

    洛河又道:“萧恩传来消息,说医疗基地的工作人员给他打电话,你母亲醒了。”

    陆夜白握着酒瓶的手指一顿,萦绕在眉宇见的忧愁渐渐退散了。

    老太太醒了,那女人应该能松一口气,不会再那般内疚自责了吧?

    “行,我知道了,对了,查到南枭他们的下落了么?”

    洛河颔首道:“他们被关在暗龙的其中一个秘密基地里,里面戒备森严,我只能慢慢去部署了,不能让大长老看出任何端倪,否则咱们就前功尽弃了。”

    “嗯,你去安排吧。”

    “是。”

    …

    医疗基地。

    书房内。

    沈玄眯眼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江酒,蹙眉问:“陆夜白在搞什么鬼?都回来几天了,怎么不跟你联系?难不成他真的打算弃了你?”

    江酒翻了个白眼,无语道:“全世界都会舍弃我,抛弃我,但独独陆夜白不可能。”

    “哼。”靠在椅背上的傅戎冷哼了两声,“你把他看得太重了,仔细哪天他背叛你,让你栽一个大跟头。”

    江酒瞪了他一眼,“你就不能盼我好,我知道你心里有气,对陆夜白有很多的意见,你去跟他撕啊,把气撒我身上算什么回事?”

    傅戎又冷哼了两声。

    ‘滴滴’

    江酒的手机响了起来。

    沈玄离得比较近,随手捞过一看。

    只有短短的三秒,他的俊脸就沉了下去。

    傅戎靠在椅背上,偏头扫了一眼,看清里面的内容后,缓缓站直了身体,眼中有狂风骤雨在席卷。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里面的男人是陆夜白吧。

    他拽着一个女人就上了床,而且还在解对方的睡衣衣带。

    好一对野鸳鸯……

    他下意识朝江酒看去,见她微微眯着眼,连忙道:“这年头真是什么垃圾短信都能收到,沈兄,还留着干嘛,删了啊。”

    沈玄猛地反应过来,连忙伸手去点屏幕。

    江酒的脸色沉了下去。

    她的手机有安全设置,那些垃圾短信根本就发不进来。

    除非有黑客高手,不然她收不到外界的短信。

    所以……

    “把手机给我。”

    沈玄笑了笑,一边找源文件,一边笑道:“无聊的人发来的无聊短信罢了,你不用理会,赶紧继续跟傅先生聊接下来的打算。”

    江酒冷冷一笑,“你想删除源文件么?没用的,别忘了我是国际第一黑客鬼刹,能快速恢复数据。”

    沈玄的手指一顿。

    借着这个空隙,江酒劈手从他手里夺过手机。

    凑到眼前一看,她整个人都愣住了,如遭雷击。

    视频里的男人是谁?

    陆夜白。

    正被他压下身下蹂躏的女人是谁?

    她不认识。

    也不是不认识,就是不想去看那张脸。

    她脑海里一片空白,涣散的瞳孔定格在陆夜白那张英俊的脸庞上。

    心猛然抽痛,刺伤了她的眸。

    手掌微颤,手机就那么从她的掌心滑落,掉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沈玄的脸色豁然大变,连忙走过去抱住了她。

    “酒酒,你冷静点,陆夜白不是那样的渣男,不可能干这种混账事的,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