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630章 尸体不见了?
离婚协议书?

    林倾握着钢笔的手指一顿,眯眼看着他。

    王律师被他瞅得心里发毛。

    眼前这位是谁?

    是LG集团的掌权者。

    LG啊,那个把控了国际三分之二娱乐市场的跨国公司,背景雄厚,真真是跺一跺脚就能让整个国际震三震的存在。

    “林,林先生,您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难道我说错什么话了么?没,没啊,我确实是受时小姐的委托来送离婚协议书的。”

    林倾缓缓收回了视线,轻飘飘地问:“她有没有让你带什么话给我?”

    王律师伸手抹了把额头的汗水,抖着声音道:“她说她会净身出户,不分您任何财产,

    不过她也有个要求,说,说想要出资从您手中卖回时氏的股份,还望您能够同意。”

    林倾皱起了眉头。

    净身出户,还出钱买他手里的股份。

    她非得与他撇清所有关系么?

    她如果想要时氏的股份,他难道还会让她出资不成?

    还有,她现在是他林倾的妻子,法律上认可的,他的财产,理应分她一半,她凭什么提出净身出户?

    难道她从未将他当成丈夫看待过么?

    一股温怒的情绪在心头炸裂,他倏地从转椅上站了起来。

    这一举动可把王律师吓了个够呛,双腿一软,差点就跪了。

    “林,林先生,我只是转达时小姐的意思,您别激动,别动怒啊,有什么事,您可以去跟时小姐好好谈。”

    林倾眯眼看着他,直到将他盯得浑身剧烈颤抖后,才轻飘飘地道:“把离婚协议书拿给我看看  。”

    王律师哪敢耽误,连忙将手里的资料递给了他,然后恭恭敬敬的退到了门口。

    林倾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打开文件夹,从里面抽出了资料,一目十行,很快将一大叠资料看完了。

    嗯,里面的内容跟刚才王律师说的一模一样。

    那女人真的打算跟他撇清一切关系,连他半分钱的财产也不肯要,还提出花钱从他手里购买时氏的股份。

    ‘啪’的一声闷响。

    林倾将手里的资料狠狠的拍在了桌面上。

    足足沉默了两三分钟后,才堪堪压住了体内翻卷的暴怒情绪。

    他冷眼看着站在门口瑟瑟发抖的王律师,沉声问:“那女人现在在哪里?”

    王律师抖着声音道:“在,在萧恩的医疗基地。”

    林倾踱步绕过办公桌,径直朝门口走去。

    王律师见状,吓了一大跳,连忙闪身避开了。

    “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亲自去跟她交涉。”

    话落,他想了想,又补充道:“如果有空的话,我希望你能跟她多普及一下婚姻法的规定,跟她好好讲解一下什么叫做夫妻共同财产。”

    王律师有些无语。

    他接了那么多离婚案,往日里都是男女双方因为共同财产争论不休,官司打到法庭上,无非是为了财产分配问题。

    他还从未见过像他们这样的,一个想要净身出户,另一个非得将自己的财产塞到对方手里。

    这对夫妻也是够奇葩的,明明心里都有着对方,偏偏要离婚。

    这大概就是有钱人的玩法,他理解不了。

    …

    医疗基地。

    书房内。

    傅戎靠在沙发上,对江酒道:“那日围杀的那批死士,我将他们的尸体存放在了海城某殡仪馆,然后派兵把手,可今早有人来向我禀报,说突然间少了几具尸体。”

    江酒微微一愣,有些诧异地看着他,“尸体不见了?这年头难道还有人会偷尸体不成?到底怎么回事?”

    傅戎看着她,目光有些复杂,“寻常人自然不会对尸体感兴趣,更不会无聊到去偷尸体玩,但那些有心人呢?”

    江酒有些懵。

    沈玄在一旁提醒道:“那些死士很有用,如果不是幕后主使之人偷的,那就只能是……”

    “陆夜白。”江酒笃定道:“一定是陆夜白,他应该是想通过那些尸体判断出背后主使之人究竟是谁,

    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没有失忆。

    他一直都是装的。

    目的就是想要麻痹对方的神经,让对方放松警惕,然后再给对方致命一击。

    傅戎点了点头,冷哼了一声,“这下你心里有底了吧?不用再像前两天那样,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了吧。”

    江酒翻了个白眼,这男人至于挖苦她么?

    他是不是看不得她好?

    沈玄笑道:“那我们就静观其变吧,相信陆夜白很快就会有下一步动作了,他现在已经取得了对方的信任,

    我相信对方很快也会采取行动  ,我们时刻保持警惕,注意安全就行了,不要给陆夜白平添麻烦,让他分心。”

    书房的门被推开,一颗小脑袋从门缝里探了进来。

    是江随意。

    “酒姐,林倾过来了,他要见宛妈,能给他放行么?”

    江酒寻思着时宛应该已经命律师将离婚协议书递给了林倾。

    他们是该坐在一起好好聊一聊。

    “嗯,带他去见她吧,你在病房门口守着,如果他们将发生了剧烈的争执,记得及时通知我。”

    “好。”

    …

    病房内。

    林倾踱步走进来,目光落在床上的时宛脸上,见她脸色依旧苍白,没有半点血色,不禁皱起了眉头。

    走到窗边站定后,他放缓了语调问:“好点了没?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时宛微微别过了脸,错开了他的视线,淡声道:“已经好多了,你不用担心,

    我让律师递的离婚协议书,你应该已经收到了吧?签字就行了,何必亲自跑一趟呢?”

    林倾紧盯着她,撕声问:“真的要离婚么?可不可以保留婚姻关系?我答应放你自由,让你在外面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干涉你的私生活。”

    时宛偏头看着他,语调清冷地问:“有必要么?咱们直接隔着千沟万壑,更难破镜重圆了,这婚姻关系,就像一把沉重的枷锁,将我们牢牢锁住了,不要也罢。”

    林倾见她语气决绝,也没再多说,轻飘飘地道:“离婚可以,净身出户也可以,但时氏的股份我直接转到你名下,你别用钱来打击我,会让我觉得你没有将我当做过你的丈夫看待,这太残忍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