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639章 让她醒醒脑!
沈家。

    卧室内。

    沈玄站在床边,冷眼看着靠在床头的顾晓晓。

    以前念在沈顾两家是故交的份上,他还不曾这么厌恶她。

    顶多就是对她无感,提不起太大的兴趣,没有在她身上倾注任何的男女之情。

    可自从知道她为了嫁入沈家,冒名顶替,谎称那一晚与自己发生关系的是她,抹除了海瑾的存在,鸠占鹊巢,还从精子库偷走他的精子植入自己体内的那一刻开始。

    他就对这个女人彻底的没了耐心,甚至产生了厌恶。

    “我都跟你说了,我不承认这个孩子,我也不接受这个孩子,是你自己执意要留下来的,与我何干?

    你应该知道我曾买通过管家在花园的路面上做了手脚,害你摔了一跤,这么说吧,我曾不止一次两次想要弄掉你腹中的胎儿,

    是你自己非得犯贱,执意要留下来,我能有什么办法?你也别指望我会喜爱这个孩子,你若聪明识相一点,就自己主动把孩子打掉吧,免得害了自己也害了他。”

    顾晓晓红了眼眶,眸子里泛起了一层层水雾。

    她撑大了双眼狠瞪着他,哽咽道:“为什么?这可是你得亲生骨肉,如果你怀疑他不是你的种,咱们可以去做羊水穿刺,然后做亲子鉴定。”

    虽然妈咪再三嘱咐过她,不能提出做亲子鉴定,担心伤害到腹中的胎儿。

    可她现在迫切的想要跟沈玄证实,证实她腹中怀的真是他的种。

    虽然这个孩子来的不是那么光明正大。

    但毕竟是他的精子与她的卵子结合成的试管婴儿,然后再植入到她体内的。

    说来说去,这还是他沈玄的孩子。

    他不能否认。

    沈玄冷冷一笑。

    他知道这女人被蒙在鼓里,还不知道自己腹中怀的是什么孽障,她母亲将她瞒得严严实实的。

    可这又如何?

    从她冒名顶替,动了在自己体内植入他的种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得不到原谅了。

    “你是理解能力有限么?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关键不在于他是不是我的儿子,而在于我要不要接受他,要不要承认他,

    事实证明我不想接受他,更不想承认他,所以我才让管家想尽一切办法弄掉你肚子里这一块肉,我的态度已经很明了了,

    亲生与不亲生又有什么关系?如果我愿意接受这个孩子,哪怕他不是我亲生的,我照样能够接受,如今我不想接受,即使他是我亲生的又如何,我仍旧不会承认。”

    ‘啪嗒啪嗒’

    顾晓晓眼眶里的泪水一下子狂涌了出来。

    她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为什么这男人还不满意?

    “你不承认也没用,他如今在我肚子里已经慢慢成型了,等到出生之后就是你的长子,虎毒不食子,我就不信你沈玄能够在他生下来的那一刻就活活将他给掐死,

    如今外界都知道我怀了你的孩子,与你即将成婚,哪怕是做有名无实的沈太太,我也要霸占你妻子的身份,即使一辈子相敬如宾也行。”

    沈玄轻轻地笑了。

    如果她腹中怀的是他的种,而且平安生下来了,他或许会将沈太太的身份给她,然后一辈子相敬如宾,不,应该说是相敬如冰。

    但她肚子里怀的不是沈家的种。

    林妩听到顾晓晓在房间里哭,连忙冲了进来。

    “混账东西,我叫你回来是让你安慰晓晓的,不是让你来刺激她的。”

    沈玄眯眼看着她,语调幽冷道:“林倾被捅了一刀,重创了心脏,可能活不成了,你作为他唯一的亲人,不应该去看看他么?”

    林妩一愣。

    “倾,倾儿受伤了?”

    沈玄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你不知道?”

    话落,他自嘲一笑,又道:“为了她腹中那块肉,你连自己亲生女儿的安危都不管不顾,又岂会在乎侄儿的安危?我没什么好说的,你们好自为之吧。”

    说完,他深深看了顾晓晓的肚子一眼,然后转身朝门口走去。

    这时,外面传来女佣恭敬的禀报声,“夫人,少爷,江小姐来了。”

    沈玄蹙起了眉头,外面那么危险,谁让她瞎跑的?

    林妩气极,脑海里不禁浮现出芷薇

    跟她说的话。

    薇薇说,江酒试图撮合沈玄跟海因家族那个贱蹄子,所以不断的抹黑晓晓,怂恿他打掉晓晓腹中的胎儿。

    这话她信了。

    因为海瑾是江酒的徒弟,她帮着自己的徒弟无可厚非。

    可她难道不知道晓晓怀了沈家的骨肉么?

    沈玄那般维护她,她到底安的什么心?居然怂恿自己的兄长打掉未来嫂子腹中的胎儿。

    就因为想要成全自己的徒弟,所以枉顾晓晓母子么?

    “又是她,你前脚刚回家,她后脚就追上了,看来薇薇说得不错,你确实被她给蛊惑了。”

    话落,她大步朝门口走去,“我这就下去质问她有没有良心。”

    沈玄没有拦。

    酒酒过来应该有自己的思量,让母亲下去会一会她也好。

    接待室内。

    林妩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

    “江酒,我告诉你,我是不会让你那徒弟嫁进沈家的,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江酒抱着双臂懒懒地倚靠在落地窗前,唇角勾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这老女人确实得好好虐一虐,打击一下,醒醒脑。

    不然一直这么糊涂下去,沈家会出大事儿的。

    她虽然对这个家没什么好感,甚至不稀罕回来认祖归宗。

    但如今沈玄是沈家的家主,内斗不止的话,最后糟心的还是他。

    “顾晓晓肚子里怀的不是沈家的种。”

    她说话很直接,也不管林妩能不能接受。

    事实上,林妩是无法接受的,愣愣地看着她,好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江酒又补充道:“那晚跟沈玄发生关系的,不是顾晓晓,而是我徒弟海瑾,

    想必沈太太也听说我徒弟怀孕一事了吧,她怀的才是你沈家的种,只不过被顾晓晓给冒名顶替了。”

    林妩撑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双唇在哆嗦,支吾了好半晌都没吐出一句完整的话。

    江酒见她深受打击,整个人都摇摇欲坠了,忍不住讥笑。

    这女人顺风顺水惯了,大概也只有这种刺激才能让她清醒清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