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二爷心中冷哼了一声。

    那丫头腹中的胎儿留下,才是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如今没了,他就不信沈玄那种冷静自持的人,会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肚子里一块没成型的肉大动干戈,最后落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这老东西吓唬他也得有个依据,如此没凭没据的,谁会当回事?

    他真以为他女儿是香饽饽,能让沈玄那样的枭雄冲冠一怒为红颜呢。

    真是可笑。

    “家主放心,我不会拿我的儿子的继承权开玩笑,刚才这叛徒不是说了么?他是为报仇而下毒害小瑾的,与我们二房无关。”

    海先生的面色越发冷清了。

    他有着很敏锐的嗅觉,直觉告诉他,如果海瑾那丫头跟她腹中的胎儿都不保,沈玄还真会大动干戈,搅得海因家族日夜不得安宁。

    这对父子的目光太过短浅,只看到了眼前的利益,殊不知有些人不是他们能够招惹得起的,更不是他们能够挑衅的。

    “你们父子两最好祈祷她腹中的胎儿无事,一切可能还有转圜的余地,否则……你们就等着承受沈家跟江酒的怒火吧。”

    “……”

    抢救室的门打开,主治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海先生连忙迎上去,沉声问:“怎么样,人救活了没?”

    主治医生满脸的凝重之色,颤着声音道:“毒性太霸道了,虽然不是那样见血封喉的毒药,但也很棘手,我们忙着抢救大人,给她用了很多药,最后,最后没能保住孩子。”

    海先生的瞳孔狠狠收缩了起来。

    沈玄可是再三要求,要他确保胎儿无恙的,那小子还放了狠话,说如果沈家的继承人夭折了,他就要血洗整个海因家族。

    如今……

    “真的保不住了么?”

    医生沉沉点头,“已经落胎了,我们总不能将流出来一滩血水重新给她装回体内,而且现在不是考虑胎儿的时候,因为二小姐还在危险期,如果挺不过来,连她都得……”

    不等他说完,海先生一记冷眼扫过去,低喝道:“不管你们用什么法子,都必须给我保住她的命,否则,你们全都别想活,听见了没?”

    “是,是是。”主治医生连忙退回了抢救室内。

    海先生豁地转身,目光落在海二爷脸上。

    他捕捉到了他唇角那来不及收敛的狞笑,心陡然一沉。

    还真是这蠢货干的。

    他可知他们得罪的是谁?

    是国际第一医药世家的掌权者沈玄。

    是在全球都有极大号召力的国际大佬江酒。

    这两个人一旦联手,别说海因家族了,就是一国元首都奈何不了他们。

    原本他都已经安抚住了沈玄,只等抹除海瑾脑子里的局部记忆,让她忘了家族的高级机密,就能高枕无忧了。

    到时候即使她要跟沈玄走,也威胁不到海因一族。

    可如今……

    好好的算盘,全都被这愚蠢的父子二人组给搅乱了。

    “罢了罢了,看来海因家族活该有这一场灾难,无可避免,你们……好自为之吧。”

    说完,海先生踱步朝外面走去。

    如果沈玄真的要报复,他也抵挡不住。

    作为一个家族的家主,他没法替有罪的女儿讨一个公道,那就让沈玄代劳,狠狠教训这对不知天高地厚的父子吧。

    海二爷与儿子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了算计得逞的笑意。

    “将那贱丫头流产的消息透露出去,然后对外宣布,她因为小产情绪低落,一病不起,海因家族暂时由你代掌。”

    海涛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好,我这就去办。”

    …

    海瑾流产的消息很快传回了国内。

    江酒得知后,怒摔了书房许多珍贵古玩。

    “那群老瘪犊子欺人太甚,居然敢如此糟蹋我的徒弟,行行行,他们好得很,真是好得很呐。”

    发泄一通后,她当即做了一个决定,起身去海因家族。

    她若再不去,小瑾能被那群豺狼虎豹给生吞活剥,到最后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当她下令让阿勇准备专机时,被沈玄给拦了下来。

    “你冷静点,这个节骨眼上,你怎么离开海城?现在若是离开,那一切都前功尽弃了。”

    江酒红着眼眶瞪着他,咬牙切齿道:“小瑾腹中怀的可是你的种,如今没了,你不心痛不愤怒么?沈玄,你未免太过冷静了些,都这样了,你难道还要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无动于衷么?”

    沈玄轻声一叹,悠悠道:“她流产的事,已成定局,咱们现在赶过去,也改变不了什么的,既然海因一族跟我宣战了,那这场战争就避免不了,

    这么说吧,沈家不会善罢甘休的,虽然是个未成形的胎儿,但死在了他海因家族,那他全族就得付出血的代价,在这之前,你先处理好海城的事。”

    江酒想开口,沈玄不给她机会,又补充道:“即使要去海因家族,也该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去,他们弄死了我沈家的继承人,我去讨说法,名正言顺。”

    江酒猛地闭上了双眼,身体在剧烈颤抖着。

    足足过了四五分钟,她才堪堪压制住体内的翻卷的杀意与暴戾,咬牙切齿道:“再等几天,等我解决了苏烟跟陈媛,扫清了暗处的危险后,陪你一块去。”

    沈玄没说话,鹰眸里闪烁着森冷的光。

    外界都说他谦和有礼,温润如玉,这并不代表动了他的儿子后,他还能谈笑而过。

    海因家族那帮老东西这次算是触碰到他的逆鳞了。

    他若不让他们血债血偿,他就枉为这第一世家的掌权者。

    …

    郊区私人别墅。

    客厅内。

    沈芷薇看着坐在沙发上品尝红酒的陈媛,凝声问:“江酒马上就要钻进伏击圈了,等她一死,苏烟这粒棋子应该就失去利用价值了,妈咪,您打算什么时候除了她?”

    陈媛勾唇一笑,轻飘飘地道:“我已经安排好了,伏击江酒的那些人里,有我的人,等他们杀了江酒,就会反扑,顺手将苏烟给宰了,双方都死,这才是完胜的局面,你说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