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661章 血海深仇!
“婷婷……”

    陆西弦狠狠甩开了小哥,咬牙切齿道:“我妹妹要是有个什么闪失,老子饶不了你。”

    说完,他拔腿朝陆婷婷追去。

    看着风雪中奔跑的那抹纤细身影,小哥的眸光暗沉了下去。

    她的世界,不该有他存在。

    因为他身上肩负着太多太多黑暗的东西,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女孩儿,不应该与他这样见不得光的存在纠缠不清。

    江酒踱步走过来,目光在小哥身旁的年轻女人身上扫视了一圈。

    对方吓得连忙单膝跪在了地上,颔首道:“属下拜见门主,门,门主,不是我主动勾引小哥的,不对,我跟小哥之间什么都没发生,是他……”

    江酒摆了摆手,轻飘飘地道:“你先退下吧,我跟小哥有话要说。”

    女特工连忙退到了一旁。

    江酒眯眼看着小哥,沉声道:“婷婷满心欢喜的盼着你来,你不该用这样的方式逼她放手,太过残忍了。”

    小哥冷睨着她,眸中没有半丝温度,轻飘飘地道:“江酒,她是你小姑子,你想让她快乐,这无可厚非,但请不要建立在我的为人处世上,我对待心仪我的女人,都采用的这种方式,快刀斩乱麻。”

    他的出身跟身上肩负的东西,注定了他这一生不能像寻常男人那样可以娶妻生子,所以……趁早断了念想才是正确的抉择。

    江酒无声一叹,试探性地问:“你真的不喜欢婷婷么?如果不喜欢,不在意,你又为何要调动所有势力去给她寻找能治好她胳膊的名医?”

    “她的胳膊因我而伤,我这不过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分内之事,我不想欠她任何人情,如果这样让你们产生了什么误会,我只能说抱歉,现在我把话说清楚了,你们大概也能死心了吧?”

    江酒摇了摇头,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小子,你在自欺欺人,那样一个积极乐观的少女,是你生命里的一缕阳光,你又怎会不动心?我猜你是不想给她带来灾祸,所以才狠心拒绝的吧。”

    小哥豁地转身,背对着她,撕声道:“姐,你别忘了我身上的血海深仇,日后我跟那个畜生将会有一场生死之战,我若输了,必死无疑,可我若赢了,身上势必会扣上弑兄的骂名,谁跟了我,都不会有好下场。”

    江酒愣了愣,记忆开始飘忽,她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大雨磅礴的夜晚。

    一身是血的少年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周围围了十几个壮年男人,正在对他进行着惨绝人寰的侵犯。

    她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下灭了十几个顶尖杀手,将那个被蹂躏得奄奄一息的少年救下来了。

    这些年来,他的身上一直承载着复仇二字。

    如今他羽翼丰满,确实可以实现他的复仇计划了。

    只不过,他要杀的是自己的兄长,这条复仇之路注定充满了坎坷与荆棘。

    他用这样的方式逼陆婷婷放弃,确实是为了她着想。

    只不过,他们就真的没有未来可言了么?

    “等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你们或许可以……”

    小哥抬手打断了她,冷声道:“我是在尸山血海里趟过来的,而她生活在阳光下,我们两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别强行将我们绑在一块儿,最后害了她。”

    “……”

    江酒微垂下了头。

    是啊。

    未来谁都说不准。

    最理智的做法就是现在快刀斩乱麻,断了所有的念想,避免以后伤得更深。

    她,终究是没有那个立场去劝什么了。

    …

    江家别墅。

    卧室内。

    江柔靠坐在飘窗上,听着手机里的禀报声。

    顾晓晓任务失败了,她一点都不意外。

    江酒那个女人如果真那么好对付,她也不至于弄成这个样子。

    与顾晓晓合作,单纯只是想恶心一下江酒,然后拉顾晓晓一块儿下水。

    地狱太寂寞了,多拽几个人下来陪陪她,哪怕日后等不到江酒,有她们陪着也是好的。

    下一个就是沈芷薇了。

    她要那女人的下场比她还惨烈。

    “按照原计划行事,将你查到的全部整理出来,到时候交给沈家,我要让沈家将她逐出家门。”

    “是。”

    …

    陆婷婷在雪地里奔跑着,最后因为局面太滑,狠狠摔在了地上,刚刚有些起色的胳膊再次遭受到了沉重一击。

    病房内。

    江酒正在给她打石膏,明明伤口都能见到森森白骨了,往上面洒药粉时,她却连眉头都没眨一下。

    看来这丫头真是爱上了小哥,因情而伤,痛的是心,一旦心脏痛了,其他地方的伤痛又算得了什么?

    “怎么样?她的胳膊没事儿吧?”陆夫人在一旁急声询问。

    江酒摇了摇头,叹道:“看她肯不肯配合治疗了,如果连她自己都准备放弃,别人是真的无能为力。”

    陆夫人想跟陆婷婷说两句,结果被江酒给拦下来了。

    “她现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大抵是听不进劝的,您别太着急,等她缓过劲来再说吧。”

    陆夫人点点头,“也罢,对了,那小子是怎么回事?他即使不喜欢婷婷,也不该带个女人过来刺激她啊,委婉的拒绝不行么,非得用这样强硬的法子?”

    “他大概认为这样的法子能快刀斩乱麻吧,若真的无心,这样决绝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陆夫人又连连叹息了好几声,“我明白那小子的心思,他常年在血雨腥风里淌,不想连累婷婷,按理说,他是为了婷婷好,我不该怪他,可他这处理问题的方式太极端了。”

    “……”

    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沈玄现在外面,没打算进来,只对着江酒道:“你出来一下,我有事找你。”

    江酒点了点头,嘱咐了陆夫人两句后,走出了病房。

    走廊上。

    沈玄将手机递给她,“这是海因家族的号码么?”

    江酒看了一眼,点头道:“是海瑾的,那丫头给你打了电话?她说了……”

    不对,如果两人通了电话,沈玄不会问这个号码是不是海因家族的。

    “你赶紧拨回去,她应该是有急事找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