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663章 擒贼先擒王!
有得必有失,这是更古不变的道理。

    她得到了陆夜白的爱,注定要辜负秦衍对她的情深意重。

    他们都不是圣人,无法做到完美无瑕。

    眼前这个男人呐,让她心疼又怜惜,可又无能为力。

    “你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爱你是我的事,回不回应是你的事,未来如何,谁也说不准,或许哪日我想通了,决定娶妻生子也说不定。”

    会么?

    她认识的秦衍,不是那种会随意迁就之人,尤其是终身大事,她不认为他会像嘴上说的这般轻易为之。

    他之所以说这种话,归根到底,还是为了安抚她,不让她有太大的牵绊与压力。

    这个男人,从认识的那一日开始,他就一直在为她着想,将她当成了他生命里的重中之重。

    奈何他们有缘无分,哪怕相处了七年,仍旧没能得一个好的结果。

    “秦衍,我许你来世好不好?”

    秦衍愣了愣,猛地握紧了方向盘,重新启动车子朝前开去。

    足足沉默了三分钟后,他才嘶哑着声音道:“好,我等你许我的来世。”

    窗外,雪花飘落,看着那一片银白世界,江酒低低的笑了起来。

    许他一份迟来的期许,让他这一生能有盼头,即便日后孑然一身,这日子,也不至于太过孤苦。

    她的心已经给了陆夜白,再也腾不出任何位置装他了。

    事实上,不管有没有陆夜白,不管流逝多少个春秋寒暑,她都不会爱上他的。

    若有缘,他们早就在一块了,何至于等到陆夜白的出现?

    …

    暗龙分部。

    书房内。

    陆夜白负手立在落地窗前,冷眼看着窗外飘落的雪花,眸色比外面的寒冬腊月还要冰冷三分。

    洛河站在他身后,颔首道:“刚收到消息,江酒在秦衍的陪同下去赴约了,咱们该怎么办?”

    陆夜白从窗外收回视线,回头看着他,轻飘飘地道:“我已经给段宁发信息了,要他去营救南枭,等那边有了结果再行动,陈媛那边调派人手去抓捕了没?”

    洛河淡声道:“沈玄亲自带了人去围捕,应该会有一个结果的。”

    陆夜白伸手捞过衣帽架上的风衣,一边往身上套,一边朝门口走去,边走边道:“去郊区,这次的主战场在那儿,至于南枭跟陈媛,就交给段宁与沈玄去应付,咱们主要还是瓦解苏烟的势力,先除了这个祸患再说。”

    “是。”

    …

    半个小时后,秦衍开车抵达了废弃工厂。

    江酒虽然坐在车内,但目光却一直在周围游离扫视着。

    等车子停下后,她压低声音道:“光是这工厂附近就有不下于上百个顶尖杀手潜伏着,苏烟手里握着的确实是一股庞大的势力,

    若不除掉,日后是个很大的麻烦,因为她看上了陆夜白,时时刻刻想着得到他,她若不死,我们就过不了安生日子。”

    秦衍点了点头,“那就将她捂死在这儿,永除后患,你独自一人来赴约,想好怎么应付了么?”

    江酒勾唇一笑,美眸中迸射出森冷地寒芒,从牙缝里挤出了五个字,“擒贼先擒王。”

    说完,她推开车门钻了出去。

    既然来了,也无需窝在这车内避难了。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都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她也要去闯一闯。

    秦衍跟着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两人并肩走到厂房入口,隔着老远就看到了被藏在冰天雪地里的萧恩跟黎晚。

    江酒的目光落在黎晚身上,看她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脸,浑身杀气爆涌。

    这女人本就病入膏肓,哪还经得起这样的折腾?

    看得出来,她的生命已经严重透支了。

    “江小姐果然是巾帼英雄,单枪匹马就敢过来赴约,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像你这样的女人,存在就是为了让所有人嫉妒羡慕的,

    只有死了,才能解我们心头一口恶气,今儿个我也算是替天行道,为全世界所有的女人出一口恶气了。”

    开口的是苏烟,她缓缓从仓库内走出来。

    一身黑色皮衣皮裤,外面套一件貂皮大衣,衬得她格外的小巧玲珑,看起来像邻家小妹。

    只不过落在江酒眼里,却是实打实的蛇蝎美人。

    “我来了,你是不是应该信守承诺,将萧恩与黎晚给放了?”

    苏烟冷冷一笑,“你现在已经成了瓮中之鳖,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想让我放了他们,可以啊,你先将自己给绑了。”

    她的话音一落,周围的保镖将一堆麻绳扔在了她面前。

    江酒扬了扬眉,似笑非笑道:“你都说我是瓮中之鳖了,难道你还怕我不成?要绑我,你自己亲自上来不是更好?如此也能大大满足你的虚荣心了。”

    苏烟冷哼了一下,讥笑道:“你这女人诡计多端,身上不知藏了多少暗器或者毒物,我若上去,岂不是自讨苦吃?

    我现在倒挺想看你自己将自己给绑了,少废话,赶紧按照我说的做,再耽搁一下,你那好姐妹的那条小命可就不保了。”

    江酒的目光落在脚下的麻绳上,眯眼道:“你先让秦衍去给萧恩和黎晚松绑,然后放他们离开,我留下来任你处置。”

    苏烟的双眸中闪过一抹不悦之色,咬牙切齿道:“你凭什么跟我讨价还价,现在沦为阶下囚的是你,而不是我。”

    江酒耸了耸肩,狞笑道:“阶下囚?不一定哦,你刚才也说了,我诡计多端,说不定就反败为胜了,只要你没有控制我的自由,我随时都有翻盘的机会。”

    “你……”苏烟作势要冲上来。

    江酒挑眉道:“我身上可藏了许多高端科技,你这凑上来,绝逼是找虐。”

    “……”

    苏烟猛地顿住了脚步。

    她不敢。

    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江酒的手段与能耐,国际上人人皆知,她也不例外。

    “好,你让你的人去救萧恩跟黎晚,等我放了他们,你必须束手就擒,否则我不介意鱼死网破,将你们几个全都弄死在这儿。”

    江酒偏头看向秦衍,“你先带他们离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