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715章 你先毁了自己的脸!
她向来雷厉风行,决定的事情,会立马付诸行动。

    既然敲定了白泽的治疗方案,就不会再有任何的犹豫。

    况且黎晚的病情已经到了极其危险的地步,不能再拖下去了,多耽搁一天,就少一分治愈的概率。

    ‘滴’

    通话连接成功,一道似笑非笑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你居然主动跟我联系了,说吧,是不是你或者你身边的人中了阎王渡的毒?”

    江酒微微一愣。

    这家伙怎么会这么问?

    阎王渡是殷家的禁毒,一直被封在殷家的宗祠里。

    数十年来从未现世,而外界也无人会炼制这种毒素。

    他这么问,倒有种像……

    “你别跟我说你殷家的阎王渡被人给偷了,如今已经现世了。”

    话筒里传来一道嗤笑声,“我殷家世世代代守护的东西,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偷?之前你不是发过誓么,不中阎王渡,这辈子都不会与我联系,如今你跟我联系,我以为你中了此毒呢。”

    江酒有些无语。

    这条狗记性倒是好,她说的话她自己都忘了,这家伙居然还牢牢记着。

    “只要你殷家不弄丢阎王渡,我就不会中这种毒,得了,少废话,言归正传,你来一趟海城,我有事相求。”

    话筒里传来低低的笑声,出口的话,带着几分讥讽。

    “这世上也就你江酒能这么厚颜无耻,有求于人时,气焰还这么嚣张,我先不问你求我什么事,想让我去海城可以,你先毁了自己的脸再说,我眼角这道疤,可不能白挨。”

    “……”

    江酒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腹腔里的怒火,咬牙切齿道:“殷允,你讲点道理好不好,当年要不是你死缠烂打,我能……”

    说到这儿,她猛地闭了嘴。

    不是,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暧昧?

    “对,不错,我当年确实是死缠烂打,只可惜美人不肯回眸,白白辜负了我这满腔深情,我……”

    “打住。”江酒拔高了声音喝道,“说人话,像你这样的阴险小人,装一副纯情模样真的很让人反胃,是不是我毁了自己的脸,你就肯来海城?”

    殷允轻轻地笑了起来,“别,我每天看着你的丹青,习惯了你那张倾城绝色的脸,要是毁了,可惜,我只是随口一提罢了,你别当真。”

    “变态。”

    整日里拿着仇人的画像研究,不是变态是什么?

    江酒气得靠在了置物架上,“少废话,要不要来海城,给我一句准话。”

    “去,美人相邀,我为何不去,等我,我……”

    不等他说完,江酒直接切断了通话,然后将手机狠狠拍在了桌面上。

    “什么破人,要不是有求于人,即使把刀架在老娘脖子上,老娘也不会主动联系这货。”

    两人聊天开的是扩音,所以沈玄将他们的对话全都听进了耳中。

    男人的直觉告诉他,陆夜白恐怕又得有一个强劲的情敌了。

    “好了,别生气了,既然他已经答应来海城,等着就是了,如果你不想见他,到时候我来跟他交涉。”

    江酒摆了摆手,“把这个消息压下去,千万别让陆夜白知道了,我怕那家伙直接杀回来,

    对了,海二爷有没有什么动静?他救了咱爹,沈家欠了他一个人情,他的目的达到了,有没有说什么时候离开?”

    沈玄微微蹙起了眉头,凝声道:“没有,他似乎并不着急着离开,哪怕我跟他说海瑾流产的事是她自己不小心,我不会怪罪海因家族,他也没有离开海城的意思,不知是否还有其他打算。”

    “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他。”

    沈玄想了想,试着道:“不如直接将他拿下,用他换出海瑾。”

    江酒摇了摇头,叹道:“海家主不会这么做的,海瑾也不会同意离开家族,因为中间夹着一个云衡,她不会抛弃他的,

    再说了,我还准备用海二爷引出陈媛呢,那个女人野心太大,必须除之后快,否则我寝食难安,所以咱们不能扣住海二爷。”

    “也罢,就听你的。”

    …

    郊区别墅。

    客厅内。

    海二爷正靠坐在沙发内接听电话,是海涛打过来的。

    “爹地,大伯准备对外宣布云衡跟海瑾的婚事,您说他这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是留了什么后招啊?”

    宣布婚事?

    海二爷蹙起了眉头。

    他担心的不是老大留了什么后招,而是公布婚讯后,海薇就不会上钩了。

    他还想拿捏住那丫头,等日后威胁洛河呢。

    “他准备什么时候宣布?”

    “三天后,父亲,您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他突然决定让海瑾那丫头跟云衡订婚,是准备留什么后招么?”

    海二爷冷笑了一声,轻飘飘地道:“你怕什么,有陈媛相助,我们便能吞并暗龙,等咱们掌控暗龙的势力后,海因家族的家主之位不就是咱们的囊中之物了么?”

    “可是……”

    “别可是了,你尽量帮我拖几天,让婚讯晚一些再公布,给我争取布局的时间。”

    “好吧,我试试,您那边也得抓紧了,我这儿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就等着海薇登机,她一出境,我的人会立马逮住她。”

    “嗯。”

    切断通话后,海二爷去了一趟客房,逼着海薇的小姨又给海薇打了个电话,催促海薇赶紧离开海城前往曼彻斯特。

    海薇休养了好几天,用的是最好的药,所以身上的伤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接到小姨打来的催促电话后,越发待不住了,切断通话后,她去找了江酒。

    书房内。

    江酒挑眉看着她,打趣道:“用了我研发的药,恢复得还不错,我对洛河也有个交代了,他那声大嫂可没白叫。”

    海薇踱步走到她对面坐下,咬牙问:“江酒,我妹妹是不是流产了?云衡是不是被废了?”

    江酒脸上的笑意渐渐退散了,眯着双眼问:“你从哪儿得知的?”

    “我小姨告诉我的,江酒,你不打算去救我妹妹么?”

    江酒微垂下了头,淡声道:“我现在走不开,不过我不会不管她的,等秦衍的情况稍微稳定一些后,我再去。”

    海薇紧抿着唇瓣。

    等你能走开了,怕是来不及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