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724章 真的无解!
殡仪馆?

    刚才她还怀疑殷允去殡仪馆了,因为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烧纸钱的气味,只有去了殡仪馆才能沾染上。

    城市里的人过世后,尸体一般不会存放在家里,而是统一送去殡仪馆,等火化之后直接葬进陵园。

    所以那里面的檀香味跟纸钱味特别重。

    殷允身上就有那种气味,因此她才敢断定他是去了殡仪馆。

    “嗯,我是江酒,找我有何事?”

    “是这样的江小姐,您父亲的尸骨已经火化了,请问你们何时来殡仪馆办理领取手续?

    我给江太太和江二小姐打电话,可一直无人接听,无奈之下,只能联系您了。”

    火化?

    之前管家不是说在殡仪馆过了头七之后,直接将遗体送回乡下土葬么?怎么突然之间火化了?

    “是谁让你们火化的?江太太还是江二小姐?”  记住网址m.luoqiuzw.com

    “我,我们也不知道啊,这个您要问相关部门的人,我们只负责通知家属,进行善后事宜。”

    江酒想了想,淡声道:“好,我马上过去,你们将资料都整理好。”

    “行。”

    挂掉电话后,江酒觉得这事挺诡异的,坐在车上沉默了片刻后,找到管家的号码拨了出去。

    通话连接成功后,她直接开门见山的问:“是温碧如跟江柔母女要求将他的尸骨火化的么?”

    那头没回应,明显是被她这没头没脑的问题给问懵了。

    足足沉默了二三十秒之后,话筒里传来管家有些不解地声音,“太太跟二小姐没有要求将先生的尸体火化啊,之前不是说话的么,按照先生的遗愿,回乡下土葬。”

    “可殡仪馆已经将遗体火化了,他们联系不到温碧如跟江柔,只能将电话打到我这儿来了。”

    管家明显被震惊到了,“什么?他们擅自做主将尸体火化了?我这就去一趟殡仪馆,等弄清楚再给你回电话吧。”

    江酒轻嗯了一声,慢悠悠地道:“不用联系我了,我跟江家的恩怨已了,日后江氏如何,与我再无瓜葛。”

    说完,她直接切断了通话。

    ‘咔嚓’

    驾驶座的车门打开,沈玄弯身钻了进来,脱口问:“跟谁打电话呢,语气这么冲。”

    江酒懒得解释,反问:“你跟那货谈得怎么样了?他有没有松口?”

    沈玄摇了摇头,默了片刻后,试探性的问:“他以前有没有向你表露过自己的心意?有没有死缠烂打的追着你不放?”

    “没有。”江酒想都没想直接否认,十分干脆。

    “以前我们是仇家,他恨不得拿毒毒死我,我恨不得举刀捅死他,彼此之间水火不容,你看到他眼角的那道伤疤了么,我干的,

    他即使对我感兴趣,大概也只是想要报复我,满足他心里那变态的想法,爱?呵,不存在的,他就想将我拿捏在他手里,一雪前耻。”

    真是这样么?

    沈玄摇头苦笑。

    他觉得他提出要江酒一脚踹了陆夜白的建议时,很认真。

    同样是男人,所以他能感觉到他的心思,倒不像是惺惺作态,他确实对这丫头动了心思。

    “哎呀,你一个大老爷们的,能不能别扭扭捏捏的?那货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你就不能直说么?”

    沈玄叹道:“他的态度很坚决,你跟他去殷家,他出手炼毒救黎晚。”

    “疯子。”江酒恶狠狠地咒骂,“我跟他去殷家做什么?将殷家搅得鸡犬不宁么?两个彼此仇视的人,凑到一块儿,他就不怕半夜十分我趁他睡着了将他给剁了?”

    “他要求你去殷家到底有何目的,我也不知道,事出突然必有妖,他既然答应来海城,证明他是想伸出援助之手的,

    这突然提这么一个苛刻的条件,倒是有种强行将你跟陆夜白分开,让你们划清界限的感觉。”

    江酒心里涌现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殷允为何要强行将她与陆夜白分开,让他们划清界限?

    难道……

    “哥,帮我去查一查他上午是不是去了白鹤殡仪馆,见了江城的尸体。”

    沈玄拧了拧眉,“殷允去见江城的尸体?为什么?他们之间认识么?”

    江酒紧抿着唇,默了良久后,这才撕声道:“他们之间不认识,但江城体内若是中了毒,就与殷允有关了,因为……你别问那么多,帮我去调查就行了。”

    沈玄一边启动车子,一边失笑道:“行,姑奶奶,你说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

    …

    暗龙总部。

    实验室。

    药老正在一台仪器前观察着什么。

    这时,玻璃门推开,洛河从外面走了进来。

    “药老,我昨晚跟殷少主联系了,他不肯透露阎王渡是否失窃的消息,您还有其他法子证实……”

    不等他说完,老爷子直接摆手制止了,“不用问他了,我基本确定他中的就是阎王渡了,而且就是殷家禁区里存放的那瓶,毒素霸道不说,还无解。”

    “那怎么办?”洛河有些激动的上前,一把扣住老爷子的胳膊,急声问:“一点法子都没有了么?殷允也说他解不了,这毒,真的无解么?”

    药老一脸的凝重之色,沉沉摇了摇头,“无解,当年那个炼毒奇才炼制这毒药之时,连他自己都忘记添加了哪些成分,

    后来他也没能研发出解药,曾经死在这毒素下的人,不计其数啊,我师弟鬼医幽冥就是受这种毒素所累。”

    洛河还想开口,门外突然传来一道低沉浑厚的磁性嗓音。

    “药老,你确定我中的是阎王渡么?”

    室内两人齐齐转头望去,只见陆夜白不知什么时候来么,正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他们。

    “首领……”洛河下意识想要开口。

    陆夜白摆了摆手,制止了他,目光落在药老身上,静等他的答复。

    药老无声一叹,点头道:“百分之九十五的概率,不过你也别担心,我师弟毕生都在研究阎王渡的解药,说不定有什么发现,

    江酒是我师弟的亲传弟子,人称无名氏,你还是将这情况跟她说一下,让她去翻阅她师父留下来的医学典籍吧,说不定能找到线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