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737章 去暗龙找陆夜白!
傅夫人捞起她的手,在她手背上拍了几下。

    “我不让你医治,还能让谁医治?江酒么?我傅家跟那女人有化不掉的恩怨,她指不定就是来报复的,我如何能让她靠近我丈夫?”

    傅戎原本是想跟亲妈聊几句,好好劝说一下她的,可听完她这番话后,转身就朝门口走去。

    事到如今还没悔悟,证明没吓怕,即使他跟她说再多,她都听不进去的。

    只有让她彻底栽了跟头,品尝了失去的滋味,才会幡然醒悟。

    傅夫人见他一声不吭的离开,瞬间怒了。

    “傅戎,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她身边从来不缺男人,这样水性杨花的贱人,哪配得上你?”

    “既然您看不上她,那就不让她医治了,正好她事务繁忙,急着离开帝都,但愿您……不要后悔吧。”

    “……”

    …

    酒店。

    总统套房。

    卧室内。

    沈玄眯眼看着靠在床头的江酒,沉声道:“我就去拜访了一位长辈,两个小时不到,你怎么就把自己弄成这副鬼样子了?”

    话落,他又偏头望向靠在置物架旁的殷允,蹙眉道:“殷少主信誓旦旦地跟我说会保护我妹妹,这就是你保护的结果?”

    殷允冷哼了两声,“架不住她自己作死哦,腿长在她身上,我还能拿条狗链将她拴住不成?”

    “……”

    江酒捞起床头柜上的水杯朝他砸了过去,“我一直以来都是这狗样,你要是看不惯,大可以滚蛋,对了,滚之前先把那幅丹青还给我,我不想惹陆夜白生气。”

    殷允被气笑了,“没良心的女人,这世上如今就我护着你,宝贝着你,生怕你磕了碰了,你倒好,又拿陆夜白来刺激我,江酒,你良心被狗给啃了么?”

    “关你狗事?”

    眼看着两人又要吵起来,沈玄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他现在有点担心。

    担心这两人吵着吵着吵出感情来了。

    呵,到那时可就热闹去了。

    什么仇敌?以他们两如今的相处模式,和谐得一批。

    ‘叮’

    外面的门铃响了起来。

    沈玄踱步走了出去。

    片刻后,他领着傅戎折返了回来。

    傅戎边走边道:“是我草率了,不该带你去傅家,害你卖力还不讨好,憋了一肚子气。”

    江酒吃嗤了一声,“你妈还没那本事能气到我,我之所以憋成这样,都是被那货给惹的。”

    说完,她伸手一指殷允,牙齿磨得咯咯作响。

    殷允翻了个白眼,“得,我出去,出去还不行么。”

    等他离开后,傅戎又道:“这次还是感谢你,不过我也想通了,生死有命,一切顺其自然吧。”

    江酒扬了扬眉,似笑非笑道:“有那样不明事理的妈,也是你的悲哀,兄弟,你跟萧恩真是有的一拼了,

    不过你也别灰心,什么生死有命,你爹的命,现在金贵着呢,绝不能让他栽顾媛那女人手里了,不值。”

    傅戎的目光一下子亮了起来,直勾勾地看着她,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好的法子?”

    江酒笑道:“一开始白泽跟我说我师姐来了帝都,我还纳闷了挺久,毕竟顾铮只收了我一个弟子,何来的师姐?

    可在傅家见到顾媛后,我才恍然大悟,顾媛是顾铮的女儿,也算得上是我师姐了。”

    傅戎挑眉道:“所以你承认你是第一催眠师缥缈了?”

    江酒瞪了他一眼,“你不是早就猜到了么,我瞒着还有什么意思?不过我跟顾媛有一段恩怨,她爹传了我造梦术,没传她,

    所以她怀恨在心,一直想弄死我,眼下这情况吧,也不适合我出手,不然你妈在中间一搅,你爹估计真的会被折腾死。”

    说到这儿,她突然顿住了话锋。

    默了片刻后,她又道:“这样吧,我给你一种能让你父亲陷入昏迷的药,等下次顾媛给你父亲催眠时,你就暗中给他下这种药,制造出顾媛将他治成了植物人的假象,

    如此一来,你妈不再信任她,同样也品尝到了失去的痛苦,到时候一定幡然醒悟,求你请我出面的,届时我再出面,就少了很多阻碍。”

    傅戎点点头,“这个法子好,那这段时间你是继续待在帝都还是??”

    江酒摆了摆手,“不,我等会就离开,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也行,我知道你忙,那等我父亲陷入昏迷,成为植物人后,我再给你打电话,你出手救他?”

    “嗯,你不用担心,我的药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害的,只是变成植物人的一种假象而已,到时候服了解药就没事儿了。”

    “好,那你再休息会,我还有事要处理,先走一步,等会就不来送你了。”

    “嗯,你防着点顾媛,那女人心思歹毒,这也是当年她父亲不肯传授她造梦术的原因,怕她四处为祸。”

    “行。”

    傅戎离开后,沈玄忍不住询问:“咱们离开帝都后,是回海城?还是去海因家族?”

    江酒眼角的余光在门口扫了一眼,轻飘飘地道:“不,我们去暗龙总部。”

    沈玄一愣,“怎么想着去暗龙?陆夜白那边不是好好的么?”

    江酒抿了抿唇,放在被子里的手缓缓握成了拳头。

    有些事,她还不确定,去了暗龙,见到陆夜白的那一刻,应该就能有答案了。

    “他是好好的,但我想他了,不行啊?”

    沈玄不禁失笑,“也罢,那就去暗龙吧,海城那边不急着回去,海因家族暂时也不用管,我送你去暗龙,把你交给陆夜白后,我也能放松下来,这段时间盯着你,我神经时刻紧绷着。”

    “……”

    江酒微微垂下了头,眸中闪过一抹暗芒。

    陆夜白,我的归处,只有你!!

    所以不管你在哪儿,我都要去找你。

    外面。

    殷允听到江酒要去暗龙总部后,立马给陆夜白发了条短信:

    ‘江酒要去暗龙找你,你怎么安排的?’

    片刻后,对方发了条短信过来:

    ‘来吧,我已经安排好了,对了,她没有看出什么端倪吧?’

    端倪?

    殷允蹙了蹙眉。

    应该没有吧。

    她用催眠术逼问了他,他自认为没露出什么马脚啊。

    ‘没有,她不知道你中毒的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