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742章 我体内有毒素,你别碰我!
陆夜白深深看了她一眼,缓缓站了起来,很听话的朝门口走去。

    江酒鼻尖一酸,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看着他头也不回的离开房间,她狠狠一咬牙,从床上窜了起来,光着脚丫朝他冲去。

    “陆夜白……”

    她猛地从身后抱住了他,将脸埋在他后背上,开始嚎啕大哭了起来。

    “你怎么能这样,说啊,你怎么能这样?”

    说着说着,她伸出拳头准备捶他,可一想到他中了毒,又立马收回了手,哭声一下子更大了。

    陆夜白的身体在轻轻颤抖,默了片刻后,他终是压制不住心中的情潮,猛地转身将她抱进了怀里。

    “你怎么那么傻?不,你怎么那么聪明,反倒是笨一点,今天我也能蒙混过关,你黯然离去,从此不再受我所累。”

    江酒趴在他胸口,嚎啕大哭了起来。

    “陆夜白,你说好不欺负我的,可你这次将我欺负惨了,你混蛋,混蛋……”

    “是,我混蛋,又害你伤心了,我是个懦夫,不敢让你知道我的情况。”

    江酒一听这话,连忙从他怀里退出来,胡乱抹了一下眼泪后,伸手搭在了他的手腕上。

    探了片刻后,她摇头道:“还是探查不出任何的异样,难怪世人都说中了阎王渡的,只能眼睁睁地等……”

    说到这儿,她的话锋戛然而止,有些局促地看着陆夜白,“我……”

    陆夜白伸手捧着她的脸,垂头吻过她精致的眉目,将她脸上的泪水全部都吻干了。

    “没事儿,不用太避讳,总有一天要面对的。”

    他一边说,一边搂着江酒朝床边走去。

    两人靠在床头之后,他有些好奇地问:“你究竟是怎么看出端倪的?”

    江酒冷哼了两声,将脑袋枕在他肩膀上。

    没来暗龙之前,她会焦躁,会不安,可来了暗龙之后,她发现她浮躁的心竟然奇迹般的平和了下来。

    “第一,我查到殷家的阎王渡失踪了,第二,陈媛绑架海薇应该是想要挟洛河吧,证明她已经搞定你了,你一出事,暗龙就剩洛河挑大梁了,他的女人落入陈媛手里,岂不是被她拿捏住软肋了么?

    至于第三……我故意让殷允知道我要来暗龙总部,如果你们有联系,他一定会跟你通气的,以你性情,势必会上演一出活春宫给我看,让我对你彻底死心,其实早在我抵达主殿,被洛河拦在外面的那一刻,心里就有了低。”

    陆夜白不禁失笑,“你就是太聪颖了,江酒啊江酒,你可知慧极必伤的道理?”

    江酒伸手圈住他的脖子,痴痴地看着他,“我只把我的智慧用在了你身上,因为你入了我的心,陆夜白,还没到最后一刻呢,别放弃好不好,

    不错,我是跟殷允说我解不了阎王渡,但不代表我会认命,别人中了阎王渡,我不会眨一眨眼,更别说费尽心思找解药了,可你不一样,我会用毕生所学为你谋一条生路。”

    陆夜白猛地翻身,将她压下了身下。

    江酒很温顺,开始动作起来。

    陆夜白眼里闪过破碎的光,情难自禁,忍不住附身吻了吻她的脸。

    江酒不满足他这样的蜻蜓点水,偏头去寻他的唇。

    陆夜白连忙抬起了头,躲过了她的索取。

    “乖,我体内有毒素,你别碰我。”

    江酒捧住他的脸,“不会传给旁人的,这种毒,只认最初的载体,它在你体内毒发了,就不会有传染性。”

    说完,她仰头吻住了他。

    陆夜白抿了抿唇,犹豫了数秒后,终是随了她的愿。

    她没来之前,他铁了心让她死心,不管用什么法子都在所不惜。

    她来了之后,他再也狠不下心,看着她如画的眉目,他只想沉沦,哪怕前方是火坑,他也要拉着她一块儿跳。

    “陆夜白,我爱你。”

    情到浓时,江酒忍不住低喃了一句。

    陆夜白缠着她,凑到她耳边循循善诱,“乖,再说一遍。”

    “陆夜白,我爱你,陆夜白,我爱你,陆夜白,我爱你。”

    “江酒,我也爱你。”

    话落,他使出了更入骨的法子深深地爱她。

    …

    洛河的住处。

    地牢。

    洛殇站在一间密室的门口,冷眼看着被她折磨得奄奄一息的苏烟。

    “给她注射营养液,吊住她的命。”

    站在一旁的医师听罢,脸上露出了一抹为难之色。

    “洛小姐,她已经没有了生的念头,注射再多的营养液都无济于事。”

    洛殇微微蹙起了眉头,看着地上那团模糊的血肉,一下子没了兴趣。

    这样无止境的折腾的,她所承受过的那些苦难就会消失么。

    答案是不会。

    默了片刻后,她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送她上路吧。”

    医师领会,从药箱里掏出一支药剂,刚准备朝地上的苏烟走去。

    洛殇开口道:“药剂给我,我要亲自了断了她的命。”

    医师没什么异议,连忙将药剂给个了她。

    洛殇接过针管后,踱步走到密室中央,在苏烟面前站定后,缓缓蹲下了身。

    “杀你这样的人,纯属是污了我的手,不过我又非杀你不可,因为你手里沾着我儿子的命。”

    苏烟还有意识,听完她的话之后,缓缓睁开了双眼,干涩的红唇蠕动,吐出了一串沙哑难听的声音。

    “我死也就死了,但你儿子死亡的阴影将会伴随你一生,让你日夜……”

    不等她说完,洛殇猛地将手里的针管扎进了她的胳膊里。

    伴随着里面的液体一点一点注射进她的血肉中,她开始剧烈抽搐了起来,嘴里甚至吐出了白沫。

    苏烟,这就是你的下场。

    看着地上打滚抽搐的女人,洛殇的视线渐渐模糊起来,眼眶一片湿润。

    佑佑,妈咪给你报仇了,你在天上看到了么?

    南枭闻讯赶来,看到洛殇陷入疯狂的状态无法自拔,心下陡然一惊,连忙凑上去捏住了他的肩,狠狠摇晃了起来。

    “洛殇,你醒醒,醒醒。”

    片刻后,洛殇从那种诡异的状态里挣脱了出来。

    她猛地揪住南枭的衣领,嘶吼道:“苏烟死了,接下来该轮到你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