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751章 陆夜白,我们来世再见!
隔着老远,她就看到玻璃窗内倒映着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影。

    在原地站了起来后,她突然小跑了起来,一口气冲到厨房内,从他身后抱住了他,然后将脸埋在了他的后背上。

    “陆夜白,我很庆幸自己察觉到了一切,争取到了与你同生共死的机会,说来也奇怪,死亡即将来临,我却一点都不害怕,大概这就是爱情吧,能给人无限的勇气。”

    陆夜白的身体一僵,眼底闪过一抹愧疚之色。

    终是他负了她,临了还摆她一道,断了她所有的念想。

    “那就什么都不说了,什么也别想,安安静静地守着彼此,一起等到死神来索命的那一刻。”

    江酒勾唇一笑,“好,你这炖的什么,真香啊。”

    陆夜白将灶火关小了一些,转身抱住了她,笑道:“野味,他们在山里打的,等会儿你多喝点汤。”

    江酒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仰头在他薄唇上吻了又吻。

    陆夜白一手扣着她的腰,将她固定在怀里,一手固定她的后脑勺,亲住了她。

    片刻后,江酒喘息着凑到他耳边,低语道:“陆夜白,就在厨房怎么样?”

    说完,她开始动作起来。

    陆夜白抿了抿唇,撕声道:“别闹,咱们可以去……”

    “这里挺好的,我就要在这儿,陆夜白,你就在这儿好好宠我疼我行不行,行不行?”

    她难得撒娇,也难得蛮不讲理。

    现在的她,只想跳脱一切的条条框框,活得肆意一些,不留任何遗憾。

    想到这儿,她伸手挥落了灶台上的瓶瓶罐罐。

    “你就满足我这个愿望嘛,好不好,好不好?”

    陆夜白被她缠得骨头都酥了,哪还会反对?

    “好……”

    …

    半个小时,江酒双腿虚软无力地走到餐桌内坐下,懒懒地趴在桌面上,神色困倦。

    她这副身子骨,真是经不起任何的折腾了。

    仅仅半个小时,就有些撑不住了。

    还好他克制,不然她非得昏死在厨房。

    陆夜白端着托盘走了出来,衣物整齐,谁又会知道早在五分钟前他还在与她抵死缠绵。

    “来,把汤喝了,我去给你炒两个小菜。”

    江酒从他手里接过汤碗,目送他折返回去的背影时,美眸里流转着暗沉的光。

    陆夜白……

    你真的要这么做么?

    盯着眼前的汤碗瞅了半刻,眼里有犹豫之色在流传。

    最后,那些迟疑都变成了破碎的光,她缓缓仰头,将碗里的汤一饮而尽。

    但愿是她多想了。

    即使没多想也不要紧。

    陆夜白已经印入了她的血肉灵魂,她就不信自己还能将他从自己的世界里剔除。

    几分钟后,陆夜白端着两盘菜走了出来。

    见她老老实实的喝完了汤,不禁笑道:“厨房里还有呢,需要我再去添一碗么?”

    江酒仰头一笑,“你拿个碗来陪我一起喝。”

    “好。”

    门外。

    沈玄站在台阶前,眯眼看着里面温馨的一幕,眼眶渐渐湿润了起来。

    他缓缓抬头,望向暗沉的天幕,心思一片疼痛。

    老天爷,这就是你赋予他们的结局么?

    既然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他们厮守,为何还让他们在过程中爱得如此深沉?

    现在他们分不开彼此了,你却降下这样的灾难,他们何来的未来可言?

    一滴眼泪顺着他的眼眶滚落,他的身体在寒风中轻颤。

    酒酒,别怪我,哥舍不得你离开,你的孩子跟父母大概也是舍不得的。

    我知道你唯一牵挂的只有陆夜白,他是你的命,或者甚至超越了你的命。

    可这世上有太多牵挂你的人,为了不让他们心伤,我只能用这样的法子留住你。

    别怪兄长。

    餐厅内。

    江酒吃饱喝足后,美滋滋地靠在椅背上,目光温柔地看着正在厨房清洗餐具的男人。

    她这一生,其实也无憾了。

    哪怕下一刻就死去,她也没有半句怨言。

    陆夜白从厨房走出来,温声道:“你已经累了一天了,咱们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江酒朝他伸出了手,“你抱我。”

    陆夜白自然不会推辞,附身将她抱了起来,踱步朝门口走去。

    江酒圈着他的脖子,将脸埋在他的胸膛上,两人在风雪中走了片刻后,她这才开口道:“那汤里,下了失忆的药吧。”

    陆夜白的情绪没有丝毫的变化。

    因为他深知自己如果表露出任何的破绽都会被她看出来。

    只要他不承认,她就只是在猜测。

    自从来了暗龙后,她何时又没在猜测?

    估计她每一刻都在想他什么时候会对她下失忆的药吧。

    “我说没下,你会信么?我说下了,你又会信么?江酒,我们珍惜眼下的时光,少一些猜忌吧。”

    江酒低低一笑,“好,我不猜了,是什么就是什么吧,说实话,你用失忆药不一定能抹除我的记忆,不信咱们打个赌。”

    陆夜白轻笑道:“这种没趣的赌,不打也罢,回房间后好好睡觉,别想太多了,懂?”

    “嗯。”

    快到主屋门口时,江酒又开口了,“陆夜白,你的机会只有这一辈子,我余生许了秦衍,所以哪怕是做一对亡命鸳鸯,你也要牢牢的抓着我,懂么?”

    “嗯。”

    江酒只觉脑袋越来越沉,眼前都开始模糊起来。

    她是谁?

    是名医无名氏,又岂会感受不到身体的异样?

    看来他还是对她下了失忆药啊。

    一觉醒来,她大概会彻底忘了他。

    “陆夜白,我们来世再见。”

    伴随着最后一个字音落下,她缓缓闭上了双眼。

    陆夜白顿住了脚步,垂头看着怀里的娇颜,俊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神色。

    好疼。

    那样的痛彻心扉,仿佛要将心脏从体内生生剜出来一般。

    他近乎贪恋的注视着她的五官轮廓,似要将她刻入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之中。

    他知道,今晚一别,他们将是永别了。

    “把她给我吧,我们该走了。”

    身后传来沈玄的声音,拉回了陆夜白飘忽的思绪。

    他缓缓扭动僵硬的脖子,偏头看向沈玄,撕声道:“好好照顾她。”

    【酒酒不会失忆哈,安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