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753章 解毒的法子?
确实该同情。

    因为他认识酒酒几个月了,还从未见过她如此生气的样子,看上去有些渗人。

    “兄弟,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他踱步朝住处走去,“折腾了一个晚上,累了,我先去休息会,人交给你了。”

    陆夜白伸手抚了扶额。

    他没想到她爱他如此之深,深到连暗龙特制的失忆药都无法将他从她生命里剔除。

    他真不知道是该欢喜还是该哀叹。

    下黄泉可不是一条什么美妙的路,他真的不太想拉她一块儿去淌。

    在原地站了几分钟后,他缓缓踱步走上了台阶。

    一路穿梭到她所在的实验室,透过超大的落地窗看着正在里面忙碌的她,他的视线渐渐模糊起来。

    她没生气,也没动怒,平静无波,清冷得像是一滩死水,激不起任何的波浪。  记住网址

    ‘咳咳’

    他剧烈咳嗽了几声,有些支撑不住了,靠着走廊上的椅子坐了下去。

    一个晚上,他也没合眼,身体本来就虚弱,半躺在椅背上,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他刚睡觉,江酒就从实验室里走出来了。

    看着他苍白的俊脸,她心里像是刀割了一般的疼。

    她不恨他。

    因为她知道他是想保住她的命。

    但她怨他。

    同生共死不好么?

    非得将她排除在外?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他不相信她,不信她能研究出解药。

    阎王渡又如何?

    她照样找到了规矩,想到了破解的法子。

    不错,她找到了破解的法子。

    虽然很凶险,但可以一试。

    不试,是必死,试了,还有百分之五十存活的概率。

    怎么选择?

    当然是选择试一试。

    她伸手脱下自己的大衣,盖在了他身上,然后踱步走出了实验室。

    洛河的住处。

    江酒将殷允从被子里拎了出来。

    “你等下再说,我问你几个问题。”

    殷允很想揍人,事实上他的拳头已经到了她面前,最后还是生生忍住了。

    “得,你是娘们,我不跟你一般计较,哪怕跟着你们折腾了一个晚上,我也不生气,有什么问题,问吧。”

    江酒坐在床边,想了片刻后,开问,“第一个问题,阎王渡的毒素是不是都集中在血液里?”

    殷允翻了个白眼,“这什么破问题?”

    接收到江酒犀利的眼神后,他连忙改口,“是是是,都集中在血液里,正是因为集中在血液里,所以才棘手,

    因为人的血管遍布全身,血液不断循环,也就是说那家伙体内的毒素已经渗透到了身体每一个地方,一旦爆发,就是井喷式的。”

    江酒点了点头,“明白,下一个问题,我如果能解了阎王渡三分之二的药性,剩余三分之一的你能不能清理干净。”

    殷允一听这话,连忙从床上蹦了起来。

    “你说什么?你能解三分之二的药性?”

    江酒瞪了他一眼,“我在问你。”

    殷允陷入了犹豫之中。

    他其实也不确定能不能解毒,哪怕只剩三分之一,也不确定。

    “法子倒是有,前几天我跟你说的那种,以毒攻毒,如果你能化了三分之二的药性,剩余的三分之一,或许能通过以毒攻毒的法子破除,至于解药,不可能的,如果能研究出解药,咱们还需要这么肉疼么?”

    江酒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

    “赶紧休息,休息好了就给我去研究以毒攻毒的毒素,我要那种最稳妥把握最大的毒药。”

    说完,她起身朝门口走去。

    殷允见状,连忙伸手去拉她,“喂,你别走啊,你还没告诉我准备用什么法子化解那三分之二的药性呢。”

    江酒摆了摆手,边走边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问那么多做什么?”

    她还得去翻看一下师父留下来的典籍,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线索。

    如果真的证实这个法子可行,她立马执行。

    回到实验室,见陆夜白已经醒了,正靠坐在椅背上,见她进来,他的目光就落在了她身上,片刻不离。

    她直接将他当空气,一个正眼都没给他。

    经过他身边时,胳膊被拽住,她被迫停下了脚步。

    “江酒,我错了。”

    虚软无力的嗓音,似乎还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差点没惊掉江酒的下巴。

    这是……陆夜白?

    尼玛,这简直不要太辣眼睛。

    陆夜白见她板着脸不说话,默了片刻后,又道:“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再也不会有下次,你别生气了,行么?”

    江酒一点一点掰开他的手指,冷冷地凝视着他,“前一秒还在跟我抵死缠绵,后一秒对我下药抹除我的记忆,陆夜白,你还真是薄情,放手,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别逼我动怒。”

    陆夜白手掌一空,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眸子里划过一抹苦涩。

    “酒酒,要不我去跪搓衣板?遥控器也行啊。”

    他的酒酒明明很好哄的,给她一粒糖,她能开心好半天,看来这次是真的气狠了。

    江酒走了几步后,唇角慢慢勾起了一抹笑意。

    她就是要漠视他,冷待他,让他长点记性,不然不学坏,下次还得犯。

    哼,你就慢慢琢磨怎么哄我吧。

    …

    曼彻斯特。

    市区某高级咖啡厅内。

    两个少女临窗而坐。

    其中一个是陆婷婷,另一个是她的高中同学,名叫安琪。

    “婷婷,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在伦敦,后来又去了其他几个地方,你怎么满世界乱跑啊,是在找什么人么?”

    陆婷婷微垂着了头,默了片刻后,悠悠道:“嗯,我在追逐那个我喜欢的少年,不过还是将他给弄丢了,确切的说,是他抛弃了我。”

    安琪脸上露出了一抹惊讶之色,“抛弃你?婷婷,你别说笑了,你可是第一家族的嫡女,谁敢抛弃你啊?我还听说你大哥是暗龙的掌权者呢,我实在想不通谁会错过你这个宝藏女孩。”

    陆婷婷撇了撇嘴,脱口道:”他的来头也不小啊,是修罗门……”

    说到这儿,她猛地顿住了话锋。

    差点将小哥的身份捅出来了,她真是不小心。

    安琪见她欲言又止,连忙追问:“是修罗门的什么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