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762章 他的命已经吊住了!
她相信自己的直觉,她猜陆夜白没有死。

    可猜测永远只是猜测,如果得不到证实,她心不安。

    如果他真的死了,她就赶紧去办自己该办的事,等一切都安排妥当后,她立马去地下找他。

    沈玄扶着她坐在床边后,撕声道:“药老说他不会死,因为生命体征还没有消失,但给他重新注射匹配的血液后,他也没有转醒,如今他们也不知道他现在什么情况。”

    江酒撑着他的胳膊站了起来,踱步就朝门口冲去。

    “我去瞧瞧。”

    沈玄见她摇摇晃晃的,连路都走不稳,快步冲上去扶住了她。

    “你不用这么着急,他的命已经吊住了,十分钟后过去跟一个小时后过去的结果是一样的,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话虽这么说,但江酒还是担心,脚下的步子不断加快,恨不得长双翅膀飞到他身边去。

    沈玄见她听不进去,不禁一叹,只能将她打横抱起来,大步走出了房间。

    但愿这场磨难之后他们能够过安稳的生活。

    这样的事情再经历几次,不仅他们活不了,连他也得操心死。

    …

    实验室。

    药老正站在一堆仪器旁观察着各项数据指标。

    “殷家小子,你怎么看?”

    殷允耸了耸肩,漫不经心道:“没用过换血的法子解毒,所以没经验,别问我,问就是不知道,

    呵,江酒那女人玩得还挺疯狂的啊,放干人体的血液这种法子居然也敢使用,这家伙怎么就那么福大命大,没一次性蹬腿呢?”

    “那只能证明你在这方面的造诣不如江酒,又或者你藏着掖着,不肯使出真本事。”

    殷允冷哼了两声。

    那是。

    陆夜白可是他的情敌,他干嘛要救他?

    那家伙若醒了,他不存心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我研究了阎王渡数年,所想出的法子也是换血,只不过没说出来而已。”

    他的话音刚落,门口陡然传来一道冷笑道:“马后炮,不要脸,无节操。”

    酒姐吐槽向来致命,丝毫不给对方留半点脸面。

    她一边朝里面走,一边捞起桌上的瓶瓶罐罐往殷允脸上砸。

    殷允一边躲闪一边咒骂,“死女人,想不想知道怎么唤醒这货?如果想,就给我悠着点,好好捧着爷。”

    江酒回了一句‘不想’,然后径直走到床边,观察了一下陆夜白的情况后,微微蹙起了眉头。

    “还真是诡异,不像植物人,又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他这是怎么了?”

    说完,她偏头看向一旁的药老,颔首问:“师伯,您能看得出他现在的状况么?”

    药老摇了摇头,“老头子行医大半辈子,见惯了各式各样的疑难杂症,独独没有碰见过这样的情况,到时老头子孤陋寡闻了。”

    江酒的视线转移,落在了殷允身上。

    “喂,我收回刚才的那句‘不想’,你说说吧,到底怎样才能让他从这样的状态里醒过来?”

    殷允抱着膀子靠在仪器旁,缓缓闭上了双眼,开始傲娇起来。

    江酒不禁失笑,踱步走到他面前,放缓了语调道:“是我不知好歹,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不应该忽视你,我向你道歉还不行吗?还请殷少主为我解惑。”

    殷允的心思一动,似笑非笑道:“要我说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江酒微微眯起了双眼,眸中闪过一抹危险的光芒。

    她在琢磨怎么撬开这家伙的嘴。

    想了好半晌,她悲催的发现这货是块硬骨头。

    他不想说的,她再怎么逼迫也没用。

    “什么要求?只要是我能做到的,都答应你。”

    殷允睁开了眼睛,眸中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

    “很简单,你以后不许打那副丹青的主意,让我留着做个纪念,如何?”

    江酒下意识蠕动嘴角,脱口就想说‘不行’,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行啊,不就是一副破画么,给你了。”

    殷允扬了扬眉,笑道:“那可不是破画哦,价值连城呢,是国际某位著名画家为自己描绘的一副丹青,外面都在找这幅画,试图通过这画了解到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画师。”

    江酒豁地抬眸,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

    他手里的那幅画,是她当年……

    “画还给我。”

    殷允摊了摊手掌,提醒道:“刚才你承诺给我呢,说话要算数,江大佬。”

    江酒被气笑了,狠狠一磨牙,一字一顿道:“说说怎么唤醒他。”

    殷允缓缓朝后退去,直到退至了门口,这才笑眯眯地道:“很简单,催眠术,一定能唤醒他,别问我为什么,问就是我相信你。”

    话落,他转身溜出了病房。

    江酒气极,捞起桌面上的杯子就朝门口砸了过去。

    这混蛋,卖了半天的关子,居然憋出了这么个欠揍的法子。

    她不知道这样的情况可以用催眠术么?

    还用他提醒?

    说白了,她就是被他摆了一道。

    沈玄笑道:“别跟他一般计较了,还是赶紧用催眠术给陆夜白试试吧。”

    江酒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腹腔里的怒火后,偏头望向一旁的药老,问:“师伯,他的血液里还有毒素么?是否已经清除了三分之二的毒性?”

    药老捋了捋胡子,笑道:“你们的真情感动了上苍,放心吧,结果达到了我们的预期,他细胞里剩余三分之一的毒素你可以用以毒攻毒的法子慢慢化解,

    这阎王渡的解药怕是研发不出来了,这小子能活下来,也是上苍垂爱,你们好好珍惜吧。”

    江酒双腿一软,瘫坐在了床边。

    沈玄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温声道:“我们先出去了,至于你什么时候用催眠术唤醒他,你自己决定吧。”

    “谢谢哥哥。”

    病房的人全部都退出去后,江酒这才伸手握住了陆夜白的手。

    如今血液里的毒素已经清理干净,只剩细胞里的,这大大减轻了她的压力。

    但愿上苍垂爱,怜悯他们遭了那么多罪,让她顺利将他治好。

    在床边坐了片刻后,她这才缓缓伸手将他扶了起来。

    催眠术无法跟昏迷的人沟通,但造梦术可以。

    她很快就与他嫁接了精神桥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