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771章 注射毒素!
她被自己的朋友给算计了么?

    是她太过天真,对人没有任何的防备心,活该有这么一遭。

    只是……

    她可能连累了小哥,打乱了他复仇的计划。

    老天爷还真是会捉弄人,那个调戏她的渣狗,竟然就是小哥的仇敌。

    小哥为了替她出口恶气,直接废了那货。

    那货是谁?

    楚家的家主。

    如果他真的派人调查,估计很容易查出下手的就是小哥。

    若他真的查到了小哥头上,那小哥想出其不意,打他个措手不及就难了。

    思绪纷飞间,房门推开,小哥接完电话走了进来。  记住网址

    她连忙起身,几步冲动他面前,伸手抓住他的衬衣,急声道:“我是不是破坏了你的计划?你不应该去救我的。”

    小哥微眯上了双眼,眸中闪过一抹不悦之色,冷声道:“我若不出手,对不起江酒的救命之恩。”

    陆婷婷眼中闪过一抹暗淡的光。

    小哥微微别过了脸,错开了她的视线,又补充道:“再说了,我跟楚雄本来就有血海深仇,他当年安排几个男人毁了我,如今我安排几条藏獒废了他,礼尚往来,与你无关,即使没有你,我也会这么做的,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

    陆婷婷脸上露出一抹苦笑,难道就没有那么一丝丝是为了她么?

    “哦,我知道了,不过我还是得谢谢你,将我从地狱里拽出来了。”

    说完,她朝他露出了一抹明媚的笑容,似花开牡丹,又似出水芙蓉,纯洁无瑕。

    小哥的眼角余光捕捉到了她灿烂的笑容,心轻轻颤了两下。

    就是这样的笑颜,让他暗淡无光,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天色已晚,你早点休息吧,我还有事要处理,明日再来看你。”

    说完,他转身准备离开,不知想到了什么,又缓缓顿住了脚步,回头道:“对你下药之人查到了,是你的朋友安琪,她受了海涛的指使,你……以后离她远一点吧。”

    陆婷婷踉跄着后退了两步,脸上露出了一抹悲伤之色。

    还真是她!!

    小哥见她状态极差,又看她的右臂无力的掉在身前,不禁心疼起来。

    他犹豫了一下后,终是上前将她抱了起来,放软了语调道:“别为那些不值得的人伤心,你在这儿难过,她却在暗处笑你傻,虽然你确实挺傻的,但不能太善良了,会吃亏的。”

    伴随着最后一个字音落下,他抱着她走到了床边,附身将她放下后,替她盖好了被子。

    陆婷婷以为他要走,连忙伸手拽住了他,转头看了看窗外漆黑的夜,抖着声音道:“我怕,你等我睡着后再走好不好?”

    小哥缓缓坐在了床边,反手握住了她的手,“嗯,我看着你睡,这里是我的地盘,你不用害怕,没人会伤害你的。”

    “……”

    陆婷婷缓缓闭上了双眼,唇角勾起了一抹甜美的笑容。

    看着眼前这张精致的俏脸,小哥的心一沉再沉。

    他知道这个少女正一点一点渗透他的世界。

    哪天与她彻底融合在了一块儿,他怕是再也无法放手了。

    明知这样是不好的,可他又情难自禁,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一点一点沦陷。

    …

    暗龙总部。

    一则首领病危的通知席卷整个组织内部,闹得人心惶惶。

    医疗基地。

    重症监护室内。

    陆夜白悠闲地靠在床头,一脸享受地吃着媳妇儿喂过来的水果。

    江酒不禁失笑,“知道你现在这样子像什么么?”

    霸总扬了扬眉,问:“什么?”

    “古代的昏君。

    陆夜白猛地伸手,拉着她倒进了自己怀里,两只爪子开始不安分起来。

    “这样是不是更像了?”

    江酒瞪了他两眼,挣扎着从他怀里退出来,嗔道:“别闹,说正事呢。”

    话落,她塞了一块水果到他口里,堵住他的嘴之后,又道:“你被送进医疗基地重症监护室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

    别人信不信不重要,只要让陈媛海二爷大长老他们信就可以了,再过几天,就宣布你死亡的消息,

    我与沈玄去曼彻斯特,你在暗中部署,咱们里应外合,来一招出其不意,将他们全都一锅端了。”

    陆夜白想了想,开口道:“我跟你一块去曼彻斯特,别跟我说你办不到,我知道你有法子让我换一副皮囊。”

    江酒翻了个白眼。

    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知道,一点期待感都没了。

    真没趣。

    “你非得去?我觉得你留在暗龙更合适。”

    “必须去,否则你别想出这个门,没人会放行的。”

    江酒没回应,起身走到药箱旁,从里面取出一支药剂,然后在他面前晃了晃。

    “这是毒素,与你体内的阎王渡相生相克的毒素,如果你能战胜两种剧毒的侵蚀,平平安安醒过来,我就答应让你陪我去曼彻斯特,不就是换副脸皮掩人耳目么,容易,我懂易容。”

    “成交。”

    陆夜白伸手撸起袖子,将胳膊递到了她面前,笑道:“注射吧,我等这一刻等了几天了。”

    江酒微微垂头,看着手里的毒素,陷入了犹豫之中。

    她不知道两种剧毒在人体内相互吞噬会给人体造成什么损伤。

    万一……

    恍惚间,手心突然一空,她下意识看去,指甲夹着的针管已经不见了。

    再抬头,正看到陆夜白将针头插进了血管里,然后将里面的毒素全部推进了身体内。

    江酒惊呼了一声,连忙伸手去阻止,可惜晚了,毒素已经被他推进了体内。

    江酒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怒道:“陆夜白,你疯了么?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去寻死?”

    陆夜白低低一笑,“反正都是要注射的,既然你下不了这个手,那就我亲自上了,我的头有些晕,先睡了,你别担心,我睡一觉绝对醒过来。”

    江酒刚准备开口,可他却闭着眼睡了过去。

    是真的睡过去了,说睡就睡。

    这么困?

    不对,应该是这毒素有问题。

    殷允……

    那小子该不会动了什么手脚吧?

    她扶着陆夜白躺下后,连忙冲出了重症室,直接朝实验室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