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788章 娶了个祖宗!
惊诧过后,霸总渐渐蹙起了眉头。

    刚才没仔细看,就知道是张面具,如今细细一瞧,好家伙,长得尖嘴猴腮的。

    她让他顶着这么一张猥琐的脸出门?

    不能吧,这也太损他霸总形象了。

    他都担心出门后会被人拿扫把赶,真的太膈应人了。

    “媳妇儿,打个商量呗,换一张稍微正常一点的脸行不行?”

    江大佬冷睨了他一眼,眸中闪过一抹危险之色,“弄那么俊俏做什么?出去祸害人家姑娘啊?

    我告诉你,这张脸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干净利落又省事,我再也不用担心你在外面惹桃花了。”

    霸总轻咳了两声,嘀咕道:“我是不会在外面惹桃花了,可你出去走一遭,

    指不定又得给我招惹多少男人,而且个个都是不好对付的主,你这双标玩的可一点都不公平。”

    江大佬忍着笑,伸手夺过他手里的面具,沾了一点特制的药膏往上面一抹,然后贴在了霸总俊脸上。

    看着眼前这张猥琐的脸,她轻轻蹙起了眉头,确实挺膈应的,天天面对这么一张脸,影响心情。

    霸总见她拧眉,立马猜到了她的心思,连忙开口道:“看着是不是特倒胃口?媳妇儿,咱们再商量一下,换一个呗。”

    江酒点了点头,伸手在托盘里翻找起来。

    最后找到了一张长相还算正常,但眼角却有一条疤痕的面具。

    “就这张吧,再嫌弃的话,你就不用离开暗龙了,老老实实待在这儿坐镇吧。”

    陆夜白不禁失笑,看来媳妇儿铁了心不让他正常一点去见人了。

    “那就这张吧。”

    刀疤脸总比猥琐脸要好,看着挺有男人味的,不尖嘴猴腮。

    江酒没忍住,直接喷笑出声。

    将手里的面具塞进他掌心后,伸手捧住了他的俊脸。

    “好委屈哦,明明娶的是媳妇儿,但最后发现是个祖宗,得日日供着,后悔波?”

    霸总扬了扬眉,轻笑道:“不仅仅日日供着,还可以夜夜宠着,往死里宠,入骨缠绵。”

    江酒俏脸一红,轻瞪了他一眼,伸手将他脸上的面具撕下来,无语道:“别用这张猥琐的脸跟我说情话,玷污我们之间的爱情。”

    陆夜白翻身将她压在了沙发内,低头吻住了她。

    江酒含糊不清道:“去房间,这里是公共场所,沈玄洛河殷允他们随时有可能闯进来。”

    陆霸总微微抬头,邪睨着她,似笑非笑道:“我又没打算要你,你是不是想多了?还是你渴了,需要……”

    不等他说完,江酒一记粉拳砸过去,“讨厌。”

    陆夜白被她这酥酥麻麻的柔弱声音嗔得骨头的软了,起身将她抱起,大步朝外面走去。

    江酒惊呼了一声,恼道:“你不是说不想要我么,这是干什么?”

    “现在改变主意了,有本事你逃啊。”

    “……”

    混蛋!

    …

    一道闪电划破天际,接着,闷雷不断地往下劈。

    病房内。

    南枭看了一眼外面阴沉的天,试着道:“快下大雨了,现在天气冷,要是淋了雨,会感冒的,

    那丫头眼睛也还没恢复,如果沾了生水,极有可能会恶化,她已经跪了一天一夜,你赶紧去将她带回来吧。”

    洛殇将手里的开水瓶放下,然后将刚倒出来的温水放在了床头柜上。

    “拿吸管吸,别起身,如果你要是敢不听,我懒得管你了。”

    说完,她踱步朝外面走去。

    南枭看着她的背影,唇角不禁勾起了一抹笑意。

    口是心非的女人。

    如果不是心里在乎,她会心甘情愿留下来任他驱使么?

    虽然时时刻刻板着脸,但他已经很知足了。

    经历了那么多伤痛,他不指望她能像天真少女那边对他露出明媚的笑容了。

    只要她待在他身边,哪怕她天天冷眼相待,他也甘之如饴。

    洛殇出了医务室后,骑着电动车朝鳄鱼潭而去。

    她心里倒没怎么排斥那丫头,就是单纯的生气,气她不懂得爱护自己。

    拿自己的性命演戏,在她看来就是愚蠢至极的做法。

    野兽是毫无理性可言的,她是运气好,没有直接掉进鳄鱼的嘴里。

    如果运气差,她摔下去时身边正好有鳄鱼,哪还轮得到她去救,早就被咬死了。

    骑车一路穿过训练场,最后抵达最里面的鳄鱼潭。

    隔得远远地,她依稀看到一抹小身影跪在地上。

    都一天一夜了,她的腰杆子仍旧挺得笔直,浑身透着一股子倔强劲儿。

    唉,这样固执的性情,总有一日会吃亏的。

    ‘轰隆’

    又是一道雷劈了下来,接着,豆大的雨珠簌簌而落。

    洛殇猛地一打油门,电动车直接冲到了潭边。

    她虽然只有一只胳膊,但坦克她都能玩出花,小小电动车,不在话下。

    停好车后,她拿着一把伞走到了小丫头面前。

    “知错了么?”

    小丫头缓缓抬头,一只眼睛蒙着纱布,看不清她眸底的神色。

    另一只眼睛里闪烁着不屈的光,熠熠生辉,犹如夜空中最亮的星。

    “我不该拿自己的命开玩笑,我应该惜命。”

    洛殇扬了扬眉,问:“开窍了?我看不像,说吧,谁提点你的。”

    “夫,夫人。”

    小丫头如实回答,话落,她又试着补充道:“我自己也领悟了,如果自己都不爱惜自己的命,又怎么指望别人爱你?”

    洛殇勾了勾唇角,露出了一抹清浅的笑。

    “起来吧,我接你回家。”

    小丫头也没扭捏,挣扎着站了起来。

    许是跪得久了,这一动,双腿立马开始打颤,随时都有栽倒的可能。

    洛殇将手里的伞塞进她手心,然后单手将她抱了起来。

    “我不用,你给你自己打着,别让受伤的眼睛碰生水,不然会发炎溃烂的。”

    小丫头乖乖听话,将伞顶在了自己头上。

    “母,母亲,我向您保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我再也不会胡闹了。”

    洛殇唇角的笑意渐浓,“或许你的做法是对的,没有他舍生相护,我大概永远看不清自己的内心,

    如今我在照顾他,不管以后能不能破镜重圆,眼下努力了,将来即使不能在一起,也不会留遗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