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805章 我一定要去赴约!
小哥顿住脚步,回头看着她。

    “还有事?”

    江酒蹙眉问:“你跟楚雄已经彻底撕破脸皮了,你打算怎么对付他?”

    小哥冷冷一笑,轻飘飘地道:“现在的他,就像是个疯子,让他发疯吧,把身边的亲友咬个遍再说,

    死多容易,带一群人冲到他的住处将他给宰了就行,可我不想这么做,我想让他生不如死的活着。”

    江酒点了点头,“也行,那就先不管那狗东西,咱们把精力放在对付陈媛跟海二爷身上,

    你先回去吧,把修罗门的势力重新整顿一下,你将薛堂主的女儿关进了慎刑堂,看看他的反应,

    如果他不肯善罢甘休,你就制造点他违规的证据,将他撤职,由你暂代堂主之位,

    我们如今都在曼彻斯特,把生死交给别人还真就不放心,还是自己人拿捏住权势比较好。”

    小哥颔首道:“我明白,你小心点,我先回去了,有什么需要直接联系我就行。”

    “嗯。”

    目送小哥离开后,江酒回头看向床上的陆婷婷,无声一叹。

    好好一个丫头,被弄成这样了,着实令人心疼。

    …

    郊区别墅。

    医务室内。

    楚雄靠在床头,伸手将床头柜上的东西全部扫落在了地上

    “海涛那个废物,居然连个女人都抓不住,我要他何用?”

    保镖退得远远的,由着他发泄?

    这个节骨眼上,谁凑上去谁找死。

    “家主,三小姐过来了。”

    “不见,让她……”

    滚字还没说出口,他立马将话憋了回去。

    楚灵?

    他记得那丫头喜欢秦衍,所以跟江酒走得近。

    如今陆婷婷在江酒身边,他或许能通过楚灵那丫头打入江酒的住处,帮他把陆婷婷引出来。

    “放她进来。”

    片刻后,楚灵从外面冲了进来。

    “大哥,你没事吧?他们说你……”

    楚雄冷睨着她,“说我什么?”

    楚灵还是很惧怕这个兄长的,连忙摇头道:“没,没什么,如今看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楚雄冷幽幽地问:“你不是在海城追男人么,怎么跑曼彻斯特来了?”

    一提这个,楚灵的神色渐渐暗淡了下去。

    “他不喜欢我。”

    楚雄冷哼了两声,阴嗖嗖地道:“那是因为他惦念的人还活着,如果他心里那个女人死了,我保证他会慢慢接纳你。”

    楚灵的眸光一亮,眼里迸射出希翼的神色。

    对啊,他心里的那个女人一旦死了,他就会慢慢走出来,然后试着去接纳她。

    可他爱的是江酒啊。

    那个女人如果那么容易死,早就死几百遍了。

    毕竟曾那么多人针对她,可每次都让她逢凶化吉了。

    “大哥,我争不过江酒。”

    “不试试怎么知道争不过?如今陆夜白已死,她没了活下去的动力,你去她身边待着,找准时机给她致命一击,她不就死了么。”

    “……”

    “我言尽于此,要不要去争取,在于你自己,如果秦衍心里有你,我在以楚家的名义提出联姻就容易许多,

    可他心里若没你,我说再多也无用,而让他心里装下你的唯一法子就是……将江酒从他生命里驱逐出去。”

    楚灵垂下了头,抖着声音道:“我,我考虑一下,过两天再给大哥回复。”

    楚雄懒懒地靠在床头,对门口的保镖下达命令,“三小姐坐了几十个小时的飞机,累了,带她去休息。”

    “是。”

    等保镖将楚灵引出去后,楚雄对着一旁的黑衣人道:“安排几个女佣,在她面前多煽风点火,将她对江酒的不满转为恨意,逼着她与江酒反目成仇。”

    “好。”

    …

    修罗门分部。

    书房内。

    小哥靠坐在沙发内,挑眉看着站在房间中央的薛堂主,似笑非笑道:“薛堂主是过来找我要人的?”

    “不不不。”薛堂主连忙否决,“小女她不知天高地厚,与外人勾结,差点酿成大祸,

    您没有取她性命已经是网开一面,我哪敢质疑您的决定,让她去一趟慎刑堂长长记性也好,

    我相信副门主体恤下属,不会要了我这个独生女的性命,以后我一定好好为您效力,报答您的不杀之恩。”

    小哥心中不禁冷笑,这老狐狸,倒是会说话,他要是弄死他女儿,反而是不仁不义了。

    “好说,你女儿从小受训练长大,想必能逃得过刑罚的处置,我就不额外给她增加酷刑了。”

    薛堂主抹了把额头的汗水,连忙道:“多谢副门主手下留情,您放心,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小哥伸指敲打着沙发扶手,轻飘飘地道:“从今日开始,我暂代分部所有事务。”

    薛堂主撑大了双眼,满脸诧异地看着他。

    “副门主,您这……”

    “薛堂主不必担心,我只是暂代,等我的事情办妥之后,这边还是会交给你来打理的,不用这么紧张。”

    薛堂主听罢,大大松了口气,哆哆嗦嗦地道:“是,是是,一切听从副门主的安排。”

    “……”

    …

    江酒收到了一条匿名信息,内容是约她去郊外见面,还说为她准备了她想要的东西。

    短信虽然没有署名,但江酒很肯定这是白开发给她的。

    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么?

    她还以为至少得等几天呢,没想到这么快就联系上了她。

    书房内。

    江酒将短信摊在桌上,直言道:“我一定要去赴约,他挖了这个坑,就是逼我往下跳,

    我若不跳,那海瑾对他们而言就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一粒没有利用价值的棋子,他们随时可弃,

    也就是说,我若不去赴约,海瑾她必死无疑,因为白开不会再用药吊着她了。”

    沈玄与陆夜白对视了一眼。

    “你怎么看?”沈玄问。

    陆夜白伸手揉了揉眉心,叹道:“她都决定去赴约了,还能怎么看,刀山火海陪她去闯呗,难道让她独自一人去面对啊。”

    沈玄拧眉道:“可殷允不在啊,他家里出了点事,一早离开了,临行前再三嘱咐过我,要我拦着酒酒,别让她与白开碰面了,因为她玩毒玩不过白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