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807章 她会好好去伺候楚雄的!
安琪没有回应,木讷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心死如灰。

    海涛又道:“其实要怪的话你还是得怪陆婷婷,你这所有的不幸全都是因她而起的,

    她若不招惹楚雄,楚雄就不会惦记她,她若不废了楚雄,楚雄也不会恨上她,所以归咎到底,还是她害了你,你成了她的替代品。”

    安琪垂在身侧的手指动了动,缓缓握成了拳头。

    陆婷婷……

    今日加注在她身上的疼痛,他日必定十倍奉还给她。

    她这辈子彻底毁了,余生唯一想做的,就是将那个害她至此的人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她一定不会让陆婷婷有善终的,以后不是她死,就是她亡。

    “滚出去。”

    嘶哑又干涩的声音,带着浓郁的悲愤与怒气,就像是十八层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在嘶吼一般。

    海涛听到这道声音,只觉头皮一阵发麻。

    明明室内开着空调,他却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

    果然,心里积压了仇恨的女人才是最可怕的。

    “我再警告你一遍,拆了纱布之后老老实实的给我去伺候楚家族,不然我会让安家所有人死无葬身之地。”

    安琪死死握着拳头,指甲嵌进肉里,渗出了猩红的鲜血。

    她会去好好伺候楚雄的。

    虽然是个废物,但好歹手握重权。

    或许她能够借着楚家的势力为自己报仇,让陆婷婷生不如死。

    “滚……”

    “……”

    …

    海城。

    LG集团分公司,

    顶层办公室。

    时宛在秘书的带领下踏着高跟鞋走进了总裁办。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手里抱着一份企划书,配着酒红的短发,整个人显得格外的干练又精明。

    “看到了没,那就是林先生的前妻。”

    “好有魅力啊,人家能抓住霸总的心,也不是没有道理与依据的,至少我再修炼个几十年也无法拥有她这样的气势。”

    “只可惜郎才女貌的一双人,最后因为家族恩怨生生被拆散了。”

    “不一定哦,老天爷这不又给他们制造了相处的机会么,说不定聊着合作的事儿,又旧情复燃了呢。”

    “这两天大家都别去总裁办晃悠了,要是撞上先生与时总在办公室内那啥,打扰了先生的兴致,小心被炒鱿鱼。”

    “对对对,你提醒得对。”

    时宛一句走来,将四周的议论声全都收入了耳中。

    她的唇角挂着浅浅地笑意,朝一旁的秘书长打趣道:“LG集团是国际化的大公司,我以为内部管理十分严苛呢,

    没想到上班时间还能这么八卦,今儿个算是长见识了,你们办公气氛挺好的呀。”

    秘书长一愣,连忙朝四周扫视一圈,成功下退那些探出脑袋偷瞄的文员后,笑道:“可能是时总魅力大,她们羡慕着,

    时总,总裁办已经到了,林先生还在开会,预计五分钟后结束,您应该不介意等一会吧?”

    时宛颔首道:“我是过来求林先生合作的,自然能等。”

    秘书长推开了总裁办的门,对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时宛踱步走进去,视线一下子开阔起来。

    几百平米的超大办公室,十分的宽敞奢华,室内皆是顶配装潢,看上去赏心悦目。

    这还只是分部的规模。

    据说LG总部总裁办更是奢华无比,彰显出了全球最大传媒公司的气魄与恢宏。

    透过落地窗,她能看到海城半座城市。

    这栋建筑,是仅次于陆氏财阀的地标性建筑,与陆氏一南一北,遥相呼应。

    以前,她跟江酒现在环山之巅俯瞰整个海城市景时,曾感叹这两座雄伟的建筑。

    如今……

    一个成了陆氏的总裁夫人,一个……

    她也曾是LG集团的总裁夫人。

    “抱歉,有个紧急会议,抽不开身,没让你久等吧?”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时宛的身体微微一僵,垂在身侧的手指不受控制的轻颤了两下。

    默了几秒后,她含笑转身,与门口走进来的男人对视了一眼。

    一刹那的工夫,她又连忙挪开了视线,颔首道:“林先生能在百忙之中抽空见我,已经是我荣幸了。”

    林倾笑了笑,没说话,踱步走到饮水机旁,倒了杯温水递给了她。

    时宛轻抿了一口,然后将杯子放在了茶几上,伸手捞过桌上的企划书,笑道:“林先生,这是时氏新产品的企划书,

    我知道LG集团只为有爆款潜力的产品做宣传,往年LG集团推广出去的产品也全都成了国际上炙手可热的畅销款,

    林氏这次设计出来的首饰蕴含了许多新元素,其中的古风设计就承载了我国源远流长的历史底蕴,极具特色,

    我已经将设计理念,产品卖点以及样品图稿全都拟进了企划书内,您先看看,如果有什么问题,我再做适当的修改。”

    说完,她将手里的企划书地给了他。

    林倾伸手接住,不过没有立马打开阅览,而是盯着桌上的水杯,沉默着没有说话。

    时宛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见他注视着面前的玻璃杯,不禁一愣。

    难道这杯子有什么玄奥之处?

    她有些狐疑地端起杯子,触感一片温热。

    外面很冷,加上她刚小产不久,气血亏空,这一路走过来,手冻得通红通红的。

    即使如今室内开了空调,也无法驱散手指里的寒气。

    他倒这杯水不是让她喝的,而是给她捂手的?

    抬眸间,见他已经收回了视线,正靠在沙发椅背上翻阅着企划书,越发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这个男人……

    她的眼眶有些涩,缓缓转头朝窗外看去。

    如果他们之间没有家族血仇,或许他们如今仍是这世上最亲密的夫妻。

    但命运弄人。

    他们的缘分,终究走到了尽头。

    “时总,没人跟你说过新产品的样稿不能随便展现给别人看的么?”

    耳边传来林倾略显冷凝的声音,拉回了时宛飘忽的思绪。

    “啊?为什么不能将新产品的样稿给您看?”

    林倾蹙了蹙眉,将手里的企划书扔在了茶几上,冷幽幽地道:“新产品的样式属于贵公司的最高机密,你这么轻易呈现在我面前,就不怕我泄露出去?”

    时宛脱口道:“你不会。”

    林倾沉声问:“你凭什么认为我不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