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也是小哥同父异母的妹妹。

    只可惜,根相同,命不同。

    他们兄妹在享受家族的庇护时,小哥却在血雨腥风里蹒跚前行。

    她心爱的少年所承受的一切,全都是拜楚氏这个家族所赐。

    她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楚氏子孙。

    “你来做什么?楚灵,你别白费心思了,我大嫂是不会去给你哥救治的,因为……

    罢了,昔日恩怨不是我这个旁观者有资格评论的,总而言之就一句,我大嫂是不会去救你大哥的。”

    楚灵扑到床边,急声道:“我听我大哥说酒姐姐已经死了,是海二爷跟陈媛联手坑杀了她,婷婷,这,这是真的么?”

    陆婷婷的瞳孔狠狠收缩了两下,待反应过来后,她的脸色霍然大变,猛地伸手将她给推开了。

    “你这女人安的什么心?我嫂子好好活着,前天我还见到她了呢,你怎么能诅咒她死?你嫂子才死了,你全家都死了。”

    楚灵微垂下了头,眼里划过一抹暗沉的光。

    这蠢东西还不知道江酒已经出事的消息?

    也就是说她被他们排除在外了?

    这样的话,她还怎么能从她嘴里套出有用的讯息来?

    “婷婷,你听我说,我哥给我电话,让我回去,说酒姐姐已经死了,她留在这儿毫无意义。”

    “那你回去啊,滚啊。”陆婷婷对着她咆哮道:“你楚家,都是心思歹毒之人,你们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说完,她翻身下地,一瘸一拐地朝门口冲去。

    楚灵伸手拽住她,将指缝中夹着的一个监听器贴在了她袖子上。

    她知道这蠢东西会去找沈玄询问情况。

    或许她能从沈玄与她的对话中听出什么蛛丝马迹。

    如果江酒真的死了,那皆大欢喜。

    若没死,她就继续潜伏在这儿,等待时机。

    陆婷婷一路跌跌撞撞的冲到了主屋。

    沈玄得到消息迎了出来。

    “沈大哥,我嫂子是不是出事儿了?”

    沈玄蹙了蹙眉。

    ‘江酒’死亡的消息并没有传播出去。

    陈媛跟海二爷都捂得死死的,明显是不想让死讯传出去后闹得人尽皆知,将外界的目光全部吸引到曼彻斯特来。

    如今这丫头是怎么知道的?

    “婷婷,你是怎么知道的?”

    陆婷婷没说,满脸焦急地看着他,哭道:“沈大哥,你跟我说实话好不好,不然我会崩溃的。”

    沈玄瞧她这副模样,倒真是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可他真的能说么?

    眸中闪过一抹犹豫之色,默了片刻后,他还是咬牙道:“昨晚你嫂子瞒着我去取药引,我得知后追出去,结果跟丢了,

    后来陪你嫂子一块出去的女保镖拿着药引回来了,说你嫂子落入了陈媛他们的手里,

    我不知道她现在是死是活,我已经调派了所有人手去查,但还没得到确切的消息。”

    陆婷婷只觉一阵晕头转向,踉跄着朝后退去,“真的出事了么?她真的出事了么?

    不可能啊,她明明那么厉害,怎么可能轻易死掉呢?在我眼里,她一直很能耐啊。”

    沈玄连忙伸手箍住了她的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离得近了,他身上的反追踪器震动得越厉害了。

    也就是说,这丫头身上有监听器。

    还好他没有因为心疼她而松口,不然计划就泄露出去了。

    “婷婷,做好最坏的打算吧,其实这样也好,你哥死了后,你嫂子活得生不如死,她若遭遇不测,也算是解脱了。”

    陆婷婷趴在他怀里嚎啕大哭了起来,“她可是你亲妹妹,你怎么能说得这么无情?”

    沈玄刻意压抑着痛,抖着声音道:“正因为是我亲妹妹,我才不忍心看着她如同一具行尸走肉般活着,

    至于他们的仇,我,小哥,陆西弦会联手替他们报的,婷婷,咱们面对现实吧。”

    陆婷婷哭得更伤心了。

    “我不要,我不能接受,呜呜呜……”

    另一侧。

    楚灵听完两人的对话后,并没有听出什么端倪。

    所以说江酒真的死了?

    陆婷婷好歹是他们的至亲,如果人没死,沈玄见她这么伤心,也不应该瞒着她。

    如今沈玄再三的强调江酒死了,那应该就是死了。

    她其实很想跟江酒做朋友的,但关乎到自己的幸福,她不得不盼着她死。

    酒姐姐,你别怪我。

    我真的不能没有秦衍。

    我爱她。

    …

    酒庄。

    海涛还在房里办正事。

    白开靠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内,手里端着一杯红酒,正慢条斯理的品尝的。

    对面,海涛的贴身保镖正在向他汇报最新进展。

    没办法,涛少像是发了疯,在楼上弄了‘江酒’一个上午了,面都没露,他也不敢上去打扰他。

    “白先生,情况就是这样,属下怀疑沈芷薇已经察觉到咱们布下了天罗地网,所以不敢露面。”

    “嗯,那就继续守着,别出现什么纰漏就行,江酒没死的消息,可千万不能让沈芷薇散步出去了,否则你家涛少会扒了你的皮的。”

    “是是是,我知道,知道的。”

    ‘滴’

    白开的手机响了起来。

    捞过一看,一条特推弹出了屏幕。

    ‘一代毒女火影今早抵达曼彻斯特,目的不详’

    白开豁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火影的名字,他算是如雷贯耳了。

    她怎么来曼彻斯特了?

    保镖见他这么激动,连忙询问:“白先生,出了什么事么?”

    白开没说话,猛地握紧了手机。

    火影是受殷允所托,来解那药引里的毒的么?

    他怎么把她给忘了?

    那毒素,除了江酒跟殷允能解之外,还有火影能解。

    “没事,看来天不绝海瑾那丫头的命,有人来救她了。”

    “……”

    …

    基地。

    门口,沈玄看着面前一身黑色皮衣皮裤的女人,挑眉问:“你就是火影?殷允请你来的?”

    少女肩头背着一个挎包,痞痞一笑,“这世上除了允哥哥,谁也请不动我,

    少废话,带我去解毒,毒解了,我还得回去找允哥哥要奖励呢,你别耽误我时间。”

    沈玄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觉得这丫头确实与殷允挺配的,连说话的语调都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