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833章 活该咱们这么相爱!
沈玄伸手捞起桌上的酒杯,仰头猛灌了一口,眼里划过一道冷烈的寒芒。

    世人都说他温文尔雅,谦和有礼,但这并不代表他能接受自己身边信任的人背叛他。

    但凡是有异心的人,他都不会将其留着过夜。

    “说吧,谁。”

    贴身保镖磨了磨牙,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老徐。”

    老徐就是基地的负责人。

    ‘咔嚓’一声脆响。

    沈玄直接将手里的酒杯给捏破了,猩红的鲜血混杂着暗红的酒渍滚滚而落,滴在白色的地毯上,晕开了一朵朵触目惊心的花案。

    “他没有将海瑾来我这儿的消息传出去吧?”

    “您放心,他的简讯已经被我拦下来了,先生,他背叛了您,已经无用了,需要我去做了他么?”

    沈玄扬了扬胳膊,冷幽幽地道:“他还有利用的价值,你去将他带过来。”

    “是。”

    …

    当天晚上。

    海二爷收到基地负责人传来的讯息,成沈玄已经离开曼彻斯特。

    对于这个叫老徐的卧底传回的消息,他还是深信不疑的。

    江酒死了,沈玄走了,他就不信海瑾那小丫头片子能凭借着一己之力扭转乾坤,夺了这家主之位。

    这场内斗,他一定能够取得碾压式的胜利。

    届时老大会手捧着家主之位递到他面前的。

    “二爷,不好了,农庄那边传来消息,说,说小少爷失踪了。”一个黑衣保镖从外面冲了进来。

    海二爷豁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怒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连个孩子都看不住,我养你们何用?”

    “每,每天农庄里人来人往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都没出事,这突然失踪,一定另有蹊跷,您还是派顶级侦探好好调查一下吧。”

    海二爷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不安后,咬牙切齿道:“如果让陈媛知道她儿子不见了,那女人一定会毁约的,

    到那时我筹谋的一切都将毁于一旦,你赶紧派人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不,我必须要他完好无损的出现在我面前  ,明白?”

    “是,是是,我这就调派人手去搜索。”

    目送保镖离开后,海二爷重新瘫回了沙发上。

    他跟陈媛之间的交易,全靠那孩子撑着,如果那小子真的遭遇不测,那他日后别想得到暗龙的势力。

    也就是说他筹谋了那么多年,最后给别人做了嫁衣。

    这叫他如何能甘心?

    同一时刻。

    主屋书房内。

    海家主也收到了沈玄离开曼彻斯特的消息。

    他正在跟海瑾谈事情,得知这事后,忍不住感叹道:“看来他还是对你上了心的,只不过你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没有那个缘分相守在一块。”

    海瑾眼中划过一抹复杂之色。

    那男人真的那么好说话,她让他离开他就会离开么?

    她总感觉这事儿没那么简单,那家伙也不是一个任人摆布的主。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是不是真的离开了并不重要。

    只要让家族的长老们认为他离开就行了。

    这样一来,那些老不死的就不会将目光放在她的身上,她也能敞开手脚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爹地,他已经成为了我的过去式,以后咱们就不要再聊他了,从今日开始,沈玄这个人跟我再也没有任何的瓜葛,

    以后跟我紧密相连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云衡,他将会是我这一生唯一的丈夫,也会是我尊之敬之的合作伙伴。”

    “你能想得通就行,等解决完你二叔的党羽后,我就正式将家主之位传给你。”

    “……”

    …

    阿尔卑斯山地界。

    一架专机缓缓降落在了幽静的山顶上。

    片刻后,一男一女携手从机舱里走了出来。

    四周的光线有些昏暗,透过月色洒落下来的柔和光晕,依稀可以看到下面的草坪上跪满了黑衣杀手。

    方圆几里静得落针可闻,四周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

    树梢上几只秃鹫受到了生命威胁,扑腾两下翅膀开始胡乱逃窜。

    “主子,您总算来了,如果再晚两天到,我还真就无法Hou住这局面了。”

    陆夜白一脸嫌弃的踹开了他,“滚。”

    江酒噗嗤一笑,“你跟了你家主子那么多年,他的手段你应该多少学了一些,怎么就这么看不起自己呢?”

    阿坤伸手挠了挠头,讪笑道:“我跟主子学的都是商场上的手段,应付这个真不行。”

    江酒转头在四周环扫了一圈,问:“现在什么情况?大长老跟陈媛都抵达了么?”

    阿坤收敛了脸上开玩笑似的神色,颔首道:“回夫人,两方势力均已到了阿尔卑斯山脚下,

    不过他们没有进一步动作,极有可能是坐在一块儿谈判了,毕竟他们在山脚下展开激烈的厮杀,导致死伤惨重有些得不偿失。”

    江酒点了点头,转眸看向拿着望远镜四处观望的陆夜白,笑问:“你怎么看?”

    陆夜白将望远镜扔给阿坤,伸手脱下自己的风衣披在了她肩膀上,然后将她抱进了怀里。

    “虽然已经开春了,但山口的风还是挺冷的,如果受不住,就去机舱里。”

    江酒不禁失笑,“我真不是病秧子,你别这么大惊小怪的,我问你话呢,你怎么看?”

    陆夜白微微眯起了双眼,眸中跃动着算计的光。

    江酒一见他露出这种狐狸般的眼神,就知有人要遭殃了。

    “不能让他们联手,必须得想法子让他们开战,先弄死其中一方,到时我们应付起来就容易得多。”

    江酒点了点头,附和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他们如今已经会面,再想挑唆恐怕不易。”

    陆夜白斜睨着她,目光与月色融合在一块儿,柔得能化出水来。

    “那就有劳夫人帮我一个小小的忙了。”

    江酒伸手圈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凑到他耳边道:“想让我用易容术给你造面具?”

    “哈哈,还是夫人了解我,不错,造面具,咱们来一招反间计,如何?”

    江酒笑眼弯弯,“跟我想到一块去了,活该咱们这么相爱,其实对陈媛而言,海薇是她取胜的筹码,因为她可以借此控制洛河,

    如果大长老的人想要劫走海薇,就是动机不纯,无需咱们用言语挑唆,他们之间的合作即刻会分崩离析。”

    【书荒的宝贝们可以去看《幸孕九宝,爸比超凶猛》也是我写的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