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843章 还是媳妇儿会哄人!
等强烈的求生欲将她唤醒后,一切为时已晚。

    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黑漆漆的东西朝她逼近。

    她,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这时,眼前一道黑影闪过,抱着她在地上滚了两圈,堪堪避开了那致命一击。

    陈媛下意识偏头,见对方戴着面具,忍不住蹙眉问:“你是谁?为何要救我?”

    全哥冷睨了她一眼,伸手将她扛起来就跑。

    “放我下来。”

    “闭嘴,想活就老老实实的配合,不然你会被射成筛子的。”

    陈媛想了想,确实,再坏的结果应该也是个死。

    既然横竖都是死,那换个死法又何妨?

    说不定人家真是来救她的,她兴许还能保一条命。

    “多谢。”

    “……”

    …

    山脚下。

    陆夜白正靠在树干上接电话,不知对方说了些什么,他的眉头紧蹙来起来。

    “行,我知道了,你做好善后工作,其他的交给我来处理。”

    切断通话后,他猛地握紧了手里的手机,鹰眸里迸射出了肃杀的光芒。

    江酒从不远处走过来,见他一副要杀人的模样,有些好奇的问:“怎么了,是不是出现了什么变故?”

    陆夜白睨了她一眼,从牙缝里挤出了四个字:“陈媛跑了。”

    江酒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撇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天大的事呢,就这个呀?

    如今我们守在这山脚下,哪怕她长了两只翅膀也逃不出咱们的手掌,放心吧。”

    陆夜白无声一叹,“她没有从出口出来,而是进入了暗龙总部的死亡基地。”

    江酒脸上的笑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散了。

    美眸微微眯起,眼中流转着暗沉的光。

    “如果是进了死亡基地,那可就真的麻烦了,她不怕死,那不代表咱们也不怕死,

    我两总不能追着她屁股后面跟着撵进去,虽然进了死亡基地的人八成会死,但……”

    “但她极有可能会活。”陆夜白接话道:“洛河说不是她自己跑进去的,而是有人救了她,

    既然对方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将她救走,那么证明他十足的把握能保她周全,

    咱们做好心理准备吧,不要抱有任何侥幸,只要那女人没死在咱眼前,我们就不能掉以轻心。”

    江酒点了点头,默了片刻后,又问:“你知道是谁在帮她?谁救了她么?”

    “不知,洛河已经去查了,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

    不管谁救了她,她活着已成事实,咱们这番折腾怕是白费了。”

    江酒忍不住讥笑,“白费了么?不,我并不这么认为,陈媛之所以横,是因为她手里有人,

    可如今她的势力尽数折损,任她再狡猾,也不过是一只拔了牙的老虎,再想杀她,可就容易多了。”

    陆夜白的脸色缓和了不少,下意识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

    “还是媳妇儿会哄人。”

    江酒直接扑进他怀里,伸手圈住他的脖子。

    许是碰到了他肩膀上的伤口,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江酒连忙从他怀里退出来,“没事吧没事吧。”

    陆夜白伸手圈住她的腰,凑到她耳边道:“瓦解了陈媛的势力,也算是喜事一桩,要不要去庆祝一下?”

    酒姐见他这副贼溜溜的样子,顿生警惕之心。

    “怎,怎么个庆祝法?”

    直觉告诉她,应该是最原始的交流。

    她不要!!

    霸总圈着她的腰,推着她朝机舱走去,“等会你就知道了。”

    江酒双腿在打摆子,“呵呵,不用等会了,我现在就知道了,陆夜白,你能悠着点么?”

    陆夜白淡淡而笑,挑眉道:“你不是想生猴子么?这不造,怎么生得出来?”

    额!

    好像也有道理哦!

    呸,不对,他还没做恢复手术呢,再怎么播种豆开不了花结不了果好不好。

    “陆夜白,你又讹我。”

    “你是我老婆,我不讹你讹谁?”

    “混蛋!”

    …

    原始森林里的小溪边。

    全哥将肩膀上扛着的女人轻轻放在了草坪内。

    陈媛猛地从地上窜起来,掏出腰间的手枪抵在了他心口。

    “可恶,你不是说来救我的吗?为什么要带我来暗龙的死亡基地?

    难道你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吗?进来这里的人通常都是九死无生。”

    她这一动,周围的黑衣人全部将枪口对准了她。

    “都别动。”全哥朝他们挥了挥手,然后看向陈媛,悠悠道:“你觉得走正门出去能逃得掉么?”

    陈媛一噎。

    确实,从正门走,必死无疑。

    “说,你到底是谁?”

    全哥默了片刻,缓缓伸手取掉了脸上的面具。

    陈媛眯眼看着面前这张中年男人的样貌,神色莫名。

    这张脸,她似乎在哪儿见过。

    “阿,阿全?你是阿全?”

    全哥的身体一颤。

    没想到她还记得他。

    “不错,我就是苏霸天身边的四大贴身保镖之一,后来陆夜白抢他地盘,

    他要我以商人的身份去靠近陆国栋,目的就是有朝一日控制陆家来要挟陆夜白,

    我花了几年时间获取陆国栋的信任,这次是他派我过来救你的,当然,他即使不派,我也会救的。”

    陈媛拧了拧眉,眼里划过一抹疑惑之色。

    “陆国栋不是陆夜白的父亲么?我杀了他儿子,他为何要派你来救我?”

    全哥颔首道:“你若死了,陆夜白的仇就报了,他们是担心江酒寻短见,

    所以想吊着你的命,让你激发江酒生的意志,不至于想不开自杀。”

    陈媛死死捏紧了拳头。

    所以江酒没死。

    之前那个,是假的。

    “然后呢,等出去之后你是不是打算将我交给陆国栋?”

    全哥猛地上前,伸手扣住她的肩,附身吻住了她。

    陈媛眼里划过一抹诧异,转瞬间,狂喜包裹了她。

    这男人爱慕她!

    所以他不会将她交给陆国栋的。

    也就是说,她成功逃脱了。

    想到这儿,她缓缓伸手缠住了他的脖子,与他纠缠在了一块儿。

    只要能活着,出卖身体取悦他又何妨?

    …

    深夜。

    陆夜白与江酒在机舱里狠狠庆祝了一番。

    刚结束,洛河就打电话过来了。

    陆夜白光着膀子靠在床头,撕声问:“查到是谁救了陈媛?”

    “嗯,不过这人吧,你认识,而且还很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