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849章 江酒没死,你轻生可甘心?
江酒没反应过来,傻愣愣地道:“不为了生猴子还能为什么,找刺激啊?”

    ‘找刺激’三个字一出口,她猛地反应过来,俏脸唰的一下红了。

    这狗男人,真是越老越不要脸了。

    陆夜白知道她想到那层面上了,用着低沉浑厚的磁性嗓音低喃道:“就是找刺激,有那玩意儿,你会感受到不一样的快乐。”

    ‘轰’的一声,江酒只觉脑海里有什么东西炸裂了一般。

    这混蛋。

    也亏他想得出来。

    不过不可否认,有那啥的感觉,确实不一样。

    “看你这表情,应该是赞同了我的说法,老婆,没想到你也有这样的想法啊,那你还害什么羞?”

    “……”

    江酒直接一巴掌扇过去,将他拍回了床头靠着。

    “正经点,你说陈媛接下来会怎么做?”

    霸总眨了眨眼,眸中闪过一抹狡诈的光芒。

    “她会去杀海涛,因为海涛准备要她儿子的命,当然,即使海涛不出手搞她儿子,她也不会放过他的,

    海涛一死,海二爷就只能扶持她儿子上位了,等她儿子成为继承人,她会毫不犹豫的弄死海二爷,

    那个女人不甘平庸,最厌恶的就是别人压她一头,所以她会杀了海二爷父子,

    等儿子上位后,她再做个垂帘听政的皇太后,进一步把控整个海因家族。”

    江酒笑着点头,“跟我猜的一样,那就让他们狗咬狗吧,咱们别去掺和了,等他们咬得差不多了,咱们再去收拾残局。”

    说完,她准备起身收拾药箱,手臂上突然传来一阵力道。

    下一秒,她整个上半身前倾,直接栽进了他的怀里。

    “陆夜白,你疯了么,伤还没好呢。”

    “一点小伤,可以忽略不计。”

    江酒转了转眼珠,眸中跃动着狡黠的光。

    行,这可是你自己找罪受,等会别怪我。

    霸总见她老老实实的,心花怒放。

    不过这样的好心情只持续了三十秒。

    因为他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所以……她这是在接待亲戚??

    “江酒,你他妈故意的。”

    酒姐嗤笑了起来,“我怎么就故意了?亲戚早上就来了,OK?”

    陆夜白伸手推开了她,一指卧室的门,“你出去,别在我面前晃悠。”

    出去就出去。

    江酒从他怀里退出来,踱步朝门口走去,边走边道:“你好好休息吧,等伤口恢复了,咱们可以动身去曼彻斯特坐收渔利了。”

    “……”

    …

    南枭的住处。

    花园里。

    洛殇正搀扶着南枭漫步在人工湖旁。

    走了几十步后,南枭故作不经意地问:“你打算带洛汐去哪座城市生活?”

    洛殇陷入了沉默之中。

    南枭又道:“你即使不说,我也会知道的,还不如跟我聊聊,我或许能给你……”

    “普罗旺斯。”洛殇偏头看着他,淡漠道:“我喜欢薰衣草,大概会去普罗旺斯,沐浴在紫色的花海里。”

    南枭低低地笑了。

    紫色的王国,温馨又安宁,确实是个定居。

    “是个不错的去处,如果哪天午后我在你家门口路过,你应该会邀我进去喝一杯下午茶吧?”

    洛殇的唇角勾起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不等她开口,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两人下意识回头看去,见海薇牵着洛汐朝这边走去。

    “妈咪,舅妈来看你了。”

    一句舅妈,喊得海薇颇感无奈,“汐儿,你应该叫我薇姨,或者海女士也行。”

    小丫头眨眨眼,咧嘴笑道:“可我舅舅会生气。”

    “……”

    “哈哈。”洛殇忍不住大笑,“对,你就应该喊她舅妈,不然你舅舅会不高兴的。”

    洛汐朝海薇耸了耸肩,“看吧,我妈也这么说。”

    “……”海薇不禁失笑,对洛殇道:“你养了个戏精女儿,不过挺招人喜欢的。”

    洛殇松开南枭的胳膊,踱步走到海薇面前,伸手抱住了她,压低声音道:“为了扬扬,试着去组建一个完整的家吧,

    再说了,我哥也不赖啊,国际上很多名媛盯着他呢,你要再犹豫,小心别人钻了空子。”

    海薇下意识反问:“那你跟南枭呢?是不是也该组建成家庭,给汐儿一个完整的童年。”

    “嫂子,我们不一样,因为伤痛太多,我们……算了,一切交给命运去安排吧,

    若有缘,总会再相聚的,毕竟地球是圆的,转一圈,说不定真的能重逢。”

    海薇淡淡而笑。

    她似乎看到了希望。

    以前每每提到南枭,殇儿都是一副清冷模样,能从她的行为举止里看出她的恨与怒。

    如今再提南枭,她的心境平和了许多,眼里不再有戾气,散发着一道岁月静好的光。

    未来……还可期。

    …

    曼彻斯特。

    某地下室内。

    一道道破碎的嘶吼声在暗黑的环境里蔓延,夹杂着愤怒与绝望。

    白开看着眼前浑身冒黑气的女人,朗声大笑了起来。

    “我成功了,我成功的研发出了殷允,江酒,火影他们都解不了的毒,我突破了自我,突破了自我,哈哈哈。”

    沈芷薇被铁链栓在钢柱上,皮肤都磨成了一片血肉,可她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似的,仍旧在奋力挣扎着。

    她好痛苦。

    浑身上下像是有千万只毒蛇毒虫在啃咬一般,她能轻易感受到那毒素正在一点一点渗透她的血肉。

    “啊……”

    痛到不能呼吸时,她甚至有了轻生的念头。

    白开察觉到她的意图,不过没阻止她。

    如今试毒成功,她即便死了,对他也造不成什么损失。

    届时想办法将这毒下到殷允身上,他照样能达成目的。

    “沈芷薇,你甘心就这么死去么?江酒抢了你的一切,可她仍旧活得好好的,

    对了,那个被海涛折磨的女人不是江酒哦,咱们都被骗了,也就是说你的宿敌还没死。”

    沈芷薇缓缓松了咬着舌头的牙齿,一脸狰狞地注视着白开,用着干涩沙哑的声音问:“那真的不是江酒?”

    白开啧啧了两声,摇头道:“不是,江酒用了易容术骗了海涛,如今我给你注射了这世上最毒的毒素,

    你可得好好利用啊,别浪费了这么好的资源,哪怕不能拉着全世界给你陪葬,至少得将江酒拽进地狱不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