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857章 她该如何解女儿体内的蛊香?
这是一个长相清丽,气质出尘的女人,举手投足间,尽显大家风范。

    她穿着一身长裙,立在万花丛中,让无数名花失了颜色。

    “茉莉,玫瑰,蔷薇,月季,海棠……”

    一个个悦耳的字符从女人嘴里蹦出来,犹如玉珠落盘,扣人心弦。

    这时,花园入口跑进来一个七八岁的女孩,手里拿着正亮着屏的手机。

    “情情,有人给你打电话了。”

    容情从花堆里抬起头,目光落在小女孩身上,唇角不禁勾起一抹清浅的笑。

    “月儿,你慢点跑,别摔跤了。”

    小丫头冲进容情怀里,仰头看着她,笑眯眯地道:“外婆打来的,可能又催你回去了。”

    容情伸手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然后接过手机,顺势划开了接听键。

    “母亲,我的事还没办完,您别催我回去了。”

    话筒里传来一道冷哼声,“就你性子平缓,不急不躁,所以活该被人欺负,

    要我说,月儿既然跟你姓了容,就是咱们容家的子孙,有没有亲爹有什么关系?

    你非得作践自己,跑出去给她找爹,怎么,是容家亏待了你女儿不成?”

    月儿踮起脚尖,笑眯眯地道:“外婆没有亏待月儿呀,

    可月儿还是想找爹地,外婆,您就别数落情情了嘛。”

    容夫人又哼哼了两声,“她倒是生了个护短的女儿,

    把你调教得那么乖巧听话,她自己呢?天天惹我这个做老娘的生气。”

    小丫头没说话,咯咯的笑声。

    容情将花篮递给女儿,“去把这几样原料倒进熔炉里。”

    小丫头伸手接过花篮,蹦蹦跳跳地离开了花园。

    容情看着女儿的背影,眼里划过暗沉的光。

    “说吧,找我何事?”

    片刻的沉默后,话筒里传来容夫人的感叹声。

    “是你顾伯母,她跟顾媛那丫头惹了点事儿,被困在了帝都傅家……”

    听完容夫人的简述后,容情微微眯起了双眼。

    江酒。

    造梦术。

    不错,调香术确实可以破解造梦术,但与她何干?

    她怜惜别人的命,何人来怜惜她女儿的命?

    “母亲,傅氏是什么样的背景,您应该再清楚不过吧,傅家掌控着最高的权利,

    一旦傅先生有个什么闪失,我与月儿怕是都有性命之忧。”

    “我知道。”容夫人轻叹道:“可你顾伯父对容家有恩,

    如今你顾伯母拿这份恩情说事,我也不好拒绝啊。”

    容情唇角勾起一抹冷笑,默了片刻后,她终是退了一步。

    “罢了,我为容家女,既然恩人来讨要这份恩情,我自然要代替家族去偿还,

    您转达顾夫人,我即刻动身去帝都,至于能不能救醒傅先生,我暂时无法保证,得看过他情况再下定论。”

    容夫人见女儿同意,不禁松了口气,“仅此一次,以后母亲再也不会逼你做不想做的事儿。”

    “母亲客气了。”

    切断通话后,她缓缓抬头,目光落在了面前的一片姹紫嫣红之中。

    她,该如何调制出化解女儿体内蛊香的解药?

    …

    曼彻斯特。

    实验基地。

    陆西弦蒙在被子里睡得昏天暗地的。

    陆婷婷忍了十八小时,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大步冲进客房,将亲哥从被窝里揪了出来。

    “哥,二哥,我的好哥哥,你不能吊足了我的胃口之后不管了啊,很折磨人的,

    你赶紧说说,说说我未来二嫂怎么会嫁给三王子?你们感情不是一直很好么?

    我记得去年年底你还说准备向她求婚,然后将婚事给定下来,怎么眨眼她就成人家的新娘了?”

    陆西弦伸手揪了揪头发,满脸的颓废,靠坐在床头,闷不做声。

    陆婷婷将缠人的工夫发挥得淋漓尽致。

    最后,陆西弦实在受不了了,扔了句‘我背叛了她,然后和平分手了’。

    陆婷婷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背,背叛了她?怎么背叛的?你不是那种脚踏两只船的人啊,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陆西弦自嘲一笑,“不是误会,八年前,你大哥睡了江酒,我睡了……

    算了,不提这事,一提我就头疼,老妹,你或许应该恭喜我,因为我有个跟随心一样大的闺女,

    哦,不对,应该是我恭喜你,恭喜你又做小姑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他妈……”

    不等亲哥说完,陆婷婷伸手抚上他的额头。

    “没发烧啊,怎么说胡话了?”

    陆西弦伸手拍落了她的爪子,瞪眼道:“我清醒得很,脑子没出毛病,

    你别用这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再说一遍,我有个女儿,八岁了。”

    “……”

    默了三秒后,陆婷婷原地跳脚。

    “卧槽,真的啊?这尼玛震惊到我妈了。”

    说完,她扑到他面前,一脸的八卦相,“你睡的那女人长什么样?跟你前女友比,谁更出色?我小侄女长得像不像你?可不可爱?”

    陆西弦冷睨了她一眼,轻飘飘地道:“那女人,没仔细看,至于那孩子,长得比随心更可爱。”

    “切。”陆婷婷忍不住嗤道:“果然是亲爹,看自己闺女永远是世上最可爱的。”

    陆西弦倒头还准备睡。

    陆婷婷再次将他拽起来,“你现在怎么想的啊?

    是将她们母女娶回家,还是拐走三王子的新娘啊??”

    陆西弦冷幽幽地道:“我过来喝喜酒的,没想过拐她走,算是做一个了结,

    至于那对母女,再看吧,她如果死缠着我,我除了娶她,还能怎样?”

    陆婷婷眨了眨眼,凑到他耳边问:“二哥,有我未来二嫂的照片么?给我瞅瞅呗。”

    “没有,滚吧。”

    这时,搁在桌面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陆婷婷伸手捞过,划开接听键后,顺手点开了扩音。

    “二少,容小姐带着她女儿离开了海城,需要我暗中保护她们么?”

    陆西弦猛地坐了起来,“你们干什么吃的?我离开海城的时候不是特意嘱咐过你们好好看着她么?”

    “可,可容小姐她调出的香料具有麻醉效果,我们一靠近,全被她放倒了。”

    陆婷婷眨了眨眼,这个未来二嫂,有点牛逼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