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859章 容情是冲着我来的!
全哥忍不住嗤笑。

    谁……

    这很难猜么?

    谁想让他们跟海武父子狗咬狗,那就是谁在帮他们。

    “江酒还活着,以那女人的手段,你认为她找不到我们的藏身之处吗?

    这么长时间了,她一直没有动手截杀我们,只能说明一点,她不想让咱们死,

    因为她想看我们活着去曼彻斯特,然后跟海武那老东西上演一出狗咬狗的戏码。”

    陈媛听罢,又在桌面上狠狠砸了一拳头。

    “咱们现在怎么办?难道要做那女人的一粒棋子么?”

    她是打从心眼里排斥被江酒利用的。

    跟那女人斗了几个回合,每次都以惨败收场。

    如今让她去做那女人的棋子,她怎能接受?

    全哥冷睨着她,轻飘飘地道:“不然呢?满世界逃命么?

    你觉得你是能够逃得过江酒的追杀呢?还是逃得过海武的追杀?

    既然横竖都是一个死,那还不如去曼彻斯特,跟海武好好干一场,

    如果咱们赢了,就能得到与江酒抗衡的势力,若输了,咱们就拉着海武一块陪葬。”

    陈媛想了想,觉得他说得有理,点头道:“那咱们就不用再管身后的那些杀手了,

    江酒想让我们安全抵达曼彻斯特,就一定会派人为我们扫除障碍,我们暂时是安全的。”

    “嗯,收拾一下,咱们即刻启程吧。”

    “好。”

    …

    华夏帝都。

    一架专机降落在了城郊的某私人机场里。

    江酒与陆夜白携手走出机舱时,就见下面的坪场上站着一个人。

    霸总忍不住冷哼了两声,松开了江酒的手。

    就在酒姐以为这家伙转了性子,变得风度高雅的时候,他突然扣住了她的腰,将她拽进了怀里。

    得!

    她被自己打脸了。

    这男人已经坏到了骨子里,她期盼他会转性纯属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霸总趁她挣扎的间隙,猛地附身在她脸蛋上亲了两口。

    江酒恶狠狠地瞪着她,咬牙切齿道:“陆夜白,你再这样,我跟你急。”

    “急就急,大不了老子晚上回去跪搓衣板,你现在必须得配合我。”

    江酒彻底没了脾气,由着他闹腾。

    隔着老远,她依稀看到傅戎微微别过了脸,将视线投放到了别处。

    陆夜白冷哼了两声,“还算他识趣,他要是再瞄着,我就将你抵到墙上去吻。”

    “……”

    江酒直接送了他一脚,狠狠跺在了他脚背上,成功让他收了手臂后,头也不回地朝梯级走去。

    这男人真的太坏了,没脸到他这种程度,也是少见。

    迎上傅戎后,她挑眉道:“你好像瘦了,怎么,压力很大么?”

    傅戎睨了她一眼,意有所指道:“某个女人不知天高地厚,在外面瞎折腾,

    我担心她被豺狼虎豹啃得连渣都不剩,吃不好睡不好,如何能不瘦?”

    江酒张了张嘴,下意识想要开口。

    霸总突然窜了出来,抢过话锋道:“看来傅先生有了心仪的人,喜事将近啊,

    怎么办,酒酒?我们过来的时候都没来得及备份厚礼,要不改日再补上?”

    江酒翻了个白眼。

    这毒舌男。

    “不开口没人把你当哑巴。”

    话落,她伸手将他拽到了自己身后。

    “你老子现在什么情况?”

    傅戎的目光在陆夜白身上扫了一圈,面露不善,鹰眸里跃动着危险的光。

    霸总朝后挪了一下,然后没皮没脸地将脑袋枕在了媳妇儿肩膀上。

    江酒反手盖在了他脑门上,“站好。”

    “我晕机,脑袋痛,站不稳。”

    “……”

    傅戎的脸色有些难看,深吸一口气,自动屏蔽了那狗东西后,悠悠道:“顾夫人找了个调香师过来,准备用调香术唤醒我老子。”

    调香师?

    江酒扬了扬眉。

    国际上喊得出名头的调香师就那么几位,说不定还是她的旧识呢。

    “请的谁?”

    “国际第一调香世家容氏家族的嫡女,容情。”

    江酒的额头突了突,眼里划过一抹惊诧之色。

    顾夫人能请得动容情?

    那女人常年深居简出,不在世间行走。

    曾经英国女王想要请她出山为她调制安神香,花了大手笔,结果愣是没请动。

    因为这事儿,英国王室差点跟容氏家族掐架。

    后来还是容家主亲自出面,备了厚礼向女王赔礼,并且承诺免费给王室进贡特殊香料十年,才化解了干戈。

    那个连女王面子都不买的容情,居然会来华夏帝都给傅老头解造梦术?

    “你们有没有跟她说傅先生身上的造梦术是我下的?”

    傅戎轻嗯了一声,“说了,但她仍旧来了,难不成她的调香术真的能解你的造梦术?”

    江酒微微眯起了双眼,眸中闪过一道暗芒。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妥?”傅戎连忙追问。

    江酒的脸色有些难看,一字一顿道:“普通的造梦术,她可以解,但我下的造梦术,她解不了,

    明知无法解除,她还应承,只能说明一点,她另有目的。”

    傅戎也开始着急起来,沉声问:“她是想对我父亲不利?”

    “不。”江酒很笃定地摇头,“她没理由杀你父亲,我猜她是冲着我来的。”

    说完,她踱步朝机场外走去。

    傅戎连忙跟上,“你去哪儿?”

    “你家。”

    “……”

    …

    傅家。

    医务室内。

    容情伸手探向傅先生的鼻尖,不着痕迹的将指尖上的香味送进了傅先生体内。

    “抱歉,这造梦术,我解不了,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顾夫人面色一白,急声道:“侄女啊,你可是全球最顶尖的调香师,如果你都解不了,谁还能解?”

    容情偏头看着她,淡淡吐出了两个字,“江酒。”

    “……”

    这不废话么?

    造梦术是江酒下的,她自然能解。

    用得着她说?

    傅夫人脸上划过一抹怒气,沉声道:“你这是在耍我么?解不了你应承什么,浪费我的时间?”

    容情对着她颔了颔首,然后踱步朝门口走去。

    “那我就不在这儿浪费您的时间了。”

    “……”

    傅夫人豁地转头望向一旁的顾夫人,怒道:“你是想在监狱里蹲几年么?”

    顾夫人刚想开口,这时,江酒大步走了进来。

    傅夫人想要阻拦,被她猛地甩开了。

    她径直走到床边,伸手在傅先生耳边打了个响指。

    结果对方一动不动。

    看来容情真的动了手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