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863章 想设陷阱引她跳?没门!
“戎少,果然不出您所料,她们进了病房后,确实想要对先生下死手。”

    说完,他猛地用力将两个医生扔在了地上。

    两个医生知道自己大祸临头,脸色都苍白得如同死灰。

    傅戎渐渐收敛了脸上的柔和,冷眼看着两人,慢悠悠地道:“你们是自己招呢?还是让我出手逼你们招?”

    两医生不过是受了钱财的诱惑,一时蒙蔽了双眼,对顾夫人哪有什么忠心一说?

    眼看着自己的处境堪忧,她们都想着坦白从宽,争取宽大处理。

    “少爷,是我们糊涂,被钱财给迷惑了,差点酿成大错,只要您饶我一命,我什么都招。”

    “对对对,我们全都招了,全都招了,是顾夫人,

    是她买通了我们,给了我们一种迷香,命我们相互配合,下到先生身上去。”

    说完,两人齐齐磕头,肉体砸在地板上,发出一道道清脆的咚咚声。

    黑衣保镖将手里的瓷瓶递给了傅戎面前,颔首道:“这东西能致命,戎少,您还是别查看了。”

    傅戎伸手接过瓶子,眸中的神色晦暗不明。

    默了片刻后,他轻轻呢喃道:“明知傅家已经怀疑她动了手脚,她还命人来毒死老家伙,

    这不是自取灭亡么?她们母女两会干出这种蠢事?这说不过去啊。”

    两医生听后,以为他在怀疑她们的说辞,吓得浑身巨颤。

    “少爷,我们不敢欺骗您,这真是是顾夫人给我们的。”

    “对对对,她趁乱将迷香塞给我的,还暗示我下到先生身上,

    我拿我的命发誓,这药是顾夫人给我的,若说谎,就让我不得好死。”

    傅戎沉默着没有说话。

    良久过后,他的鹰眸里闪过一抹奇异的光。

    看来顾夫人背后还有人在操控,他倒是可以将计就计,看看能不能将对方引出来。

    想到这儿,他捞起手机给江酒发了条短信:

    ‘顾夫人买通医生害我父亲,用的是……迷香,我怀疑她背后有容氏的人相助,

    你能否秘密带容情来一趟傅氏,咱们一起揪出这只大鬼’

    三秒后,江酒回了一条短信:

    ‘等着’

    “……”

    …

    帝都酒店对面的咖啡厅。

    二楼雅间内。

    临窗处坐着一个年轻女人,她正端着咖啡悠闲地品尝着。

    片刻后,立在一旁的女保镖提醒道:“二小姐,时辰不要了,咱们该动身去傅氏了。”

    “去傅氏?”容韵扬了扬眉,不解地问:“咱们为何要去傅氏?”

    女保镖豁地抬头,对上她似笑非笑地眸子后,又连忙垂下了脑袋。

    “您不是跟顾夫人约定好了么,她用容氏的迷香毒死傅先生,您再出面指证是大小姐干的,

    这样一来,咱们就可以借傅氏的手除了大小姐啊,这不是您一直梦寐以求的么?”

    容韵冷冷一笑,忍不住讥讽道:“我去傅氏指证,无疑是自投罗网,

    刚才我看到容情离开了酒店,应该是去了傅氏,蠢货,他们挖了坑等我跳呢。”

    女保镖吓得连忙跪在了地上,抖着声音道:“二,二小姐恕罪,是属下一叶障目,差点害了您。”

    容韵冷笑道:“我若不多个心眼,这些年早就被容情那贱人给整死了,

    顾家那对蠢货母女想自取灭亡,让她们去亡就是了,她还指望我出面指证,真是可笑,

    倘若计划失败了,那两蠢货供出是我给了她们迷香,我再去傅氏,岂不是自寻死路?”

    女保镖猛地甩了自己几个耳光,“属下愚钝了,该打。”

    容韵看着对面的帝都酒店,唇角勾起一抹阴冷的弧度。

    想要设陷阱引她跳么?

    没门!

    …

    傅氏。

    书房内。

    容情接过傅戎手里的瓷瓶,拧开瓶盖凑到鼻尖闻了闻。

    “这迷香,确实是我调制的,如果被傅先生吸收了,会直接要了他的命。”

    江酒连忙接话,“有人要栽赃嫁祸你?你得罪了谁?居然结下了如此水火不容的仇家?”

    容情眯眼看着手里的瓷瓶,眸中闪烁起嗜血的冷芒。

    “是我堂妹,能弄到这迷香的且与我有恩怨的,只有她。”

    堂妹?

    江酒转了转眼珠,猛地反应过来。

    “就是那个给你下蛊香的旁系女?”

    “嗯,她叫容韵,跟顾夫人母女走得近,如果这东西是顾夫人交给医生的,那一定出自容韵之手。”

    江酒忍不住狞笑了起来,“我还没去找她算账呢,她倒好,自己先找上门来了,

    傅戎,咱们将计就计,让那两个医生去联系容韵,告知她傅先生死亡的消息,看她会不会现身。”

    傅戎轻嗯了一声,起身离开了书房

    江酒见容情的情绪不对劲,下意识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为月儿报仇,也算我一份。”

    容情扯了扯僵硬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

    “多谢,不过容韵向来谨慎,她不一定会赴约,你们别抱太大希望。”

    江酒冷哼了两声,“那又如何,来日方长,总能找到机会弄死她。”

    “……”

    …

    海城。

    萧家别墅。

    客房内。

    傅璇正靠在沙发内接听电话。

    等对方跟她简述完傅家的情况后,她猛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你说什么,我爹地已经死了?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

    “小姐,千真万确的,先生他,确实死了,医务室已经泄露了死亡真相。”

    傅璇双腿一软,重新瘫坐在了沙发内。

    父亲死了。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傅家马上就要交出至高无上的权利。

    意味着她以后再也无法以公主阁下的身份自居了。

    也意味着她保不住萧恩的母族莫氏满门了。

    而最后的结果,极有可能就是被萧夫人逐出萧家。

    ‘砰’的一声巨响。

    房门踹开,萧母怒气冲冲地从外面撞了进来。

    傅璇一见是她,手一抖,手机顺着指尖滑落,砸在了地板上。

    “伯,伯母,您,您怎么进来了?”

    萧母赤红着眼睛瞪着她,像是要喷火似的。

    “你父亲已经死了?傅家准备交权了?”

    “伯母,没有,没有,我爹地他还好……”

    “说实话,别把我当猴一样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