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873章 你再这么刺激我,我会疯的!
陆婷婷死死咬着唇瓣。

    她怕自己一个没忍住,直接跟他拼命。

    理智告诉她,跟这样的渣狗同归于尽不值。

    她的小哥,还在等着她呢。

    他的命那么苦,好不容易把她当做生命里的救赎,她不能这么轻易地死去。

    她若死了,他的世界不再有光明,余生漫漫,他该如何熬下去?

    所以即使为了小哥,她也要珍惜自己的命,跟这恶魔抗争到底。

    “听,听明白了,我配合你,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不要用那样残忍的法子折磨我,我受不了。”

    楚雄发了疯似的大笑了起来。

    就是这个时机。

    陆婷婷紧盯着他的双眼,作势去搂他的脖子。

    趁他分神之际,她猛地在他耳边打了个响指。

    下一秒,楚雄的瞳孔开始涣散。

    陆婷婷大大松了口气,还好在嫂子那儿学了催眠术跟造梦术。

    如今自保应该没有问题。

    接下来,她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将楚雄刚才跟她说的那些法子全部都灌输进了他脑子。

    “记住,你刚才已经对我做了那些事儿,我已经被你欺负了个遍。”

    在他潜意识里留下这些东西后,她又通过造梦术在他脑海里印了一些真实的画面。

    虽然很耻辱,但总比他亲自动手要强。

    一切都做完之后,她又伸手在自己身上掐下了无数的痕迹,做出被他欺负过的假象。

    最后,她甚至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他手上滴了一些血。

    这一折腾,就是半个小时。

    她撤了催眠术,软趴趴地躺在了沙发上。

    歪倒在一旁的楚雄悠悠转醒,见陆婷婷盖着毛毯缩在角落,正满脸苍白地盯着他,微愣。

    默了片刻后,他猛地反应过来。

    “刚才太开心了,血压升高,昏过去了,宝贝,你可还好?”

    陆婷婷微微别过了脸,撕声道:“我很累,想休息一下,可以么?”

    楚雄微微垂头,见自己手指上还残留着血迹,开始狞笑了起来。

    “那小孽种没跟你爱过啊,倒是便宜了我。”

    说完,他将手递到了她鼻尖,“香不香,这可是你的……”

    不等他说完,陆婷婷近似哀求道:“你再这么刺激我,我会发疯的,

    我若成了疯子,对你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处吧,你抓我回来,难道只为这一次?”

    “当然不是。”楚雄收了手,缓缓站了起来,“看在你这么乖巧听话的份上,我就暂时饶了你吧,

    好好养身体,明天我再来看你,希望到时候你能给我不一样的惊喜。”

    说完,他大笑着离开了房间。

    陆婷婷看着他的背影,眼里的泪水在打转。

    不过想到自己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又堪堪逼退了泪水。

    大嫂说话,眼泪是最没用的东西。

    除了在自己男人面前哭有用,其他地方,一律白搭。

    与其花那么多时间去伤心难过,还不如想想怎么应付接下来的磨难。

    她不会让楚雄这渣狗毁了她的。

    若她真的被他害了,小哥该情何以堪?

    为了她喜欢的少年,她也要坚强的活下去。

    楚雄被催了眠,一觉醒来精神大好。

    他只以为自己得偿所愿了,所以心情格外的好。

    一出房间,贴身保镖就迎了上来。

    他举着自己染了血的手指在保镖面前晃了晃。

    “看到没,即使起不来,我照样能让她变成我的,那小孽种,只能干瞪眼。”

    保镖连忙附和道:“家主没拍几张照片?咱们可以发给那小孽种,让他也……”

    ‘啪’的一声。

    楚雄直接在他后脑勺上盖了一巴掌。

    “蠢东西,你是嫌他们察觉不到陆婷婷被调包了,所以眼巴巴去发几张照片过去提醒他们是不是?

    老子还指望那个冒牌货接近那小孽障,然后引他跳坑,亲手了结了他呢,

    若按照你说的去做,老子的计划岂不是泡汤了?你这蠢货出门的时候不带脑子的么?”

    保镖狠狠甩了自己两个大耳刮子,“是我犯糊涂了,家主别跟我一般计较,

    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啊?您想亲手弄死那小孽种么?

    属下觉得您还是别冒险的好,让那冒牌货去做就行了。”

    楚雄缓缓捏紧了拳头,眼里迸射出森冷的杀意。

    “我毁在了他手里,只有他死在我手里才公平,

    你时刻注意与那冒牌货连接的通讯器,她一旦主动联系,立马来报。”

    “是。”

    …

    基地。

    主屋客房内。

    容情拿着一瓶香粉,凑在女儿鼻尖,伸手不断地将香气扇入她体内。

    陆西弦在一旁急得直跳脚,“你倒是跟我说说孩子什么情况啊,她身上是不是有什么隐疾?”

    容情冷睨了他一眼,继续手头的工作。

    “你大嫂知道,问她去吧,我说的,你不一定信。”

    陆西弦瞪了她一眼,“你说的,我怎么就不信了?”

    “两个月前,我跟你说乐乐身体不好,想请你去我的住处看望一下她,你怎么说的?

    你说我恶毒,指责我不应该无理取闹到诅咒自己的女儿,

    今日我跟你说,你大概还是这种态度,我何必自取其辱?”

    陆西弦一噎。

    两个月前她突然带个孩子找上门,还让艾莉撞了个正着,这谁他妈一时能接受得了?

    接着她又拿孩子生病说事,他以为她学电视剧里那些死缠烂打的女人,用孩子当借口。

    在那样的情况下,他言辞难免过激了一些。

    她至于记恨到现在么?

    “容大小姐,我为过去的言论给你道歉,咱们先放下那些恩怨,聊聊孩子行么?”

    容情站直了身体,斜睨着他,轻飘飘地道:“蛊香。”

    啥?

    陆西弦有些懵!

    “什,什么蛊香?”

    “去问你大嫂。”

    “……”

    艹,他觉得这天没法聊了。

    这时,江酒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西弦,你出来吧,我跟你解释。”

    陆西弦转身就走。

    他怕自己一个没忍住,直接掐死床边那女人。

    当初可是她闯进他的房间,把他给睡了。

    他还没找她算账呢。

    拽什么拽?

    这么没趣的女人,他死也不……要,娶还是要娶的。

    谁让她给他生了个闺女呢。

    走出房间后,他蹙眉问:“嫂子,乐乐到底怎么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