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874章 自作孽,不可活!
江酒蹙了蹙眉。

    陆西弦可能没听说过蛊香,所以不知道这玩意儿有多大的杀伤力。

    她即使跟他说了,他大概也云里雾里。

    默了片刻后,她试着道:“殷家有禁毒,名为阎王渡,想必你已经知道它的毒性了,

    同样的,容家也有禁香,名为蛊香,是有无数种花粉与蛊虫配置而成的,

    这东西太过邪乎太过阴毒,是容家数十年前一个鬼才练成的,害了不少人,后来被禁用了。”

    她这么一说,陆西弦就明白了,俊脸唰的一白。

    阎王渡的威力有多霸道,他是知道的。

    能逼得老大曾打电话给他立遗嘱,想必是九死无生。

    也就碰上了殷允跟江酒,所以才保住了狗命。

    换做普通人,怕是只有等死的份。

    既然蛊香与阎王渡齐名,那这凶险程度……

    想到这儿,他猛地伸手扣住江酒的手腕,急声道:“大,大嫂,

    她是我女儿,是你侄女,你一定要救救她,求求你了,

    她还那么小,生命才刚刚开始,咱们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就这么……”

    江酒伸出另外一只手抚了抚额,叹道:“我暂时没有头绪,不过你也别太着急,

    蛊香虽为香,但也是毒素的一种,解毒方面,殷允比我更在行,我……”

    不等她说完,陆西弦连忙伸手从口袋里掏手机。

    “对,对对,殷允应该能解毒,我这就给他打电话,请他出手相助。”

    说完,他拿着手机走到一旁捣鼓去了。

    江酒扬眉看着身边的陆夜白,笑道:“都说当了父亲的男人,会在一夜之间成熟,

    呵,没想到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今日之前的陆西弦,就是个半大的孩子,完全不懂事

    你还担心他扛不起家族的重任,可如今,眨眼间就脱胎换骨了,这父女缘分,果然奇妙。”

    陆夜白转了转眼珠,眸底划过一抹算计的光芒。

    江酒一见他露出这样的神色,就知又有人要遭殃了。

    “你想干什么?”

    霸总凑到媳妇儿耳边低语道:“我想把陆家家主之位扔给那小子,

    这样一来,我就可以陪你去环游世界了,咱们还能生猴子。”

    ‘噗’

    江酒忍不住喷笑出声。

    这家伙一开始惦记着墨墨,想赶紧将那小东西培养出来接替他的位置。

    许是察觉到儿子才八岁,没法挑大梁,所以将目光转移,放到了西弦身上。

    “那小子还没追到媳妇儿呢,你就算要做甩手掌柜,也得等他搞定老婆再说。”

    陆夜白伸手摸了摸下巴,眸光渐渐亮堂了起来。

    “等会我去找江随意,那小混账应该有法子帮陆西弦早日追到老婆。”

    “……”

    原来她儿子的混账基因都是遗传他老子的。

    这时,小哥从远处走了过来。

    “我先回暗门了,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江酒转了转眼珠,压低声音道:“等等,我先命女佣将你要离开的消息透露给那冒牌货,

    她得知你要走,一定会黏上你的,你顺势将她带去暗门,然后按照咱们原定的计划行事。”

    小哥拧了拧眉。

    一个冒牌东西,搁在他眼前,不是膈应他么?

    江酒见他脸上写满了不乐意,似笑非笑地提醒道:“想要救婷婷,就得这么做,

    你不将她带去暗门,咱们怎么知道楚雄下一步想做什么?

    婷婷虽然会催眠术,但人毕竟身陷险境,随时都会有意外发生,

    如果你不想悔恨终生,就听我的安排,将那冒牌货带去暗门,好好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小哥妥协了。

    “行吧,那我在这儿等会,看看她会不会过来缠着我。”

    “即使她不来,咱们也得想办法贴上去,然后你再强行将她带去暗门。”

    说完,她伸手捏了捏小哥的脸,斥道:“面部表情放松点,别这样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

    果然不出江酒所料,二十分钟后,冒牌货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小哥,你要离开么?”

    江酒朝小哥使了个眼神。

    小哥不情不愿的上去抱住了她,语调平缓道:“嗯,我跟楚雄之间的较量还没完,得回去安排接下来的事宜。”

    “那我跟你一块去。”

    小哥拍了拍她的背,反对道:“如今你嫂子回来了,你二哥也在这儿,我想你留在这儿比较安全。”

    说完,他伸手推开她,又捏了捏她的脸蛋后,踱步朝电梯口走去。

    他怕自己多待一会儿会暴走。

    这张脸,令他恶心。

    被楚雄玩坏了的破鞋,要他强行将其当做陆婷婷,他办不到。

    他心里的女孩,是那么的干净纯洁,纤尘不染,哪是这烂货能顶替得了的。

    虽然这张脸与陆婷婷的几乎一模一样,声音也很像,但气息不同。

    他闻了想吐。

    “小哥,我要跟你一块儿走。”安琪从身后抱住了他。

    小哥额头上的青筋暴突了起来,不过想到修罗门有个薛敏在等着招待她,一下子又释然了。

    “罢了,今日我要是不带你走,你怕是又得胡闹。”

    说完,他偏头看向江酒,问:“我能不能将她带去修罗门?”

    江酒忍着笑。

    她真是难得看这小子露出这样一副吞了苍蝇的苦逼模样。

    “我接下来要对付陈媛跟海二爷,没时间管这丫头,

    陆西弦也得处理自己的那些感情破事,怕也顾及不到她,

    你将她带去修罗门也好,那儿目前是最安全的,不必时刻提着心。”

    “行,那我带她走了。”

    小哥也不含糊,回了一句后,拉起冒牌货的手腕就朝电梯口走去。

    江酒看着两人的背影,确切的说,是看着安琪的背影,眸中划过一抹森冷的寒意。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她的遭遇固然可怜,但她将这烂账全部算在婷婷头上就有点过分了。

    她之所以有这一天,都是海涛害的,楚雄也是帮凶。

    她不找他们复仇,反而想害婷婷跟小哥,就注定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

    陈媛跟全哥在江酒调派的人护送下,安全抵达了曼彻斯特。

    当晚,她就给海二爷打了电话。

    “老东西,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究竟要扶持哪个儿子上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