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877章 你如果要报仇,可以行动了!
前段时间是被猪油蒙了心,所以才蠢到与他分手。

    这样的男人,即使不能成为陆家的家主,也会是陆氏最核心的高层。

    跟着他,一辈子荣华富贵,还能受人尊重。

    外界不知有多少女人挤破脑袋都无法让他正眼瞧一下呢。

    她却犯傻,跟他闹别扭,差点给了别的女人可乘之机。

    “西弦……”

    她软软糯糯的喊了一声,然后硬逼着自己挤出了一串串的泪珠。

    陆西弦蹙眉看着她脸上的泥土,沉声问:“怎么弄成这样了?”

    他这一问,艾莉哭得更凶了。

    她大步冲上去,一把抱住了他,埋首在他胸膛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陆西弦见自己古铜色的肌肤上被她蹭满了泥巴,眼里划过一抹厌恶之色。

    他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这个女人,已经成为他的过去。

    不过曾经对她是爱还是年少时的冲动无知,如今他们都已经结束了,

    她此时这样粘着他,不但不会让他怜惜,反而会让他反感,继而产生排斥。

    “你在我房间休息一晚,明早我送你回洛克家族吧,你一个外人,不适合待在这儿。”

    在他说出那句‘你在我房间休息一晚’时,

    艾莉还狠狠高兴了一把。

    认为他是在邀请她玩成年人的游戏。

    可后面的话一出,她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

    什么叫‘你一个外人’?

    在他眼里,她只是一个外人么?

    那容情呢?

    又是什么?

    那个女人凭什么留在这儿?

    “我不走,你不要离开你,西弦,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说完,她还不忘向他告状,“那位容小姐,真的太过分了,我脸上的泥巴,就是她弄的。”

    陆西弦眼里划过一抹诧异。

    待反应过来后,鹰眸深处竟泛起了缕缕笑意。

    那女人,挺有个性啊。

    他还以为她人前人后都那一副不瘟不火的态度呢。

    没想到也有脾气。

    这脾性,似乎还不小。

    不然也不会抓一把泥巴塞人家嘴里了。

    “越是这样,你越要离开,她是容家的嫡女,哪天她把你弄死了,我都没法替你报仇,

    毕竟容家不是我能招惹的,即使我哥,怕是不敢轻易惹她,你若觉得委屈,明早我送你离开。”

    艾莉愣愣地看着他,脸上没来得及露出的得意再次僵硬住了。

    “西弦,之前你跟我说过的,即使她给你生了女儿,你也不会娶她,

    你还说你会给我一个交代,不会让她们母女影响到咱们的感情,

    可,可你现在怎么这样一副态度啊?你真的要跟我分手,然后转过头去娶她么?”

    陆西弦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冷幽幽地道:“我娶不娶暂且不论,分手是你提出来的,与我何干?

    不错,我是承诺过不娶她,给你一个交代,可前提是你得相信我,然而事实呢?你跟我分手了。”

    “我是被家族逼的,我……”

    “够了,咱们彼此保留住在对方心里最美的形象吧,既然已经和平分手了,就别再惦记破镜重圆了。”

    说完,他缓缓伸手扣住她的肩膀,一点一点将她从怀里推出去。

    艾莉急了,伸手攥住浴巾的边缘,作势就要扯下来。

    “咱们相爱三年,你还没碰过我呢,要不咱们今晚……”

    陆西弦额头上青筋暴突了起来,猛地甩开她,用着冰冷无温地声音道:“别让我厌恶你。”

    说完,他转身折返回了洗手间。

    艾莉死死盯着他的背影,垂在身侧的手掌缓缓紧握成了拳头。

    这个男人,她不会让的。

    死也不会。

    外面的窗台上,两颗小脑袋慢慢缩了回去。

    江随意拉着乐乐靠在墙壁上,挑眉道:“怎么样,我都说我那王八叔叔一点都不渣了,你还不信,

    看到没,美人投怀送抱,依旧坐怀不乱,这就是陆家的男人,他现在越来越有我老子那股霸总范了。”

    乐乐阴嗖嗖地看着他,冷哼道:“等他剪了那朵桃花再说吧,

    在他没解决那女人之前,我就当他是想脚踏两只船,

    你呢,也死了那条让我帮你搞定我妈的心吧,我不做那种坑妈的勾当。”

    说完,她起身离开。

    江小爷连忙追了上去,“我老子给我下了任务,让我尽早帮二叔搞定你妈,

    可你妈似乎不太好惹,跟酒姐一样都是活脱脱的母老虎,我不敢算计她啊,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只有你能帮我了,姐啊,你就帮我这个忙好不好,以后我都喊你姐。”

    乐乐转了转眼珠,不知想到了什么,眼里划过一抹狡黠的光芒。

    “行啊,前提是你将那朵白莲花弄走,我瞧着犯恶心。”

    江小爷打了个OK的手势。

    “这个简单,交给哥哥去办。”

    乐乐踹了他一脚,“你要是再自称哥哥,我就不帮你了。”

    “……”

    江随意无语望天。

    他撮合的是谁谁谁啊?

    是她亲爹跟亲妈好不好?

    她居然还有脸跟他提条件。

    果然是陆家的种,没一个要逼脸的。

    …

    郊区,某地下室内。

    白开慢慢解开了沈芷薇身上的铁链。

    “江酒回来了,你如果要报仇,可以行动了,

    我好不容易将你变成毒人,你也承受了十八层炼狱的痛苦,

    可千万别那么轻易就被弄死了哦,否则你不甘,我也会不甘的,

    记住,每个月我会给你一次压制体内毒素的药物,哪天你让殷允中了毒,我就将解药给你。”

    沈芷薇缓缓坐了起来。

    她的身上,已经没有了生机,就像一个活死人,隐隐透着死亡之气。

    她活着,就是要拉那些应该去陪她的人一块下地狱。

    江酒。

    还有那个舍弃她的生母陈媛。

    以及害她遭受这无妄之灾的殷允。

    她都不会放过。

    “好,等我消息,我会给你一个满足的答卷。”

    …

    海因家族。

    书房内。

    海涛收到了一份匿名文件。

    内容很简单,叙述了海易从海因家族数据库中盗取了百分之八十的高级机密,然后将这些东西交给了陈媛。

    站在一旁的贴身保镖试着道:“涛少,您得出手了,陈媛一定拿那些东西要挟了您父亲,

    您父亲为了保住海因家族,定会向陈媛妥协的,

    我猜他会把您软禁起来,然后按照陈媛的要求扶持她儿子上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